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媒体欠薪怎么回事?200余人1年没工资

  一则媒体人卖苹果谋生的求助广告,今天上午在媒体群中刷了屏。

东北媒体欠薪

  这则广告由一位自称是鸡西新闻传媒集团职工的人士发出,他表示鸡西新闻传媒集团已拖欠其11个月工资,现在自谋生路,想通过帮助亲戚分销苹果的方式缓解生活压力,希望能够得到大家的惠顾。

  公开资料显示,鸡西新闻传媒集团是以鸡西日报社、鸡西人民广播电台、鸡西电视台为主体于2009年12月23日组建成立的,属于实行企业化管理的事业单位。

  目前,集团已发展为以鸡西人民广播电台、鸡西电视台、鸡西日报、鸡西晚报、鸡西广播电视报、鸡西新闻网六个新闻媒体为核心,拥有转播台、发射台、微波主管站、东方龙移动多媒体有限公司、东方紫光传媒有限公司、鸡西日报社印刷厂等单位的综合性传媒集团。

  作为鸡西市委宣传部主管的鸡西新闻传媒集团,真的已经有11个月发不出工资了吗?发不出工资的原因又是什么?又有多少人受到拖欠工资的影响?带着这样的疑问,传媒见闻联系到了鸡西新闻传媒集团机关办公室的一位负责人员,这位负责人告诉传媒见闻:“准确的说,我们其实是有12个月没有发工资了。”

  这位知情人士告诉传媒见闻,目前鸡西新闻传媒集团拥有员工约490人,其中大概200多人属于公务员和事业编,剩下的200余人为事业差额编制和预算外事业编制以及企业编人员,属于这一部分的包括记者、编辑在内的所有人员均被拖欠了工资。

  另一位鸡西广播电台的工作人员告诉传媒见闻,从2016年开始,集团就陆陆续续的开始欠发工资,最近一次收到工资的时间是2019年8月,但也只是补发了2018年度的工资,截止目前2019年全年的工资都没发过。

  一位在鸡西电视台工作的记者也同时告诉传媒见闻,目前单位已欠发12个月薪资。“现在编辑记者和工作人员基本都是自费搭钱工作,比如采访出差和用车这些费用全部没有报销都是自己贴钱。”

  针对上述知情人士提到的情况,传媒见闻联系到了鸡西传媒集团副总经理伊春雷,试图就是否存在欠薪一事做出确认。在传媒见闻表明来意后,伊春雷向传媒见闻表示:“我已经很久没上班了”。随后在追问下,伊春雷向传媒见闻确认“听说了有欠薪的情况”,同时提到“可能他们也在改革”,随后以要外出办事为由挂断了电话。

  根据中国人民大学发展战略研究院近日发布的《5G时代中国网民新闻阅读习惯的量化研究》报告,作为用户日常获取新闻的渠道,纸媒和电视的使用人数已不到十分之一,其中纸媒甚至不到百分之一。

  用户越来越多地从新媒介渠道获取信息,相关统计数字显示,2018年全国47家报业集团广告收入总和为400亿元,仅相当于今日头条1家平台的广告收入。同时,自2012年起,纸媒连续6年总印刷量出现下滑,2015年和2016年降幅都在15%以上,2018年下降幅度收窄到8.64%。

  由于广告收入连年下跌,经营难以维系,近年来几乎每年都有20多家报纸宣布休刊、停刊,活下来的纸媒也面临着减版、合并的宿命,过去省会城市多家报纸并存的局面已经不复存在。而拥有多份区域报纸和电视台广播的鸡西新闻传媒集团也同样面临营收衰退困境。

  一位鸡西电视台的工作人员告诉传媒见闻,集团的经营困境很大程度上受到了新媒体冲击。“如今电视广播的收视率现在都出现了下滑,加上很多都是预算外开支需要自负盈亏,所以在行业下滑的情况下我们几乎没有广告收入了。”

  前述鸡西新闻传媒集团机关办公室负责人告诉传媒见闻,面临经营困境,鸡西传媒集团一直在提改革,之前也曾尝试过多元经营策略,经营过“商店”,但效果并不理想。

  那么针对这一现状,鸡西新闻传媒集团如今有具体的解决方案吗?为此传媒见闻联系到了鸡西新闻传媒集团副总经理、总编辑鲁学民。鲁学民首先向传媒见闻确认了集团的确已经11个月没有发出工资的消息,但表示由于原因复杂,不方便和未见面的人谈论此事。传媒见闻接着询问集团是否拥有具体的解决方案,鲁学民向传媒见闻表示:“(集团)会朝着融媒体的方向进行改革,同时市里也在积极解决”。

  传媒见闻随后追问集团是否拥有具体的解决时间表,鲁学民告诉传媒见闻:“有时间表,进展正在执行,但也没有完全按照时间表执行,应该是很快就能解决...."。随后鲁学民再次向传媒见闻确认身份后,挂断了电话。

  然而根据传媒见闻的了解,集团内部给予欠薪员工的回复也一直是要改革和等待解决,但并没有给出具体的解决时间表。“我们现在一直在说要改革,但一直也没有具体的解决方案出来,目前大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市里也说处理但是也不知道多久能解决。”一位集团员工对传媒见闻说到。

  上述鸡西新闻传媒集团机关办公室的负责人员告诉传媒见闻:“因为鸡西传媒过去还是挺不错的,各方面待遇还不错,所以基本上都舍不得离开。再加上鸡西是个小城市,属于流动变化比较小的城市,消费也不高,所以大家也都忍着。”

  而如今面临12个月的欠薪,这位消息人士告诉传媒见闻,甚至有同事为了缓解生活压力下了班去帮人搓澡:“年轻人现在一般就靠父母的帮助,单位有的同事下班了就给人开出租车,还有帮人搓澡的,给人做家教的,实在没有什么能力的周末去给人做小工,主要是靠做一些兼职。”

  据传媒见闻了解,近年来东北媒体欠薪的情况频繁发生,去年6月11日,齐齐哈尔广播电视台编辑记者就曾在公司门前拉横幅讨薪,据悉当时电视台已欠薪三个月。

  而同样是在去年6月,大庆日报也遭遇了“讨薪门”,据了解部分员工工资拖欠长达22个月。

  随着新媒体的不断发展壮大,以报纸广播电视台为主的传统媒体影响力式微已成为大趋势,但作为国家舆论引导的主力军和喉舌工具的地位却依然无法取代,特殊的媒体功能让传统媒体回归财政拨款成为可能。

  早在2017年两会上,就有来自广东、浙江的人大代表直接提出了加大对主流媒体财政扶持力度方面的建议。与此同时,北京区级媒体改革中,融媒体中心的行政人员就已经纳入财政拨款范围。或许在不久的将来,传统媒体回归财政拨款又将会成为新的趋势。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