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游戏外挂黑产 封号也难禁止 利润轻松上万元?

  游戏行业的火热,催生出外挂市场的疯狂。

  “感觉随时都能遇到开挂玩家。”8月20日,林捷(化名)抱怨道。一个小时前,他和朋友玩了6局和平精英游戏,结果其中3局“死在”了开挂者手中。气愤的他一度准备将游戏删除,“尽管官方无数次打击外挂,但仍然不时遇到开挂者。”

起底游戏外挂黑产

  游戏行业的火热,催生出外挂市场的疯狂。在一个个开挂的游戏账号背后,隐藏着一条从外挂制作者、代理商到销售平台、卖家的灰色产业链。各个环节隐匿在游戏中,攫取高额的灰色收入。

  一款外挂动辄能为制销者带来数十万元甚至更高的收益。一个外挂群代理商表示,便宜的外挂每天30元,功能更多的外挂价格在每天六七十元,一个月需要2000多元。“只要每天都宣传推广,一个月随便挣上几万元都没问题。”外挂还可以定制,有的游戏主播定制的外挂价格在每月6000-10000元。南京警方破获的一起案件中,一个游戏外挂团伙半年时间内就非法获利5000多万元。

  事实上,公安部门和游戏厂商对于外挂打击不遗余力。

  腾讯安全管理部副总监邱宇辉表示,从游戏厂商的角度看来,一方面外挂破坏游戏平衡,影响游戏体验和生命力;另一方面使用外挂也影响游戏账号安全,极易引发账号被盗等危险。

  外挂暗现

  热门游戏外挂不断,封号也难止

  8月20日,趁着午休空暇,林捷迫不及待地打开手机,熟练地登录进《和平精英》。林捷对于这款游戏并不陌生,他已经玩过上千场,为此还特意买了游戏外接手柄,“用摇杆和按钮感觉更好些,增加了吃鸡的概率。”

  但让林捷无奈的是,尽管自己在游戏中击倒了几位玩家,但就在他和队友埋伏在草丛中,准备伺机发动偷袭时,队伍4人却几乎同时被不知道来自何方的子弹击倒。

  “有人开挂!”看着屏幕上自己和队友的倒下,林捷愤怒地喊了出来。

  “吃鸡游戏中出现外挂,太常见了。”8月20日,一位和平精英战队经营者向记者表示,“从最初的蓝洞,到如今的腾讯,都做过很多打击外挂的工作,但始终无法彻底断绝这一现象。”

  8月23日,《和平精英》官方发布《外挂打击公告》称,通过游戏中7×24小时全天监测,对于使用外挂、非法插件、破解版、漏洞、非法广告、恶意挂机、观战透视、坐挂车、模拟器过检测及修改网络配置等所谓防封手段破坏游戏平衡的行为,经腾讯游戏安全中心核实后,将给予严厉处罚。同时官网还罗列出因为修改器作弊、绕过匹配隔离检测等原因导致账号被封的100个玩家账号。

  这并非《和平精英》官方第一次发布类似公告以及挂出所封账号。记者注意到,仅在2019年8月,官网几乎每隔两天就会发布类似公告,记者粗略统计显示,截至8月26日,《和平精英》挂出上千个被封的账号。

  “尽管如今‘神仙挂’比之前少了,但仍有不少类似透视、自动射击的外挂存在。这些外挂影响到游戏的平衡性,很大程度上导致玩家对游戏失去兴趣。”上述和平精英战队经营者分析称,“腾讯几乎每隔几天就会挂出一批因违规被封查的账号,但仍止不住玩家对外挂的追捧。”

  “买挂的费用不高,还能体会到那种见谁灭谁的快感。”热衷于在游戏中使用外挂的小唐对此不以为然。此前因为技术较差,他在游戏中总是很快就被淘汰,而使用外挂后,吃鸡概率得到提升,“外挂有自动命中、自动找人、疯狂飙车等功能,不需要太费力就能轻松击倒玩家。”

  让游戏出品方头痛的是,外挂不仅出现在吃鸡游戏上,包括《英雄联盟》、《自走棋》等当下多款热门游戏,同样遭遇外挂的侵入。

  “对面的玩家从一开始就能躲闪所有的攻击,任何招数都碰不到他。”8月20日,热衷于英雄联盟的玩家苟静(化名)对记者表示。几分钟前,他在游戏里发现对手在与自己对线时,总是恰到好处地避开大招,“偶尔一两次还好,但次次躲掉肯定有问题了。这种技能就算职业选手都很少有。”

  苟静已不是第一次遇到开挂玩家,“自动回血、躲避大招等外挂都遇到过。无论是装备还是等级都远远落后对手,这还怎么玩?”

  外挂生意

  分时间收费,价格从数十元至数千元

  8月21日,记者以“吃鸡”、“辅助”为关键词在QQ中进行搜索,系统弹出数十个相关QQ群,记者加入其中一个交流群时发现,该QQ群处于“用户禁言”模式,除了群公告里显示着外挂购买链接,以及管理员不时发布的使用教学外,再无任何人能说话。

  这一模式出现在绝大多数的外挂群中。“主要是避免其他外挂推销员‘卧底’来拉生意。”一位QQ群管理员说,“你不用在群里说话。只需要点击购买链接,然后按照流程安装使用,有什么不懂的地方直接私聊我就是。”

  按照对方的指导,记者登录进一个名为“绝地求生科技”的网站后发现,页面上醒目地显示着“A6”、“如来”、“奉天”等不同名称的外挂板块。点击进入“奉天”外挂后发现,其详细地展示了注册教程、功能图以及下载链接。功能图中显示这款外挂有“原地复活”、“弹道追踪”、“吸车爆胎”等功能。记者在其所展示的视频中看到,该外挂只需要在游戏开始前启动,则能自动添加各种功能选项。

  为了展示外挂的专业度,页面还详细地刊登着外挂玩家的吃鸡截图。记者注意到,大多数玩家的击倒数都在3-5人。“不能太过了,否则容易被人看出来。”一位玩过该外挂的玩家向记者表示。

  外挂当然不会免费。要想正常使用,必须购买“卡密”并进行验证。这些“卡密”与以往外挂采取一次性收费不同,通常按照外挂有效期分为小时卡、天卡、周卡、月卡等不同套餐,价格也从数十元到数千元。

  记者根据群公告的提示进入一个名为“510自动发卡”的网站,其网页上有自动购买选项和链接。选项里对应着此前外挂板块里的每个名称,当记者尝试选择购买奉天外挂时,页面下方很快弹出需要支付30元的提示。

  “这个挂不贵,每天就30元钱,一个月也才900元。”一个外挂群的代理商表示,“如果想要功能更多的外挂,价格则在每天六七十元上下,一个月则需要2000多元。”

  当记者表示是否会被封号时,该代理商称,“我都玩了很长时间了,天天开挂,从没被封过号。如果不信,可以先用小号玩几天,觉得没问题后再用大号购买长时间的版本。”

  除了吃鸡外,其他热门游戏的外挂同样采取展示链接和购买地址分离的模式。记者在随后加入的一个自走棋外挂群中,同样发现群里仅提供了外挂展示视频下载链接,如果要想获得卡密以及购买地址,则需要私聊群主。

  “很多代理出于安全,都采用类似模式,甚至还有不少备用网页。”游戏行业观察者郭伟凌表示,“即使其中一个被查或者被举报的话,也不会太影响其他生意。”

  外挂暴利

  利润约一半,代理商称“轻松上万元”

  “外挂链条中,从最顶端的作者到最末端的推广商,每个位置都有着明确分工。”郭伟凌表示,“但通常很难找到外挂作者,风险太大,作者往往隐匿在链条背后。市面上最为活跃的,通常是负责招收下级代理的代理商,以及无数以金字塔模式造就的各级小代理商。”

  8月21日,记者在一个1000人的QQ外挂推广群中发现,在短短一个小时内就有五六十人先后加入。这意味着如果每个人都购买该群所销售的外挂,即使按照其最便宜的外挂价格每天18元钱计算,一个小时内代理商也能赚到近1000元。

  “你刚才所使用的吃鸡外挂每天的售价为30元,但是进价只有14元,只要你卖1张,就可以赚16元。”此前曾销售过一段时间外挂的刘宇(化名)向记者介绍,“几乎所有人都抱着一个信念:只要每天都宣传推广,一个月随便挣上几万元都没问题。”

  刘宇表示,通常代理费仅需要300元,就能享受其手中所有外挂的进货价,并得到如何做代理销售外挂的方法。“每款外挂你都能赚上近一半的利润,多卖上几张卡就将代理费赚回来了,剩下的就是纯利润。”

  “其实当代理很简单”,刘宇向记者推荐先去注册用于存储和更新外挂插件的网盘,“通常都注册在一些知名度不高的网盘里,被查封的几率要小些。”另外还需要注册销售平台,用以销售游戏外挂序列号。如今大多数外挂卖家会选择黑鲨平台、998卡等卡密寄售平台。账号开通以后,只需要把外挂的序列号添加到所售卖的商品中,再把网页链接发给购买者即可。玩家则可以在售卖平台按照不同的外挂进行自动交易。

  “最后你多建一些群,然后去微博、贴吧以及QQ等平台进行宣传,拉人进群就行了。”刘宇说。同时他提醒,“一定记得让群禁言,免得外挂有问题以及客户说三道四引起争议,毕竟外挂这个东西说不准哪天就被查封了。”

  刘宇发来一份自己曾经记录的价格方案,其中清楚地写着各项吃鸡外挂的进货价格,以及按照时间长度的不同所给出的销售价格。记者发现,价格之间差距大多在一倍以上。按照这一销售价格计算,代理商能从客户每次所充值购买的费用中赚取近50%的盈利。

  刘宇也向记者坦言,上线能通过这种模式从下线销售外挂的利润中,获取相应比例的提成。“通常都是上线抽取1/10的分成。你也可以邀请朋友当你的下级代理,只要他发展得好,你也可以额外获得更高的利润。”

  “这种层层拉拢下线的模式和传销极其相似。”郭伟凌分析称,“外挂上层通过这种方式能不断获得新用户。而代理则能通过层层发展下线进行牟利。”

  外挂定制

  有主播定制外挂,游戏工作室成推广渠道

  “市面上能随便买的,都是普通级别的外挂。真正上档次的外挂都是按照玩家个人要求进行定制。”8月22日,一位吃鸡外挂代理商表示,“这些定制外挂因为价格高昂,普通玩家很少消费得起。更多的是游戏主播、陪玩工作室在用。”

  “确实在直播中使用过外挂。”在国内某平台直播的张晨(化名)说,“技术无法吸引粉丝关注时,只能依靠外挂了。”

  主播对技术的迫切需求让外挂卖家看准了这一群体。而主播的高收入也决定定制外挂并不便宜。相对普通外挂每天只需要30多元的价格而言,张晨所使用的外挂价格达到每个月6000元。“我的还算便宜,据说圈子里有的外挂价格达到了10000元,甚至更贵。”

  让张晨安心的是,这款定制外挂能通过分屏、电脑同步等方式,让自己在直播时不会被网友发现。“当时对方还向我推荐了击中率、自动瞄准等功能进行定制,在游戏中既能体现出射击水平,又不会太夸张。”张晨称,“另外还能通过数据显示,提醒哪些地方有什么枪支和敌人数,这样更能在直播时‘彰显’预判力。”

  张晨表示,对方称这些定制外挂能够躲过系统的检测。“主播开挂被查并非个例,如今为了能确保不被抓,更看重外挂风险规避能力。”

  2017年11月,知名主播“卢本伟55开”被网友指出在游戏中使用外挂。尽管卢本伟多次作出回应,但多个游戏解析视频让越来越多的玩家开始质疑。而卢本伟随后让其粉丝骂质疑他开挂的玩家,遭到跨平台封禁。

  “斗鱼、虎牙等平台上多次被爆出主播使用外挂的消息,就连腾讯官方所挂出的禁封名单里,都不乏有主播的ID。”8月23日,一位游戏玩家说。

  记者了解到,如今为了查封外挂,各个游戏出品方都随时更新游戏,对市面上的外挂进行封查。而不少定制外挂能随着游戏版本的更新而升级,根据游戏出品方的标准来制定外挂改良,以确保外挂和使用者不会被查。

  事实上,不仅主播成为外挂卖家的销售对象,游戏陪玩工作室也成为他们拉拢的下线。

  “现在随时都有外挂卖家前来推销,在陪玩时为了能满足客人的需求,也不时开着外挂在玩。”8月20日,在重庆经营一家吃鸡陪玩工作室的王丹(化名)坦言。

  几个月前,王丹发现多位老客户不再下单。一打听后,发现不少人如今正沉迷外挂带来的快感。这让王丹意外发现一条模式,很快,他联系上几家外挂销售者,以每个月1000元的“长期打包”价格买了款带有自动锁定、超级开车等模式的外挂。

  “那段时间确实陪玩吃鸡的效率要高上很多,但也不敢太明显了。”王丹称,“通常都会准备几十个账号,就怕被系统查出后封号。”

  王丹同样和一些游戏外挂进行合作。他会选择在游戏中不时向老顾客推荐这些外挂,并声称自己能拿到市面上更低的价格。“往往给他们的价格比市面上要低几十块钱,但进价却便宜很多。”

  游戏工作室如今成为一些外挂代理商心中的最佳合作下线。“相比零散的玩家客人,工作室更稳定一些。”上述外挂销售者表示,“更重要的是,他们能吸引到更多的玩家来购买外挂。”

  猫鼠大战

  利益面前外挂肆虐,厂商、警方已加大打击

  “2018年手游定制外挂占比达50%。”2019年4月,腾讯移动游戏安全负责人李鑫介绍。据记者了解,即便是现象级手游,可能也难逃‘被外挂破坏’的命运。手游外挂等黑产是缩短手游生命周期的致命杀手,困扰众多厂商。

  外挂对游戏的伤害显而易见。包括绝地求生、王者荣耀等游戏都遭遇过外挂困扰。而此前《冒险岛》《永恒之塔》等多款知名游戏更是因为外挂泛滥导致玩家流失,最终消失在主流市场当中。

  尽管国内游戏厂商不遗余力地查封外挂,但一款外挂动辄能为制销者带来数十万元甚至更高的收益,刺激着每一位外挂制售者。电竞游戏拥有庞大的用户群体。只要其中有使用外挂的玩家,就意味着蕴藏着巨大利益。

  公安部门也在加大对游戏外挂的打击。

  2019年7月,南京市公安局公布破获一起“黑客”侵入、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程序案件。一个活跃于多个卡盟网站的外挂软件销售团队,凭借对外所销售的“XYZ游戏外挂”,在半年时间内,非法获利达到5000多万元。

  今年8月,据媒体报道,江西省公安成功破获公安部部督特大网络销售游戏外挂案,抓获嫌疑人17名,涉案金额近5000万元,冻结涉案资金1000余万元。到案嫌犯已移送司法机关起诉。

  外挂还常涉及木马程序。由于外挂需修改游戏数据,会经常要求使用者关闭杀毒软件。8月22日,在记者将一款外挂删除后,电脑杀毒软件提示电脑已经被文件种入另外的木马病毒。

  据腾讯官方称,腾讯电脑管家曾于2018年捕获到隐藏在《绝地求生》外挂中的HSR币挖矿木马。由于《绝地求生》对电脑配置较高,玩家的电脑成为挖矿者暗藏其中的最佳机器。这款木马一度影响了数十万台用户机器。

  “使用外挂而导致电脑中病毒的案例不在少数。”郭伟凌说,“玩家在使用外挂时,系统容易被入侵,遭遇包括支付交易的账号密码、电脑中存放的照片、文件等个人信息泄露以及财产损失。”

  “随着国内游戏市场规模的不断扩大,来自外挂等游戏黑产对行业的侵害也越来越大。使用游戏外挂也会影响游戏账号和虚拟财产安全,极易引发账号被盗等危险。比如一些外挂程序在开始使用时,会提示玩家输入游戏账号和密码。当玩家输入游戏账号和密码后,很有可能发生丢号事件;又如不少外挂集成木马等病毒程序,专门盗取用户的计算机信息资料。”8月26日,腾讯安全管理部副总监邱宇辉说。

  “账号被盗了!”8月26日,喜欢玩绝地求生的老戴表示,他买了绝地求生的外挂,尽管安装后第一天多把吃鸡,但第二天再登录时,系统始终显示“密码错误”。老戴才发现,自己账号已经被植入外挂的木马盗走。

  “外挂泛滥的根本原因除了玩家因素外,还在于立法不完善,导致外挂打击力度不够。”郭伟凌说。

  “由于法律的滞后性,目前还未有专门的立法。另外2003年的法规已经不能适应当前的社会现状。在处理网络游戏相关的类似案件时,《刑法》依然处于主导地位。”8月25日,河南豫龙律师事务所付建律师向记者解释,“对于制作和销售游戏外挂的,情节严重者可能涉嫌《刑法》第217条‘侵犯著作权罪’,第225条‘非法经营罪’以及第286条‘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

  邱宇辉表示,2018年至今,腾讯守护者计划安全团队配合警方破获各类外挂制作销售、游戏诈骗盗号等案件55起,抓获犯罪嫌疑人400余人,涉案金额2亿元。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