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最新消息 日本疫情暴发会怎么样?

日本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最新消息 日本疫情暴发会怎么样?

日本疫情最新消息今天

  目前的日本,究竟怎么样了?

  《日报新华侨报》主笔蒋丰:

  直到现在,日本政府还在遵循WHO的建议,认为不发烧、不咳嗽、没有症状的人,可以不戴口罩,呼吁企业尽量远程办公,错开交通高峰,不着急、不必要的集会建议延期。总之,一切靠自觉。

  日本民众现在都在以应对普通流感的方式,来防止疫情的传播。

  2月17日下午,日本厚生劳动省公布新型冠状病毒相关咨询与就诊的标准。普通人群持续4天发烧37.5度以上,或出现强烈疲惫感、呼吸困难症状时,才可以向全国各都道府县内设置的咨询中心咨询,并根据咨询中心的指示就诊。

  高龄者、患有基础疾病者以及孕妇等容易发展为重症的人群(儿童被划分为普通人群),以上症状持续2天以上,才可以向保健所等窗口咨询。基础疾病包括糖尿病、心脏衰竭、呼吸疾病,使用免疫抑制剂和抗癌剂,正在接受透析治疗的人。

  我认为日本在应对疫情上过于佛系,甚至接近于“放弃抵抗”。应该让日本和武汉前线建立起联系机制,让日本更了解抗疫前线的最新情况。
 

  在日资深媒体人姚远:

  我是在日华侨,接收的是中国和日本两边的消息,相比于中国民众的紧张,日本民众的反应慢了一大拍,前些天仅有1/4的人出门戴口罩。

  直到岩田健太郎教授发了视频,“钻石公主”号邮轮上的乘客陆续下船,日本民众才重视起来。但目前仅有一半的人戴口罩。

  日本电视中播放的民众戴口罩最新数据

  日本民众不戴口罩背后,不排除有的人买不到口罩,因为大量口罩已支援中国,许多华侨也采购了口罩寄到国内。再加上每年3-5月是日本花粉季,口罩销量上升,所以目前便利店、药妆店基本买不到口罩。

  直到最近几天供给略有改善,每天早上药妆店会有限量供应,每人限购1包口罩(约3-6个),一般开门后15分钟就会卖完。

  除了口罩紧张,还有文化因素:一方面,很多日本人在和平期呆久了,即使去外国很危险的地方也没有危险感,被叫做“和平呆痴”,所以这次对新冠病毒危险性的敏感度也很低。

  另一方面,很多日本人比较认命,我曾经去日本地震现场采访受灾人,他们会说诸如“没办法”“我还能怎么样”的话,给人一种听天由命的感觉。

  此外,日本人几乎没怎么经历过大规模的传染病,而且平日就非常注意清洁和消毒,动不动就洗手,喷消毒液,所以他们有一种生活在无菌环境的错觉,对传染病的重视程度不够。

  对于“钻石公主”号邮轮,日本真的错了吗?

  蒋丰:

  日本的做法虽然被多国诟病,但其实可以从法律角度考虑。日本是个依法办事的国家,没有可依据的法律就无法实际操作,也不具备强制权。

  国际法上有“旗国主义”原则,“钻石公主”号是英国船籍,不适用于日本法律,日本也没有管辖权。

  《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规定,公海上的船舶适用于旗国的“排他性管辖权”,只有在发生海盗行为、奴隶交易、非法广播以及属于无国籍和伪造国籍的情况下,才允许非旗国上船取缔,上述情况并不包括疫情发生。
 

  所以按照国际法,英国应该承担防止感染扩大的权限和义务,而日本本可以拒绝邮轮靠岸。直到2月3日,日本才终于协调好各方面,海关也开了特例,让检疫人员登船。

  一艘载着病毒的巨型邮轮,停靠在非船籍国的港口,等待救援,这在人类历史上也几乎是个首例。日本的应对有很多值得诟病的地方,但同时也为今后国际社会完善法律提供了参考。

  姚远:

  日本原本是可以拒绝“钻石公主”号邮轮靠岸的,比如另一艘“威士特丹”号邮轮就遭遇了菲律宾、泰国和美国关岛等多个港口拒绝,在海上漂泊了多日才被柬埔寨接收。

  日本接收了“钻石公主”号邮轮,但并没有管辖权,所以也不能对整船游客采取过多的强制措施,再加上来自各国的3700余名乘客很难统一安排。

  日本有一些报道称,部分非日籍乘客不想下船隔离,相比于被隔离到不熟悉的日本某个地方,他们宁愿留在船上,想着或许还能退掉坐游轮的费用。

  日本政府从外务省拨了很多资金以及人力去援助“钻石公主”号邮轮,弄得焦头烂额最后还是被骂,所以当下就想赶紧解决这个麻烦事。

  如果日本疫情暴发,会怎么样?

  蒋丰:

  疫情对日本社会和经济的冲击很大:

  1. 首当其冲的便是日本作为国策推出的“观光立国”战略,旅游、酒店、餐饮等都受到很大影响。

  2. 日本蔬菜长期依赖中国进口,后疫情时代恐怕会引起因蔬菜不足造成的价格混乱。

  3. 工厂大部分在中国,也是日本的一大痛点。恢复生产时间一再推迟,而目前零件、原料等能否跟上也不确定。就连日本市场最需要的口罩,也因为七成工厂在中国,导致生产跟不上。即便日本工厂24小时开工,也很难保证供应。
 

  此外,为了应对疫情,日本政府拿出103亿日元的专项经费,用以支持研制试剂盒、研发疫苗等。

  日本政策金融公库将拿出5000亿日元的专项资金,为部分中小企业提供紧急贷款和担保。

  日本还将投入3亿日元,用来确认抗艾滋病药物对新冠病毒的效果及安全性。

  以上投入值得鼓励,但这些巨额出资在后疫情时代对日本整体经济带来的波动将会是巨大的。

  或许,日本政府也该开始认真考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建议,在2030年前将消费税由现在的10%,提升至15%。

  全科医生、健康有保创始人张新征:

  这次日本政府应对疫情确实大意,但跟当初武汉所处的阶段完全不一样。

  武汉疫情暴发时,所有人对新冠病毒一无所知,但目前中国对新冠病毒的研究比较透彻,已经拥有一整套的治疗方案,并且新冠病毒有效药物的临床试验结果也即将出来,等有效药物出来后,相信对疫情的控制会有很大帮助。

  可以说,这是中国对全球防治新冠病毒的一个很大贡献。因此我认为日本不会恶化到武汉这样的程度。

  姚远:

  以日本的老龄化程度,以及东京的人口密度,如果疫情真的在日本暴发,处理起来不会像中国这样迅速有效。

  日本是一个私有制国家,很难采取大规模的强制隔离措施,而且医疗资源也比较有限。

  现在只能祈祷疫情不要传播这么快,能慢慢控制住。

  当然,日本医疗工作者、研究人员也在尽最大努力,所以期待随着樱花的盛开,列岛的状况能越来越好!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