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后学生打老师者妻子发声 具体对话内容曝光

20年后学生打老师者妻子发声 具体对话内容曝光
  至诚网(news.zhicheng.com)6月14日讯

  6月12日,备受关注的“20年后学生打老师”案件开庭,再次引发关注。

打老师者妻子发声

  在河南栾川县法院,检方指控常尧于去年7月殴打了张清林老师,原因是他想起上学时所受殴打和侮辱,心生恼怒。

  “常尧将录制视频传播他人观看,导致视频在网上被广泛传播,在社会上造成恶劣影响。”

  公诉机关认为,常尧行为构成寻衅滋事罪,建议量刑1年6个月至3年之间。

  庭审结束后法庭宣布休庭,择期宣判。

  13日中午,作为常尧的妻子,洪岚(化名)接受了记者记者的采访。

  01

  他是非常阳光、有爱的人

  记者:昨天你参加庭审,见到了常尧有什么不同?

  洪岚:是的,这是我176天来第一次见到我老公,明显瘦了很多,变得憔悴了,当时非常心疼和难受,在这以前,他是那种非常阳光、有爱的人。

  记者:具体有什么表现?

  洪岚:六七年前,和他刚认识的时候,我父母还有点不太认同,因为我家是安徽的,他是河南的,距离比较远,但是他一点点打消了我家人的顾虑。婚后一如既往顾家,贴心。

  记者:你们有个两岁的孩子。

  洪岚:女儿经常喊爸爸,拿起玩具会说着是爸爸买的,打球的时候也会说,爸爸打篮球好棒。因为我老公爱好广泛,包括钓鱼,跑步,看篮球比赛。

  记者:他对其他人呢?

  洪岚:他乐于助人,在河南老家,他看到有困难的,他会主动捐助,从100元到1000元不等。

  有个村民因车祸撞人又无力赔偿,老婆又快要生,他得知情况后,一次性借了10万现金。栾川贴吧有爱心人士发起帮助贫困户的捐助活动,他联系到负责人捐款2000元。

  记者:我看有一封150多位村民写的联名信。

  洪岚:都是为我老公求情的,上面有提到他做过的一些善事,信中统计了他常年捐助贫困户、帮助村民创业、丰富文化娱乐活动等的捐助明细。

  记者:这信是你请他们写的?

  洪岚:我老公被抓后,村民自发写的,上面有按手印。

  记者:对其他老师呢?

  洪岚:没听说他和其他老师有矛盾过,他得知曾经的高中班主任乔老师生病要做手术,还毫不犹豫捐了1万元。

  02

  时有回忆被插木板的羞辱

  记者:在庭审中他什么表现?

  洪岚:他深刻意识到自己的错误,非常后悔,当谈起当年的情景时,数次哭泣以至于说话困难。

  记者:你是怎么看待这件事?

  洪岚:我也认为他有错,应该受到惩罚,比如治安拘留,这是最开始公安定性的,是治安案件。

  记者:可是结果并没往你想象的方向发展。

  洪岚:嗯。想不到最终被批捕,以及上了法庭。

  记者:你觉得上升到判刑过重了。

  洪岚:对。错不至上刑,这一点我爱人和律师都有在法庭表达这个观点。

  记者:为什么?

  洪岚:当年常尧作为一个13岁的孩子,被班主任张清林多次殴打,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有时让他蹲下歇斯底里的踹他头十几下,有时让他举起双手趴黑板上后背再插一块木板就像囚犯一样,有时因为他受不了欺凌就向校长反应而接下来却是恶意报复。

  这是常尧打人的关键动机,结果却被忽视了,甚至在他哽咽着陈述这段理由时,还被法官数次打断,因为有个神秘人中途在台下向法官挥手。

  记者:证据呢?

  洪岚:有他的同学作证,有20年无法释怀的心理阴影面积。在我们相识、相恋、相爱和婚后的日子里,在教师节或见到有新闻说小孩被打的时候,他时有描述过自己被打的细节,他抱着头蹲下,说就是那样被打的,后背插着一个木板。

  记者:检方怎么说?

  洪岚:他们认为你身上没伤,无法证实受到了伤害。可是,这种伤害我又怎样鉴定才能作为证据呢。

  03

  校方的控告信致舆论发酵

  记者:常尧打了张老师多久?

  洪岚:视频总长是9分20秒,打了4个耳光,脸一拳,推了两下胸前,踢到电动车,后面全部是在跟老师理论当年是怎么打常尧的,绝非栾川实验中学所称殴打谩骂二十多分钟。

  现场证人也说双方均没有伤情,没有人听见常尧说过“见一次打一次”。

  记者:谁传播的?

  洪岚:常尧事后将录像传给两个同学,明确告诉不要传,看后删,也就说,他没有向公共社交媒体传播。

  记者:影响怎么扩大的?

  洪岚:栾川实验中学的一封《控告信》才是导致舆论发酵的根本要素,引起與情沸腾。在这封控告信里,他们歪曲事实,故意夸大,污蔑,将我老公描述为地痞流氓,社会渣滓,黑社会势力,这与事实不符。

  记者:这是封片面的控告信?

  洪岚:是的,他们隐瞒张清林当年多次殴打、侮辱常尧的事实。

  记者:这是一场彻底的私人恩怨?

  洪岚:常尧自己说过,这是对20年前遭遇殴打、侮辱的临时回应,是个人恩怨,不是有预谋的蹲守,与老师群体无关。我也在网上表达过,对全国其他无辜被波及的老师道歉,这不是他们该遭受的。

  记者:有什么依据?

  洪岚:常尧说过,针对的只是张清林一人,但是,《控告信》却故意上升到师道尊严的份上。

  记者:后来的起诉书,或许就是根据这个说影响恶劣,严重破坏社会秩序?

  洪岚:事情发生后,张老师没有对家人说,开学后正常上课,视频出现后天天锻炼,没有影响上课教学。

  同时,根据公安调查的微博舆情分析,82.18%是中性信息。怎么就草率指控“严重破坏社会秩序”呢?

  (记者13日致电张清林,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04

  我们曾数次登门道歉被拒

  记者:有人说你不该请律师。

  洪岚:维护我家人的正当权益,这不都是依法治国提倡的吗?

  记者:有人他应该认栽,老实认错、道歉、服刑。

  洪岚:我们一直在认错,但是要一个公平公正的结果,只是希望惩罚在合理区间,就像当初老师惩罚学生,本身应该在合理限度以内。

  记者:张老师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过,如果常尧当庭向他道歉,他会原谅,并在法官面前替他说话。

  洪岚:但是昨天他并没有出庭。

  记者:你和家人事实上都想当面向他道歉?

  洪岚:确实是。因为自我老公被关进去后,我和家人先后去过张老师家数次,登门致歉。

  记者:结果怎样?

  洪岚:最少的等一个小时,多的等三个小时,没有人愿意开门接受道歉。

  记者:还有过其他努力吗?

  洪岚:在法庭结束时候,我们有委托律师,希望能和对方接触上,愿意提供两万元精神补偿。包括常尧的道歉信,我都有在网上公开。

  记者:网上有人推测,你们是以为有钱就可以摆平。

  洪岚:我们是普通人家,并非有钱人,目前在杭州创业做服装电商、生活都是租房,不存在花钱摆平事的心理,而是诚心诚意的道歉。

  05

  如果他被判刑,我会上诉

  记者:你有在网上发文,讲述老公的好。

  洪岚:我讲述了那些事实,不是为了其他,而是希望别人能全面、客观认识一个人。

  记者:有人指这是你在打感情牌。

  洪岚:这不是赌博,所以不能称为牌。

  我只是在讲述事实,希望大家了解事实的真相,希望人们在看到喧嚣后能冷静下来,思考如何评判一个人。

  记者:你觉得应该怎么思考?

  洪岚:思考不能是单面的,此前舆论关注了很多学生是不是该打老师,现在,是不是也可以思考一下师德建设,教育部门,学校,老师,都要反思,怎样界定惩戒和殴打,怎样更好地教育好学生又能减少老师殴打学生。

  记者:你以前也遭遇过老师体罚吗?

  洪岚:小学时,有同学偶有被体罚,手段一般是打下手板,或站着听课,基本都在可以接受的合理范畴,这个老师目的是让你好好听课学习,没有伤害你的自尊,甚至过了很多年,我们还会感激老师的认真和不放弃。

  记者:但是常尧这种遭遇不一样?

  洪岚:遭遇超出正常体罚范围的殴打和侮辱——难道就因为他是孩子,无力反抗,所以就理应被打吗?难道没人想过一个13岁的幼小心灵怎么能承受得住如此巨大的伤害?会不会由此造成一辈子的心里阴影呢?

  记者:莎士比亚说过,“残暴的欢愉,终将以残暴终结”。

  洪岚:但是,放在学生和老师的关系上,以暴抑暴一万个不可取。

  记者:如果常尧被判刑,你会怎样?

  洪岚:我们会继续上诉,因为这不是他该得到的结果。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