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荣枝在厦门落网 20年前遇害小木匠妻子将向劳荣枝索赔

  1999 年7 月22 日,合肥的小木匠陆某成为“杀人恶魔”法子英和劳荣枝刀下的一名无辜受害者。那一年,陆某的妻子朱颜(化名)29 岁,家里还有一位年近七旬的老母亲和三个尚未成年的孩子。20 年来,朱颜靠种地和做保洁为生,抚养三个孩子和等待法子英、劳荣枝伏法是她活下去的动力。

  如今,劳荣枝在厦门落网,朱颜向代理律师刘静洁提出两个想法:

  一是要将劳荣枝绳之以法;

  二是向劳荣枝提出附带民事诉讼。

劳荣枝 20年

  二十年前丈夫出工后

  再也没有消息

  合肥冬日,寒气料峭,49 岁的朱颜穿着一件深色羽绒服,脸上叠着一道道皱纹。“我一想到他,心都碎了。”提起丈夫,朱颜泪如雨下,“我们1992 年结的婚,他心很细,性格活泼,做什么事都圆圆满满。在我们家门口,从来没有哪个说他不好。”
 

  朱颜告诉记者,1999 年,她在长丰老家带孩子,丈夫在合肥干木匠活,“他一般(过个)三五天、下班早时就回家看看。”

  “他是一个孝顺的儿子,对家庭也很负责任。我最后一次见他是(1999 年农历)六月初二,他跟我说,要和同事到合肥干一个工程。”

  朱颜说,当时丈夫有一个寻呼机,她嘱咐他,“你好好干,家里也没什么活,有事我就呼你。”他说:你把(小孩)奶奶照顾好,把家里搞好。

  但朱颜怎么也想不到,那次丈夫走后,再没有回家。“过了十一天他还没回来,我就很奇怪,(小孩)奶奶也觉得奇怪。”起初,朱颜以为丈夫比较忙,所以才很久没回家,“后来过了20 天,他还没回家。奶奶说你要不要去看看。但是我带着3 个孩子走不掉,就在家继续等。”

劳荣枝 20年

  ↑当时《新安晚报》的相关报道
 

  遇到杀人恶魔被残忍杀害

  大约过了1 个月,丈夫还是没回家,也联系不上,朱颜开始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于是找邻居帮忙打听丈夫的下落。

  “邻居在合肥六安路干活的地方,找到了一个木匠。木匠说他(指朱颜丈夫)好像不对劲,建议到公安局去问问。后来亲戚到公安局一查,说人(陆某)已经死了。”朱颜哽咽道,一开始亲戚不敢告诉她和老人,后来又找孩子的姑姑去辨认尸体,“最终确认后,这才告诉我。当时已经是八月份了,我整个人都崩溃了,他可是我们家的顶梁柱啊!”

  记者在合肥市中院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上看到,1999 年7 月22日下午,法子英、劳荣枝二人将殷某骗至其租房处绑架后,为使殷某相信其是绑匪并尽快交出财物,法子英在合肥市六安路以有木工活要做为名,将小木匠陆某骗至租房处捆绑后,当场用尖刀猛捅陆某的背部等部位,并将尸首放入冰柜存放。经法医鉴定,陆某系左侧颈总动脉、右侧头臂干和肺脏刺破急性大失血死亡,并头颅躯干分离。

  在合肥市殡仪馆,朱颜看到丈夫的尸体后,一下子晕了过去。这一年,孩子的奶奶快70岁,三个孩子中,老大7岁、老二4岁、老三3岁。

  二十年来抚养仨孩子

  等劳荣枝伏法

  接下来的日子怎么办?朱颜曾想过一死了之,但是三个孩子尚未成年,法子英和劳荣枝还未被绳之以法,她心有不甘。“家里还有八九亩地,我种田、干保洁维持生活。”朱颜说,她要活下去,将孩子抚养成人,还要为丈夫讨说法。

  1999 年7 月23 日,法子英被合肥警方抓获,时年12 月28 日,被处决。

  1999年12月28日

  恶贯满盈的法子英被处决↓

劳荣枝 20年

  “法子英在合肥中院接受审判的时候,我看到他了,但他坐的地方离我比较远。庭审从下午一点半到七点半,我昏昏沉沉地坐着,回家时连路都不认识了,精神恍惚。”朱颜说,那一年她还生了一场大病,当得知法子英被处决的消息时,她哭了,“这个杀人恶魔,终于得到了报应。”

  20 年里,朱颜带着三个孩子艰难生活。她在酒店做保洁,一天三班倒,每周只休息一天。不上班的时候,她就种地和照顾孩子们。

  “孩子们小时候问我,‘为什么别人有爸爸,我们没有?’我就说,‘你们的爸爸在合肥睡着了。’一直到他们上初中,我才告诉他们,‘你们的爸爸是被坏人害死的’。”朱颜说,丈夫被杀害的事情,对孩子们的心灵造成了伤害。但是孩子们知道实情后,在她面前尽量不提父亲,免得她伤心。

  20 年里,劳荣枝一直潜逃在外。每一年,朱颜都会找到代理律师刘静洁问:劳荣枝被抓到了吗?但每一次都失望而回。“当年大姐(指刘静洁律师)给我们提供了法律援助,还给我们家捐钱,她给我们提供了很大的帮助。我跟大姐说,现在我们都老了,这件事情是不是就随我们老去不了了之了?我不想这样。”朱颜说,就在4 年前,孩子奶奶带着遗憾去世。

劳荣枝 20年

  ↑当时《新安晚报》对于法子英落网的报道
 

  女魔归案

  将向劳荣枝索赔 告慰丈夫

  2019 年11 月28 日,劳荣枝在厦门落网。11 月29 日下午,朱颜下班后,小儿子把手搭在她肩上,轻轻地叫了一声“妈”,然后就不说话了。

  “我问,你怎么了?他说,‘我爸……’然后就没讲话了。”朱颜有些疑惑,感觉儿子有什么话想跟她说,“还没到上坟的时候,你提你爸干什么?他说,妈,你20 多年的心愿终于要了了,那个什么枝找到了。我说:她叫劳荣枝。”

  “我哭得不行,一晚上没睡,等了20 年啊!”朱颜告诉记者,那一夜好像回到了20 多年前,丈夫生前的场景一幕幕出现在她的脑海里。她一直保存着和丈夫案件有关的资料,就是希望能等到劳荣枝被绳之以法的那一天。

  12 月1 日,因为要上班,她让孩子们到丈夫坟前烧纸,告诉他劳荣枝被抓的消息,“这下,他终于可以瞑目了。”

  12 月2 日,朱颜再一次来到刘静洁律师办公室,她提出两个想法:一是要将劳荣枝绳之以法,二是准备向劳荣枝提出附带民事诉讼。

  刘静洁告诉记者,当年在合肥中院审理法子英杀人案时,小木匠妻子曾提起附带民事诉讼,要求赔偿包括死亡补偿金、孩子抚养费、老人赡养费等共14 万元。法院认为: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及代理人所提民事赔偿请求合理,但鉴于被告人法子英无实际赔偿能力,判决法子英免于赔偿。

  “现在劳荣枝归案,等侦查结束移送起诉后,鉴于被告人的犯罪行为给被害人家庭造成了巨大的经济和精神方面的损失,被害人依法有权提出附带民事诉讼,但赔偿能否实现,这就要看劳荣枝有无赔偿能力。”刘静洁说,可能案件会在南昌审理,到时候也会通知受害人,“这么多年,将凶手绳之以法是她(小木匠妻子)的一个心愿。分文没有赔偿,也是她心里的一道坎。”

  “他平白无故就被杀害了,我要给他讨一个说法。”朱颜说,如果在法庭上见到劳荣枝,“我想问她,‘他跟你们无冤无仇,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做?’就是过去打她两巴掌,也难解我心头之恨。”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