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鞋究竟有多火?鞋圈一线调查揭秘炒鞋利益链

  炒股票、炒房子、炒生姜大蒜、数字货币、苹果猪肉……恐怕很多人还不知道,自己穿的鞋子也已经成为炒作的对象。

揭秘炒鞋利益链

  8月25日,“炒鞋”一度被刷上新浪微博实时热搜榜的第7名位置。

  原本是小众圈子的玩物,一时间竟成为全民热议对象,短短几日动辄十倍以上的鞋价暴涨撩拨得不少“圈外人士”纷纷扬言要进场。据称炒房大妈团已经按捺不住,一堆币圈人士也号称着要向鞋圈迁徙。

  这种吊诡的局面,究竟是如何形成?炒鞋的主要力量真的是零零后?现阶段是是炒鞋的牛市还是泡沫的高潮?

  剖析这一现象,还得从鞋圈人士开始。

  初“入”鞋圈

  进入鞋圈已经七年的North明显地感受到了近期鞋圈的异常火热。

  8月22日,他发布了一条语气颇为戏谑的微信朋友圈:最近真是身价暴涨,听说炒房的大妈团入鞋市了,配图正是他家客厅里堆积着的一百多双潮鞋。

  North是众多潮鞋爱好者中的一员,传说中的“sneaker”。2012年从广州一所985高校毕业后,North进入到游戏行业工作。2013年,North收到了一双白蓝AJ4,这双鞋成为了North进入鞋圈的引导者。

  North称,“我一直都很喜欢鞋子,上大学以及刚毕业那会,我主要买AF1,大概买了十几双。2013年我过生日的时候,朋友送了我一双白蓝AJ4,从此我就踏上了不归路,算是正式进入了鞋圈。”

  他坦言,一开始买鞋是因为单纯地喜欢,而且周围的朋友都在买,自己不买会被骂。后来North发现鞋子还可以升值,就增加了买鞋的动力,毕竟“升值还挺开心的”。因为要买鞋,North自然而然地开始接触到鞋圈,大家一起讨论关于鞋子的话题,比如发售、真假细节、购买平台等等。

  从2013年到现在,North已经买了差不多100多双鞋,80%都处于收藏状态。其中,North买过最贵的鞋是OW联名的AF1,买的时候8000多块,现在已经涨到差不多1万8左右,这也是North拥有的鞋中目前价值最高的一双。

  North告诉记者,因为买鞋他认识了很多爱鞋的朋友,只要有新的发售信息,大家就会同步一下,有时候也会见面聊聊鞋子。North所在的一个潮鞋小圈子里大概有6、7个人,其中做游戏的居多,此外还有儿童主持培训师、园林设计师等。

  North称他拥有的球鞋数量在他们的这个小圈子里算中等水平。他表示,“问其他人究竟有多少鞋时,大家会有所保留,因为不想显得太高调。据我推测,多的人应该至少有两、三百双。不过他们也是收藏居多,卖鞋的比较少。我自己也只卖过几双,都是穿一两次觉得不适合我就卖掉了,但都没有赚到差价。”

  目前North拥有的鞋子总价大概在30万至40万左右,他表示“升值是肯定升了的,但究竟升值了多少,没有细算过。”

  对于球鞋爱好者而言,抽鞋是一项必修课,而且这门课能不能有收获纯靠运气。North告诉记者,之前有几双鞋没在广州发售,他参与了异地的线上抽签,但是都没中,如果中了的话,肯定是要买机票飞过去买的。

  “我现在很少买已经发售过的鞋子,该买的都买了,剩下的都是想买但买不起的。对于新发售的鞋子,主要还是通过线上和线下抽签(内心os:不用想了,当然是抽不中的),抽不到的就只能加价在淘宝或是毒APP(注:国内最火的潮流单品交易平台之一)买了。之前我也认识几个鞋贩,但是他们的货源其实也不稳定,经常到处调货换货,还不如在平台买,多一份保障吧,感觉未来要自己多了解一些海外购买的方式。”North称。

  线下抽签的难处在于,越来越多的黄牛大军正在加入。North表示,“之前线下抽签的时候就遇到黄牛雇人来排队的情况,后来不少线下门店出了很多招数来反制,比如抽签必须要穿着正代AJ,或是买鞋时要回答一些常识问题,例如AJ1禁穿的含义是什么,AJ1和mid有哪些不同点等等。”

  他进一步谈到,“门店之所以要一定程度上限制黄牛,是因为黄牛的大量存在会打击真正爱鞋的人的情绪,门店搞这些线下发售,也是为了撑人气。”

  Sneaker文化

  如果说像North这样有消费能力的成年人买鞋,更多是一种满足自己喜好的小众行为,那么大量高中生、甚至初中生对潮鞋的追捧,则多少有些攀比的心理。

  目前就读于广州某所国际高中的高二学生尼可(化名)也是一名潮鞋爱好者。他告诉记者,“我们班上大部分男生都会买潮鞋,这已经是一种潮流,大家也会互相攀比。在我们学校,多贵的鞋子都有人买,一、两万一双的鞋也很常见。”

  显然,对于这些无自主经济能力的中学生而言,几千块甚至上万块一双的鞋,最终还要靠家长买单。至于那些流传甚广的“中学生靠炒鞋年入百万”的事迹,终究只是极少数案例。

  不过,尼可的父亲对于尼可追求潮鞋的举动并不认可,他开了一家科技公司,家庭消费水平并不低,但还是认为,几百块一双的运动鞋很好穿了,未成年人自己没有赚钱能力还要穿几千块钱的鞋,他本人对此并不支持。

  然而,在收入水平允许的条件下,愿意满足孩子大额消费需求的家长越来越多。North告诉记者,“之前线下排队抽签的时候,也遇到过妈妈带儿子来抽签的情况,最后抽中了妈妈显得超级开心。”

  当然,也确实有部分中学生通过炒鞋获利,但金额不大。North称,“有次排队抽签认识了几个高中生,他们一个班好多人都过来排队,中了的话基本都会卖掉,这些学生都是主动来排队的,就是为了赚零花钱。”

  中学生对于潮鞋消费诉求的增长,在于sneaker文化近几年在我国的不断深化。时尚、个性、自由这样的词汇,对于年轻人而言,有着天然的吸引力。

  谈及sneaker一词,原意是指胶底鞋, 后来引申为“热爱和收藏球鞋的人”。

  据公开资料,最早出现的sneaker品牌是converse,创立于1908年。随着运动鞋融入到生活,sneaker文化也慢慢发展起来。

  在这个环节中,包括converse的ALL STAR、Nike的AIR FORCE 1、Adidas的SUPER STAR等等,这些运动鞋将其本身单调的运动机械化,逐步引导走向舒适、休闲、时尚化,真正树立起属于sneaker的文化。

  而将sneaker文化推至极致的,是1985年的AIR JORDAN系列篮球鞋,也就是后来大家口中的“AJ”。AIR JORDAN系列归属于Nike旗下,是为篮球大神MICHAEL JORDAN量身定做的一个系列。随着JORDAN进入NBA大红大紫,AIR JORDAN系列篮球鞋也被大众所喜爱,sneaker的文化也就此升至极致。

  相较之下,由于国外运动品牌进入中国市场的时间较晚,加上彼时国内消费水平有限,因此sneaker文化起步较晚,直到上世纪90年代才有所起色。

  不过,伴随着我国互联网尤其是社交媒体的爆发式发展,以及国民消费水平的大幅提高,sneaker文化近几年在我国迅速崛起,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受到它的影响,开始接触并喜欢上这种文化,因此出现了尼可所说的班上大部分都追潮鞋的情况。

  根据艾瑞咨询的数据显示,毒app的使用者中,24岁及以下的目标用户占总人数的35.63%,用户群体最为庞大;30岁及以下的目标用户占总人数的64%。此外,31-35岁之间也存在着大量用户,占中人数的23.85%。

  由此可见,毒app的主要用户群体是目前互联网的主力军,同时也是深受潮流文化熏陶的90后及00后人群。

  值得一提的是,毒APP的女性用户多于男性用户,说明女性用户对潮牌和球鞋的热衷并不亚于男性。

  此外,从地域分布来看,毒APP的主要用户集中在沿海和发展速度及互联网普及程度较好的省市,同时也是国民收入水平在全国前列的一些省市。

  North表示,“最近几年鞋圈的范围确实在慢慢变大,喜欢球鞋的人越来越多,出现了像毒、get这样的app,一些国外的平台也开始进入中国。尤其是从《中国有嘻哈》第一季开播后,炒作热度开始迅速上升,毕竟中国带货王的名字不是白叫的。”

  然而,对于sneaker文化在中国的崛起,也有鞋圈人士表示质疑。

  有鞋圈人士直言,sneaker文化在我国并没有真正崛起,只不过是球鞋二级市场的大热导致了目前国内鞋市的“虚假繁荣”情况。虽然越来越多人都喜欢穿球鞋,但还是以跟风为主,而且什么鞋炒的价高就穿什么,真正懂得球鞋文化内涵的还是少数。

  市场疯狂

  无论是发自内心的喜欢球鞋文化,还是被“跟风”、“攀比”等心理因素裹挟,球鞋市场需求端的旺盛,造就了“炒鞋”的基础。

  记者注意到,8月19日开启预约登记的YEEZY 500 BONE WHITE成人款,发售价为1899元,根据毒APP显示其最新现货价格最高要4159元,涨幅为119%。

  同期发售的另一款球鞋Air Jordan 1 Retro High Satin Black Toe女款红丝绸黑脚趾,价格涨势更为惊人。这款球鞋于8月17日发售,发售价格为1299元,根据毒APP显示最新现货价格最低要5189元,最高达到9749元。

  其中,9749元对应的鞋码是42.5码,若在毒APP选择该款闪电直发,2天到货,则实际要付15999元,对应发售价的涨幅为1131.64%,直接暴涨了11倍以上!

  从购买情况来看,截至8月26日上午12:30,有超过1万人在毒APP对这款鞋发起购买,且求购信息一直在不断刷新。

  如此惊人的鞋价涨幅,令圈外人士只能大呼震惊。North向记者解释称,“具有特殊含义的纪念款以及联名款涨价都很快,比如伦纳德AJ1、OW联名的几双都已经飞天了,levis联名款都涨了好多。另外就是本身起点价就高的鞋更容易涨,一双2000的鞋,可能过一段时间,变成2200了,但是一双5000的鞋,可能已经7000了。”

  目前,记录在案的全世界最贵的球鞋是Air Yeezy 2(Red October),以1700万美元的价格在网上成交。

  此外,今年7月,一向做顶级拍卖的苏富比联合某球鞋平台办了场史无前例的球鞋拍卖,主题为“Ultimate Sneaker Collection”(最稀有跑鞋大合集)。100双鞋子共拍得128.75万美元,约合909万人民币,平均下来每双都要9万多。

  随之而来的是,围绕鞋市的“资产证券化”应运而生。由于球鞋二级市场炒作的升温,炒鞋由小众爱好演变成了全面狂欢,线上的规模化交易日渐火热,多款潮流交易平台APP推出了关于潮鞋的行情和实时报价功能,“炒鞋”瞬间成为现象级的话题。

  甚至还有卖鞋平台根据过去24小时的交易额编制了“炒鞋”三大指数:AJ指数、耐克指数和阿迪达斯指数。

  此外,币圈也在蠢蠢欲动。近日就有币圈人士表示要拿100个比特币进场炒鞋,而号称“全球首家实时信披社区自治型的交易所”——55交易所则对外宣布,要将区块链技术引入潮圈,实现币圈与潮圈的跨界融合,并顺势推出了以潮牌实物为资产支撑的潮牌通证,拥有潮牌通证的用户,可持币交易也可换取球鞋、衣服等潮牌实物。

  不过,K线、期货、币圈,这些元素正在令鞋圈发生微妙的质变。

  对于所谓的鞋圈牛市,North提醒要保持警惕的心态。他指出,“最近鞋价飞涨,肯定有资金在里面运作,如果只是单纯的喜欢鞋子,这个时间点确实不适合入手。现在交易活跃的人,大多都是想赚差价的人,把鞋价步步推高后,最后总要有人接盘,倒是就看谁来收割谁了。”

  此外,North亦表示不会因为近期鞋价猛涨就参与二级市场交易。“我目前还是处于想买的阶段,而且一般一双鞋我只会买1双,没有想要卖的打算。”

  推手与赢家

  球鞋的炒作,背后究竟是一个怎样的运作体系?

  厂家采用的限量款发行营销手段是这个体系的核心中枢,因为如果厂家尤其是NIKE这样的厂家加大限量款鞋品的供应,那么市场上所谓稀缺性导致价格暴涨的基础将不复存在。

  但限量发售产品只是鞋价溢价的一个重要因素,黄牛、庄家以及大型的交易平台则逐渐将“鞋”的热度推向高潮。

  炒鞋的开端一般来说从限量版球鞋发售就开始了,有的鞋品甚至尚未发售已经在市场上有了超高的标价。

  如今每逢各大厂家尤其是NIKE等几个主要品牌发售限量款鞋品的时候,无论实体店还是线上都会有无数的人在等待,这其中不乏众多黄牛,也就是鞋圈里所说的“鞋贩子”。

  这两年频繁可以看到“鞋贩子”和店员勾结囤积货源的新闻,囤积货源意味着对某一款鞋的垄断,是庄家、黄牛乃至交易平台对鞋价格控制的根本所在。

  不过,正如前面所言,门店与黄牛之间也存在微妙的平衡,一旦那个度太多,可能会导致得不偿失的后果。

  真正让球鞋成为大众投资品的还是几大交易平台的出现,其中前面提到的毒APP和NICE是国内球鞋交易的两大平台。

  nice APP主打球鞋潮牌交易平台,以卖鞋为主。nice官网声称“收录了从80年代至今的超过20万款经典、限量和热门的潮流好货,用户可以在nice上交易这些潮流好货,平台拥有专业的鉴定中心,让用户的交易更有保障,还能实时了解商品价格走势,让用户的交易价格更透明。”

  毒APP则主打潮流单品交易平台。打开毒APP,推荐页面主要是鞋子,也包括一些服饰、手表、数码等品类。

  一位鞋圈的资深人士W先生告诉记者:“其实平台有很多,但大家现在最常用的还是毒APP和nice,这两个平台也都提供鉴别的服务,尤其是毒APP入局比较早,在鞋圈建立了比较好的基础,而鉴别师数量众多是平台前期吸引消费者交易的重要招牌。”

  “鉴定也是炒鞋的基础逻辑,实际上各大品牌无论线上线下都是不帮助消费者鉴别其他渠道购买鞋品真假的,从交易的基础逻辑来讲,如果无法鉴定真假,交易的核心基础就不存在,因此一款鞋要交易,那么鉴别无疑是必须存在的一个环节。”W先生表示。

  而毒APP对外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5月初,平台有15位鉴定师,累计鉴定超过1620万件。其中,人气高的鉴定师日均鉴定数量超4000件。鉴定需要排队等待,而分配到每双鞋的鉴定时间只有短短几秒,显然鉴别也是炒鞋闭环中关键一环。

  与此同时,由于头部平台的出现,消费者炒鞋或者买鞋“加杠杆”的情况也开始出现,最常见的杠杆就是目前几个交易平台都支持花呗分期付款。另外,这些平台还将球鞋价格变化进行了可视化,种种优化之后,于是便出现了球鞋资产证券化的趋势。

  至于交易平台是否和鞋贩子、庄家有联动抬高鞋价的行为,目前尚没有直接证据证明,但无碍市场普遍都认为交易平台是这个市场公认的赢家,买家、卖家通吃。

  在国内有着“鞋王”之称的球鞋界KOL人物夏嘉欢,日前亦公开发表了对“炒鞋”的看法。他表示,说炒鞋稳赚不赔的人都是外行,在2015年之前,10个人里9个人赚钱,2017年之前也是一半。

  就在这两年,炒鞋变成一个很有风险的行业,因为一双鞋你很难买到原价,你以市场价去买,就只能是看它跌还是涨,就跟买股票一样,真的有点赌博性质。现在炒鞋10个人有7个人赔钱,只有大商家可以赚钱,小商家就叫割韭菜。其实是还不够正规化,一个平台又卖又来炒,又做交易,然后还做鉴定,最后肯定要分开化。

  值得注意的是,毒APP在今年4月份宣布完成了新一轮融资,投资方为Digital Sky Technologies,其本轮投后估值已高达十亿美元。就在这轮融资消息发布的同时,毒APP公开其2018 年GMV 超百亿元,而2019年或进一步达到数百亿元。

  缺失的监管

  随着炒鞋规模化、平台化、大众化,一些市场人士开始探讨这个市场监管的必要性。但事实上,炒鞋热度的提升并没有相应的监管出现,更重要的是,谁应该是炒鞋的监管主体,市场自己也不清楚。

  即便在成熟的海外市场,对于球鞋交易本身的监管也是不存在的,球鞋交易,尤其是C2C的交易是最基础的市场化行为。

  国内最大篮球体育论坛的网友近日也在热烈探讨球鞋被爆炒的问题,一些网友也提出了自己对于炒鞋乱象监管的看法。

  一位网友便认为,鞋市乱象应该从售卖方式和售货法规两个方面进行管制。首先需要要求厂家对售卖方式进行改变,当厂商发售鞋时,每个人不用抽签,而是采用付定金的方式。让每个人都能穿上原价鞋。

  该网友表示:“你喜欢你就付定金。想买几双都可以,工厂按订单制作(避免存货堆积)。发售了补尾款。如果你退货。定金厂家不退(避免损失,也限制一部分人贩卖)。尾款退回。如果是限量款可以抽签购买。”

  甚至有网友建议应由监管部门出台相应的规章制度约束市场,如鞋类产品只可按原售价出售。各类app不得加价售卖。如加价售卖将面临巨额罚款之类的。

  “目前来看,炒鞋的过程中除了说有制假贩假的情况外,很难说球鞋的天价交易有任何违法的地方,这个市场很难明确监管主体,也就很难有相应的法规约束,就像这么多年来很多商品被炒的过程,如核桃、黄花梨木等,其泡沫破灭的也是市场自我调整的结果。”一位爱好收藏球鞋的投行人士认为。

  “让市场恢复常态可能只有每个消费者或者参与的这个市场的交易者冷静下来才行,但就目前的情况来看,鞋子的热度还得持续不少的时间。”W先生表示。

  实际上,平台方也并非没有注意到近期炒鞋风气的升温。就在最近,毒APP发布了一则耐人寻味的倡议:球鞋是广大消费者体验潮流文化的重要载体之一。我们呼吁广大用户、潮人和Sneaker理性消费,尊重球鞋文化,远离炒卖行为,与毒APP共创良性的潮流消费市场环境。

  对于“鞋穿不炒”的呼吁,North表示看看就好。他指出,“香烟的包装上也写着吸烟有害健康啊,这种东西听听就好,平台是按照比例收交易手续费的,大家都懂的。”

  确然,真实的情况几乎已经变成了“鞋炒不穿”了。当风口吹到极致之时,也许保持一份清醒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在这种接近大众狂欢的现象级事件中,越来越多圈外人士对鞋圈的关注,也许是少有的积极影响之一。

  “本来鞋子穿出去,大家可能只能自嗨,现在穿出去大家都知道,哦哦这是什么鞋,挺开心的。因为我们虽然喜欢收藏鞋,但也不是完全不穿,对于很喜欢的鞋我会买2双,1双收藏1双自穿。线下抽签的时候,大家都是穿着好看的鞋子去的,谁也不想当弟弟。”North称。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