100个人至少3个抑郁症患者 怀疑自己有抑郁倾向怎么办?

100个人至少3个抑郁症患者 怀疑自己有抑郁倾向怎么办?
  至诚网(tech.zhicheng.com)6月13日讯

  当人们以调侃的姿态在朋友圈发布自己测试的“抑郁指数”,或是把“我要抑郁了”挂在嘴边时,殊不知真正的抑郁症离我们并不遥远。记者走进专业医疗机构,一探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领域。

100个人至少3个抑郁症患者

  全球抑郁症发病率约11%

  2/3患者曾有自杀想法或行为

  女性相对男性较多

  35岁至55岁患者最多

  一旦与自己或亲人挂上钩,很多人还是不能坦然面对,担心会成为别人眼中的“神经病”。

  抑郁症的发作,与人体内的“活力因子”有关。它在数量上的多或少、“工作效率”的高和低,都影响着人的情绪,造成过度亢奋或过度低落。

  阳光也是很好的治疗手段,日光可以协助调节“活力因子”。“宅”并不是一种健康的生活方式。

  对那种一次收费动辄上万元,见面访谈没几次就进行“网络远程治疗”的要“敬而远之”。如果咨询师单方面提出病人患上了抑郁症要对其治疗,要引起警惕。

  案例一

  花季女孩割腕不成

  又割开自己喉咙

  被家人发现的时候,晓思(化名)已倒在血泊中,陷入了昏迷。送到医院后,急诊医生说,如果晚来一两分钟,可能就没有救治希望了。

  悲剧发生时,她先用水果刀在自己左手腕上划了两刀,也许是力气太小伤口不深,血流得并不快。10分钟后,她又用刀割破了自己的喉咙……

  看着文弱的18岁女孩,面对死亡却那般决绝,让人很难想象。抢救回来以后,她拒绝进食,对任何人的关心都不理不睬,一个人默默流泪。

  面对女儿这个状况,晓思的父母心急如焚。一周后,急诊科医生告知他们,晓思的生命体征已基本平稳,关键是精神问题需要解决,否则悲剧很可能再次发生,建议晓思到精神专科医院接受治疗。

  转到广济医院后,晓思父母被告知,晓思患上了“双相情感障碍(抑郁发作)”,这是一种常见的心理疾病。医生根据晓思的家庭和成长背景、个性特征、病史等情况,为她制定了一套治疗方案,每天口服、静滴药物的同时,还辅助进行心理治疗。

  住院治疗了一段时间,晓思病情明显好转。可有一天,晓思又变得闷闷不乐,不愿搭理父母。在引导之下,晓思才吐露出心事:“我手腕和喉咙上伤口拆线的时候会不会很疼?我怕疼。以后会不会留下难看的疤?”

  得知晓思的这些顾虑,医生反而十分欣慰:怕疼、怕难看才是正常人的心理,心理状态已经和入院时的“视死如归”截然不同了。

  治疗过程中,晓思的父母也一起参与了“团体心理治疗”,三个人在心理治疗师的帮助下,找到了相互之间“缺乏有效沟通”等不良的关系模式,逐步进行调整和改变。

  办理出院时,医生为晓思制定了出院后第一年的康复巩固治疗方案,其中包括每周一次的心理治疗和每月一次的复诊,以及一系列社会适应训练和家庭模式调整练习。

  在医生眼中,临床治愈出院,只是整个心理康复旅途迈出的第一步。经过长达一年的密切观察,晓思被认为“基本治愈”,医生每半年依然会对她进行一次回访。

  案例二

  退休后无法掌控生活

  她的世界坍塌了

  延续几十年的工作生活模式发生改变,不少老人在退休后都会有一段暂时性的情绪消沉期,经过一段时间调整,大多数人都会恢复正常。魏女士(化名)却没能轻松地迈过这道坎,患上抑郁症,三次住进了广济医院。

  导致魏女士三次住院的起因,看起来都是一些很不起眼的小事。第一次是在退休后出门旅行了一趟,第二次是发现自己吃了过期食物,第三次则是因为医生晚上给她加了一片安眠药。

  退休后,魏女士不喜欢和人交谈,因为她不能控制别人说什么不说什么,当别人说出一些她不希望听到的言语时,她就感到“特别的别扭”,在旅游时她无法控制自己的行程安排,无法控制导游的态度、连食宿都不在自己的控制之内,因此她觉得旅游是件“糟透了的事”。

  不小心吃了过期食物,除了担心会影响自己的健康,魏女士更为无法控制自己的记忆力随着年龄增长不断衰退而深感沮丧,觉得自己真是“老了,不中用了”。

  当她又要再多服一片安眠药才能入睡时,就感到“自己的病是越来越重了”。她的潜意识里认为,连自己都不受控制了,自己真的是没有用了。

  心理医生了解了魏女士的人生经历,得知她年轻时特别坚强能干。丈夫常年在外地,家中一双儿女,她几乎独自撑起了整个家庭,把各方面安排得井井有条,工作生活两不误。

  在魏女士的自我认知中,是一个融合了好妻子、好母亲、好员工的形象,形成她对“理想的自我”的心理预期,那些年里她一直在为之付出努力,承受着沉重的压力。

  过去,她的努力能让大多数事务基本符合自己的意愿、在自己的控制范围内,抵消了她在控制中承受的压力和痛苦。但是年岁渐长,自己的体能和精力都在衰退,孩子长大有了自己的主见,退休后脱离了工作岗位——周围的人、事、物都不受自己控制了,心理平衡被打破,魏女士陷入了严重的危机感和受挫感。

  数据显示

  100人中至少3个患抑郁症

  在走出医院、一身轻松的那一刻,晓思回想半年来的经历感觉很遥远,觉得自己当初走上极端很不可思议,也百思不得其解:病发时,只觉得头脑里、身体里有个无形的枷锁,很难挣脱,觉得做什么都没有意义;严重的时候,整个人就像困在黑暗里,很痛苦,却没有来由,只有死才能摆脱。

  最终能够和死神擦肩而过,成功摆脱心理上无形的枷锁,晓思是幸运的。

  “抑郁症是一种常见病。”广济医院精神科医师、心理治疗师吴正言说,在中国的发病率约为3%至5%。

  但是,从某种角度来说,这个数据可能非常保守,因为这个数据的统计来源是入院就诊的确切病例,有抑郁症状但未入院诊治的病人到底有多少一直是个未知数。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数据,全球抑郁症的发病率约为11%。

  吴正言介绍,抑郁症属于情感障碍,症状较轻时的常见表现是食欲减退、不愿上班或上学、自我评价过低,病人常常感觉自己前途一片灰暗,感到无趣、无助、无望、无价值;症状加重时,会发展到影响正常工作生活,拒绝社交;更为严重的会产生轻生想法,在症状不断加重的时,往往会将轻生想法付诸实施。

  有资料显示,自杀人群中因为抑郁症没有得到及时、系统治疗最后导致死亡的占40%。抑郁症患者的自杀率比一般人群要高许多,三分之二的抑郁症患者曾有自杀想法或行为。

  根据广济医院的统计数据,近年来,抑郁症的门诊量、发病率均呈上升趋势。该院的开放病房,已从过去一个病区扩展到现在的三个病区,目前约有200张床位,如果不是受场地限制还要扩充。而这些病区的病人大多数是抑郁症患者。

  什么样的人容易抑郁?高收入人群、低收入人群和职业压力大的人群是抑郁症易发人群,其中女性相对男性较多; 年龄层次上,35岁至55岁患者最多,其次是25岁至35岁的。

  医学界说

  “活力因子”失效导致抑郁

  随着社会发展,人们对精神疾病、心理知识的了解逐步深入,抑郁症越来越受重视。但是,也有不少人由于太过敏感“对号入座”,强行为自己挂上了抑郁症的头衔。

  对此,吴正言表示,普通人偶尔情绪低落是正常现象,一般都在可控范围之内,时间过长、偏离常态,才有可能是抑郁症。而且,情绪低落只是诊断抑郁症的一个参考方面,正式确诊需要从多方面考察。

  首先从症状看,至少要符合情绪低落、兴趣减退、意志消沉这“三低”,并且要考察严重程度和病程标准,至少持续三个月以上才能算。当然,所有的这些判断都是在排除了其他身体疾病的基础之上。

  要确定诊断,还有一些技术手段,譬如拍特殊脑电图、开展心理测评等,结合临床症状综合判断。

  到底是什么造成了抑郁?即便是现代医学,也不能给出一个确切的答案。

  直到目前,医学界对抑郁症的致病原因依然不明确。家族遗传、人格特质等个人因素,工作学业是否有压力、家庭关系是否和谐等社会环境,都可能成为抑郁症的诱发因素。

  甚至很多病症在发生前,并没有某些“重大事件”作为导火索,往往是经过多年看似平淡的积累、叠加,最终量变引起质变。

  有研究表明,抑郁症的发作,与人体内的“活力因子”有关——一种被叫做“血清素”的神经递质。

  它在数量上的多或少、“工作效率”的高和低,都影响着人的情绪,造成过度亢奋或过度低落。对抑郁症患者的治疗方法,主要就是通过药物调节患者体内“活力因子”的分泌量和效能,使之保持平衡状态。

  此外,阳光也是很好的治疗手段,日光可以协助调节“活力因子”。在高纬度地区,如挪威等北欧国家,抑郁症的发病率就比较高。所以,“宅”并不是一种健康的生活方式。

  “实际上,药物治疗治标不治本。”吴正言介绍说,要想达到较好的治疗效果,还要结合心理治疗,把不健康、偏激的思维方式扭转过来,化解心理上的症结。

  专家警示

  不能讳疾忌医 也别乱投医

  尽管“抑郁症”这个词已十分常见,但一旦与自己或亲人挂上钩,很多人还是不能坦然面对,担心会成为别人眼中的“神经病”。

  因此,很多患者和家属往往采取回避态度,很少主动去医院求助心理医生,更不用说到精神专科医院了。等症状严重后才选择就医,已错过了最佳的治疗时机。

  也有一些人,发现自己或家人有抑郁的症状,会选择去一些心理咨询机构寻求帮助。业内人士指出,进行心理咨询也需要非常谨慎地对待。

  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说,心理咨询师主要接受心理咨询技术的训练,治疗范围为一般心理问题和部分轻型心理疾病。受培训内容所限,加上平时接触到的患严重心理疾病的病人较少,不少心理咨询师对抑郁症缺乏足够认识。

  此外,我国心理咨询业入行门槛较低,也没有建立起包括心理咨询纪律委员会、伦理委员会等在内的审查、规范、处罚系统,心理咨询师可谓良莠不齐,产生问题亦无需担责。

  因此心理咨询师可能在利益的驱使下,接手本不该由他们处理的案例,酿成悲剧的事件亦有发生。

  他建议,寻求心理咨询,首先要找正规的咨询机构,查看对方的执业资质等证件、观察咨询场所是否固定规范,咨询师应持有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证书。

  其次,收费要透明、规范,心理咨询通常采取预付费方式,一般收取3至5次的咨询费用,对于那种一次收费动辄上万元,见面访谈没几次就进行“网络远程治疗”的要“敬而远之”。

  尤其要注意的一点是,心理咨询机构并没有诊断资格,如果咨询师单方面提出病人患上了抑郁症要对其进行治疗,就要引起警惕。

  如果怀疑有抑郁倾向,应首先去正规医疗机构诊断治疗。对抑郁症及早规范治疗,70%至80%患者可实现临床治愈,后期还要继续观察,辅助心理治疗。

  “早发现、早干预,对治疗很有利,一旦拖延,病情加重,脱离社会时间长了,再想重新融入社会就很难。”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