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主投诉奔驰发动机炸了 事发时正载着怀孕妻子准备出门

车主投诉奔驰发动机炸了 事发时正载着怀孕妻子准备出门
  至诚新闻网(news.zhicheng.com)4月17日讯

  车主投诉奔驰发动机炸了

  事件经过

  1

  2月21日,佟先生在4S店为汽车做了保养,“当时里程是6万公里。”保养记录显示,这次更换了机油、滤清器、火花塞、波箱油格等,“总共花了一万二。”

  2

  3月4日,由于保养后佟先生和妻子都感觉发动机出现了异响,当天他去了一趟4S店,“技术人员带我听了同款车的发动机声,说响声都是这样;又说应该是机油加多了,还给我放了点机油。”

  3

  3月24日,“车当时行驶在停车场,时速大概二三十公里。”佟先生介绍,开了大约100米,就听到“嘭”的炸响,接着车就不动了。他赶紧下车查看,“发现车底下都是油。”

  买了三年多、行驶里程6万多公里的奔驰C200L汽车,却被成都的驾驶人佟先生投诉“发动机炸了”,而事发时,他正载着怀孕的妻子准备出门。更令他不解的是,事发前一个月,他还在购车的4S店做过保养,材料显示保养前后发动机状态均正常。

  4S店称事件为“发动机受损”,此外双方对事件里的多个细节也存在争议。之后的20多天里,佟先生与4S店的协商一直没有进展。直到16日,一度达成封存车辆、寻找第三方机构检测的方案,然而由于双方爆发了争执,几乎是在封车最后一刻,佟先生离开了4S店。

  事发

  在停车场行驶时 “奔驰车发动机炸了”

  3月24日中午,佟先生和已怀孕的妻子开车出门。“车当时行驶在停车场,时速大概二三十公里。”佟先生介绍,开了大约100米,就听到“嘭”的炸响,接着车就不动了。他赶紧下车查看,“发现车底下都是油。”很快,他联系了4S店——成都武侯华星锦业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和保险公司。

  佟先生称出现的问题为发动机炸了。他回忆,在4S店时,技术人员提到,想要知道原因需要拆解发动机,“但需要支付1.3万元的费用。”因为觉得贵,他决定先拆解油底壳,“不过也需要支付3900元费用。”

  他告诉记者,油底壳拆下后,发现了多处配件损坏,油底壳上更是有一处大的缺口。检查后4S店出单显示,连杆、机油泵断裂,油底壳、缸体、机油泵线插、挡油板、机油吸油管等损坏。4S店根据损坏的情况提出了一份维修项目单,“要十几万元,说需要我自己承担。”佟先生的车在2015年11月购买,出事时里程数为60877公里。他猜想:有没有可能是车的质量问题?

  存疑

  事发一个月前 曾在4S店做过保养

  佟先生告诉记者,事发前一个月,他刚在4S店做过保养。他说,提车后的前三次保养并不是在4S店做的,但之后的三次都是。最近的一次是今年2月21日,“当时里程是6万公里。”保养记录显示,这次更换了机油、滤清器、火花塞、波箱油格等,“总共花了一万二。”

  佟先生说,那次保养后他和妻子都感觉发动机出现了异响。3月4日,他又去了一趟4S店,“带我听了同款车的发动机声,说都是这样;又说应该是机油加多了,还给我放了点机油。他说,让我先开了看。”

  才保养的车,就出现这样的事,佟先生不能理解。和4S店经过几次商量,4月15日,佟先生接到4S店的电话,“说厂家的方案是,对发动机进行拆解,寻找具体原因。”不过,佟先生并不放心。“我问拆解发动机是不是一定能找到原因,他们说不能保证。”

  争议

  双方面谈核查 多个细节都存在异议

  16日下午,记者和佟先生来到成都武侯华星锦业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我们对事件的描述是,发动机受损。”店内售后服务经理骆先生说道。骆经理表示,他曾向佟先生提到过,若是最后判定事件系车质量问题引发,拆解费用不需佟先生出。不过,这个说法并不被佟先生认可——“我是现在才听到的。”对于3月4日佟先生到店检查的经历,骆经理称系统里没有相关资料,“需要核查”。

  下午5:40左右,此前接待佟先生的4S店工作人员恰好到会议室内给骆经理递送材料。佟先生当场追问对方,这位工作人员确认3月4日佟先生曾经到店检查车辆,“检查结果是没有问题。”他称,当天没有出工单。至于“说机油加多了”和放了一些机油的情节,他都称没有。这个说法得到佟先生的否认,佟先生指出,这名接待他的工作人员当时没有在场,“是车间师傅给我处理的。”

  协商现场

  保养前后均曾确认发动机正常

  “封存车辆、待第三方检测”方案夭折

  由于15日佟先生向工商部门反映了情况。16日下午,武侯区华兴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所相关负责人也到达了4S店了解情况并组织双方协商。4S店相关人员向工商部门提交了几份材料,其中一份是2月21日佟先生将车开到店里尚未保养时的检查确认单,其中有发动机舱(目视检查)项目,均打了勾,确认“正常”。

  另一份材料是保养后的终检单,其中也包括发动机、变速箱等,所涉项目都打了勾,骆经理表示当时确认发动机正常。

  协商中,骆经理说,佟先生的车已经过了三年质保期。骆经理也指出,佟先生的车最初3万公里在其系统里是没有保养记录的,他提出要求佟先生出示有过保养的证明,“发动机的状态和保养是有很大关系的。”

  下午六点,经华兴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所协调,将由华兴市场监管所寻找相关的第三方检测机构,经佟先生、4S店以及奔驰厂家认可后,对车辆的发动机受损情况进行检测。随后,华兴市场监管所的工作人员与佟先生、4S店相关人员一起,准备去维修车间对该车辆进行封存。

  不过,半路上因为双方发生言语上的争执,佟先生和同来的亲属拒绝了封存车辆,愤而离开。目前,佟先生表示需要冷静后再处理相关事宜。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