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岁少年发圈留遗书失联 深夜在朋友圈留书告别

  8月10日16:55,哈尔滨市南岗区测绘路,身着白色短袖上衣,黑色长裤的17岁少年王忠民从所寄宿的画室门口走出后,迟迟未归。当晚11时左右,王忠民用手机向要好的朋友挨个发送“道别”信息,并在朋友圈发出一条疑似遗书的状态后关机失联。

  至今,失联4天的王忠民依旧杳无音讯。

  失联

  学画太累请假休息

  深夜在朋友圈留书告别

少年发圈留遗书失联

  近日,一则“孩子在哈尔滨某画室学习,在朋友圈留遗书出走,父母急找”的寻人启事在不少网友的社交圈热转,大家在帮忙扩散寻找之余,也祈祷着孩子能够平安回家。

  14日下午2时许,记者联系上失联孩子的父亲王强得知,孩子已经失联4天,目前暂无任何消息。

  今年3月初,年仅17岁的王忠民和同校的十几个学生一起,从黑龙江省牡丹江市宁安市来到哈尔滨市南岗区的一家寄宿制画室学画。“因为是和同学们一起,我们家长就没有去送他,但该给他准备的东西都准备了。”王忠民的三姨李梅告诉记者,因为画室要求,孩子在学习时手机会被没收,加上孩子经常画画到很晚,所以他们与王忠民很少有充足的时间进行交流,“每次都是问他最近怎么样,缺不缺钱。但他性格很内向,几乎不会和我们谈心。”

  8月10日上午,王忠民联系爸爸王强,说最近画画太累了,想休息休息,王强便给他请了一天假。下午4时55分,王忠民只身走出画室大门后,便不知去向。当晚11时,王忠民平时要好的几个朋友陆续收到他的微信消息,其内容多为“谢谢你们,以后要照顾好自己”等告别式话语。就在众人茫然疑惑之时,王忠民又在朋友圈里公开发布了一条9宫格图文的状态消息,正式向身边亲友“告别”。

  疑点

  发文称想睡很久很久的觉

  朋友称他刚分手

  在这条“告别”消息里,王忠民回忆了自己小时候的一些经历,说自己不喜欢这个地方,过得一点也不开心。在向所有关心过他的人道谢后,他说他很累,想睡很久很久的觉……

  这样的一条状态可吓坏了王忠民的家人。

  王忠民最后一条九宫格朋友圈里的其中一张图片

  三姨李梅在看到后迅速拨打王忠民的电话,但此时电话已经关机无法接通。随后,李梅又立即联系王强和王忠民的母亲李英,询问情况。“当时大家都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孩子出走前没有一点征兆。”李梅告诉记者,他们在哈尔滨市没有其他亲戚,孩子除了画室没有其他地方可去。

  第二天,王忠民的手机依旧处于关机状态,且彻夜未归,其家人立即从老家宁安市赶到哈尔滨市,寻找王忠民。“最先去了画室那边,看过监控录像,也和其他同学聊过,都没有他的消息。”王强说,监控录像里王忠民离开时什么东西都没带,且步履正常,因只有背面,所以不知道他当时的表情神态。

  李梅在画室查看监控视频时拍下的王忠民走出画室大门画面

  李梅则告诉记者,她与王忠民的朋友交流时得知,王忠民在此前刚刚与一个交往不久的女孩分手,“他朋友也不知道那个女孩子是谁,只是说那几天他的情绪不高。”

  随着越来越多的网友关注,王忠民的个人微信和微博等页面截图也相继被爆出。记者发现,在王忠民的个人微信里,其内容多为绘画创作方面的动态,与亲人朋友有关的动态几乎没有。而在其微信相册封面上,则新加了一行字,上面写着:“累了,晚安,永久的晚安”。此外,在王忠民署名为“木呆小盆”的新浪微博里,他仅发布了11条状态,全是和绘画有关的内容,最新的一次更新是今年2月1日。

  在画室寻找无果后,王强等人立即前往画室附近的派出所报案。根据警方调查,当晚7点左右,王忠民的手机信号曾出现在哈尔滨市中央大街西16道街银行附近,最终消失在道里区经纬街附近。“除了找警察帮忙,我们也联系了当地媒体,请他们帮忙发寻人启事。”李梅告诉记者,现在王忠民已经失联4天了,仍旧没有一个人知道他的下落,他们一家人都希望孩子能够平安,早日回家。

  家长内疚

  年幼是留守儿童

  长大又成单亲家庭

  如今,距离王忠民失联已经过去了4天,他的家人们也跟着煎熬了4天。

  14日中午,记者刚一拨通王强的电话号码,便被立即接通。得知是媒体后,王强有些失落,“我以为有孩子消息了。”王强说,王忠民从小喜欢画画,而他又常常忙工作,不大会和孩子交流,一般都是孩子需要什么他就给什么,“我现在只想找到孩子,只要他没事,以后我会好好和他沟通。”

  “他的QQ空间已经打不开了,只能从简介上看到最新的一条动态是‘我想看看全世界’。”王忠民的妈妈李英告诉记者,她与孩子的最近一次通话是上周三,当时王忠民也没说什么,她问他是不是缺钱了,王忠民没说话,她便转了100元过去。随后两人又继续视频通话,没有任何异常。

  “我对不起民民,对他关心太少了。他小时候,我和他爸忙工作,让他成为留守儿童;他长大了,我们又离婚了,让他成为单亲家庭的孩子。”李英说,早在2013年,她与王强的感情产生裂痕,此后的家庭生活也时常出现争吵打骂,“可能那段时间影响到民民了,让他变得越来越内向。”

  李英说,不管是她离婚还是再婚生二胎,她都征求过王忠民的意见,只要孩子反对她就会遵从孩子的意愿,“一直以来,我们母子俩的感情还是不错的,有什么他都会给我说,但这次我是真的没想到。我只求他好好的,一切重新开始。我想他回家,我想抱抱他。”

  在转发扩散寻找王忠民的事情上,李梅坚持每隔一段时间就转发一次寻人启事到社交圈,每次都会加上一句话:“孩子你玩够了就快点回来,我们永远爱你,期盼着你快点回家。”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