汶川地震11年了 北川中学唯一全部幸存班级现在如何?

汶川地震11年了 北川中学唯一全部幸存班级现在如何?
  至诚新闻网(news.zhicheng.com)5月12日讯

  十一年过去,定格犹在眼前,这群昔日十五六岁涉世未深的懵懂少年都已经改变和长大,生活的重心也从学习变成了工作、结婚、生子。这段特殊的经历,伴随着成长,成为人生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北川中学唯一全部幸存班级

  这十一年,是人生中最具可塑性的十一年,初三(四)班是以什么样的方式走过?在他们的成长过程中,那场大地震的经历又会被如何安放?

  陆春桥是初三(四)班的文艺委员,大学时学了摄影专业,现在在上海一家文化公司工作。从2015年开始,她花了三年的时间,找到当年一起经历生死的同学们,记录下他们震后的成长故事。

  这部纪录片,不仅让陆春桥作为年轻的纪录片导演吸引了外界的注意,也让她对同学们有了更深的了解和认识。

  震后,初三四班的绝大多数同学都选择留在北川中学,继续高中学业,但是,他们的高中三年却与同龄人非常不一样。

  母志雪是纪录片的主角之一,地震中,她失去了父亲,北川中学毕业后,考上一所专科学校学习土木工程。

  2016年,陆春桥联系上母志雪时,她正在成都的一个工程队工作,负责做施工资料。那时,母志雪已经有了心仪的男朋友,正在筹备婚礼。

  母志雪对于父母爱情的理解,也让镜头后面的陆春桥映照出自己与父母的关系。

  陆春桥后来才知道,地震后母亲花了两天时间爬了七座山,从老家去县城找女儿。

  去年12月,《初三四班》的首映礼在北川举办,陆春桥特地邀请了父母上台与大家见面。

  陆春桥的父母在乡里做药材生意,最骄傲的是将一儿一女都培养成大学生。不过,儿子在绵阳,女儿在上海,这药材生意谁来接班成了他们时常琢磨的心思。

  初三(四)班的刘阳,他的父亲在地震中遇难,十一年前父亲留下的最后印象,如今忆起来清晰又模糊。

  刘阳的父亲在菜市场做猪肉生意,但是,地震震碎了家中的顶梁柱,断了经济来源,一切都变了样。

  虽然父亲生前希望刘阳能够通过读书获得更大的人生平台,但刘阳还是坚决退学了,拜师学习开挖掘机。

  刘阳开着挖掘机去过全国各地很多地方,远到陕西、新疆等地,不过,唯一一次去南京却是因为误入传销。

  《初三四班》在北川首映时,刘阳特地从绵阳工地赶回北川,参加首映礼的每个观众都写下了一张明信片。

  何林烛的点子多和能吃苦早在初三(四)班时就很出名。初中时他把自己的生活费在校外换成零食,再拿到学校里面卖给同学,赚上几毛钱。高三时他放弃高考,先在北川做饭店服务员,后来又和几个好朋友一起到成都闯荡。

  为了养家,何林烛白天送外卖,晚上在ktv做服务员,但是,他在成都仅仅待了半年多,就回到了北川。

  何林烛将同时打两份工的习惯也带回了老家,他晚上在ktv做服务员,白天在广场租过轮滑鞋,卖过炒板栗,送过外卖。

  何林烛现在一家婚纱影楼工作,采访就在影楼的二楼,当我们谈兴正浓时,突然感觉到房子像是被什么东西猛烈撞击了一下,采访停了下来。据中国地震台网信息,4月20号15点48分,北川发生2.4级地震。

  大地震时,何林烛的弟弟只有七岁,在北川老县城上小学,他没能跑出来。

  何林烛可能不愿意与外人再继续这个让人伤感的话题,他主动地将话头转到了他结婚上。2017年,何林烛结婚生子,他离开ktv,自己开了个小门面,卖喜糖、做外卖,但都没能长久。

  现在,何林烛关了铺面,白天在影楼帮工,傍晚下班后给北川中学的学生代送快递。

  肖静是初三(四)班最漂亮的女生,现在是北川县青少年活动中心的舞蹈教师,她给孩子们编排的舞蹈曾经获得四川省少儿舞蹈比赛的金奖。

  还有二十天就到预产期了,肖静给孩子们上产前的最后一堂舞蹈课。

  那一年,北川境内所有初中应届毕业生,不需考试,可以直接就读北川中学。初三(四)班的绝大多数,都升入了北川中学高中部。

  地震后,许多支教老师奔着受灾最严重的北川而来,给孩子们带来了新视界,也带来了改变人生轨迹的新可能。

  肖静顺利进入了高中学习,还以艺考生的身份考入了省内一所大学的音乐舞蹈专业。

  大学毕业后,肖静成为一名舞蹈老师,她遇到了同是北川中学毕业的钟宇,他们在北川组建了幸福的小家庭。

  地震发生时,钟宇刚刚满16岁10天,父母不幸遇难。震后,钟宇被从北川接到沈阳,进入沈阳音乐学院附属艺术学校“爱心班”学习,从高中连读大学。

  《初三四班》影片中那个活泼开朗的母志雪同学没有接受采访,她回复说:“我们的生活感悟你们都应该感受得到,初三四班其他人说的话,大多数也是我想说的。”

  “以前在这个纪录片之前,我们走过来的生活都是平平淡淡的,尽管地震带来的影响那么大,伤口也在慢慢消失。在这个纪录片制作过程中,包括之后,被回忆的次数太多了,反而心里经常会很沉重。

  其实每次说的也都是一样,他们是怎么积极生活,我也一样是怎么积极生活,我现在对我生活的平淡感到无比多的幸福感。”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