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子欣案件深入追踪 爷爷奶奶回忆章子欣被租客带走细节

章子欣案件深入追踪 爷爷奶奶回忆章子欣被租客带走细节
  昨天(11日)18时许,记者驱车来到位于千岛湖大道某路段山脚下,一条上山的小径旁,矗立着一块写有“青溪村”三个字的石头。

  在当地村民指引下,汽车驶上凹凸不平满是黄土的山路,约十分钟后到达山顶,一栋三层小楼出现在眼前,这就是失踪女孩章子欣的家。

  记者在章子欣家中见到她的爷爷奶奶,两位老人瘫坐在椅子上,已是满脸疲惫,“我们讲了太多遍,记忆不好,每次讲的都不一样。”说完,老人陷入沉默。

章子欣被租客带走

章子欣爷爷奶奶收看孙女失联救援的新闻

  子欣懂事听话刚获“青溪之星”

  这两天,亲戚们都赶来安抚两位老人的情绪。记者到达时,子欣的姑姑、小姨爷爷和小姨奶奶都在家中,大家一脸愁苦。

  子欣的小姨爷爷说,他是9日在微信上看到的消息。“有个亲戚和我说子欣出事了,当晚6时许,我骑着电瓶车,从家骑了二十多公里赶到这边。”

  小姨爷爷说,子欣是个懂事听话聪明的孩子。“平时家里只有两位老人,她不需要大人太操心的,每天爷爷奶奶接她放学回来,他们去摘桃子,她就一个人乖乖写作业。成绩很好,最近考试94分,我孙女只有80多分。”

  子欣平时与爷爷奶奶住在一楼西侧的房间内,房门上贴着6张章子欣的奖状,最新的一张日期为2019年7月3日,正是女孩被带走的前一天,奖状上写着“章子欣同学在2018学年度第二学期被评为‘青溪之星’”,落款是“淳安县千岛湖镇青溪小学”。

章子欣被租客带走

章子欣在学校获得的奖状

  记者看到,二楼租客曾租住的房间已被警方封锁。租客房间对面的小房间,平时无人居住,只有章子欣的爸爸章军回家时,才会和女儿一起住在里面。

  房间不大,一只半人高的玩具熊孤零零放在角落里。墙上贴着两张女孩的生活照,其中一张是和奶奶的合影。

  床前柜子上,摆着一张火车票,7月6日23时53分从天津出发,05车无座。那一晚,章军在这趟列车上站了一夜到达杭州。


 

  子欣用奶奶手机拍下租客身份证

  采访中,爷爷始终认为,子欣没有和租客一起出现在自杀现场,“可能是被拐走了”。至于两名租客为什么会自杀,他也想不通。

  爷爷说,从4日至7日,他一直在给租客打电话,但7日以后就没打通,对方已关机。他说,自己认为孙女仍然活着,他甚至猜测,孙女或许已不在象山,“说不定换了地方”。

  子欣的小姨奶奶说,当时老人不放心把孩子交给两位租客,但很多天接触下来,老人的戒备渐渐放下,“他们聊到(老人的)心里去了,还对老人说‘我们就交个朋友吧’。”

  爷爷也表示,当时觉得两位租客为人是好的,看不出来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当记者询问两人和家中是否有经济往来时,爷爷明确否认,“两个人没有拿过家里钱,也没欠我们的钱。”

  子欣的姑姑说,当时她对租客要将小孩带走明确表示反对,也和子欣的爷爷奶奶沟通过。随后,爷爷奶奶将她的疑虑告诉租客,“他们见招拆招,一点点打消了爷爷奶奶的所有疑虑。”

  子欣的奶奶回忆说,当时因为不放心,还让他们把身份证拿出来,“我的孙女就用我的手机拍下两个人的身份证。”

  据媒体报道,两名租客在入住章子欣家前,在山脚下的七天连锁酒店住了半个月左右。记者随后来到酒店采访,这点得到两位前台员工证实。“他们住了两星期左右,住的算是我们这边最好的房间了。”

  据员工说,一男一女的普通话都不标准,“那个男的有广东口音,我们听不懂,那个女的说的能听懂一些。”当记者询问,两人在半个月的时间内有无异常表现时,两位员工说,“两个人看着都很普通很正常的,没什么特别的地方。”

  “我们只能等那边(象山)发来消息。”20时许,山里的天黑了。亲戚们聚在电视机前,调到地方电视台,电视机里正播放子欣失踪的新闻。子欣的爷爷奶奶一个站一个坐,静静地看着。电视机里他们儿子正对着镜头诉说,老人呆呆看着,偷偷抹着眼泪。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