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大狗女子被砸瘫 狗主一年未被确认到底谁该担责?

天降大狗女子被砸瘫 狗主一年未被确认到底谁该担责?
  至诚新闻网(news.zhicheng.com)4月16日讯

  被“天降大狗”砸瘫一年后

  女子路过被狗砸成高位截瘫 因找不到肇事狗只及主人 如今还在和整栋楼的人打官司

  2018年4月15日14时许,白云区鸦岗村北禺十四巷一栋厂房下,一只大狗从天而降。路过的张萍被砸中,她瞬间倒地不省人事,大狗随后起身离开现场,不知所终。

天降大狗被砸瘫

  被砸成高位截瘫的张萍,在找不到狗主的情况下,将整栋楼的房东和租户告上法庭,要求其承担赔偿责任。“一人被砸,全楼补偿”争议不断,如今涉事狗只也再没出现过,而狗主一直无法被确认,案件更显复杂。

  一年后,白云区人民法院已第三次公开开庭审理此案,其间法院多次召开庭前会议,法官也在现场进行了勘察。该案没有尘埃落定前, “谁该担责”的争辩还在不断持续……

  伤者被鉴定为一级伤残 关键事实缺失案情更显复杂

  张萍(化名)和丈夫张路生(化名)同是湖北省天门市黄潭镇新华村人,他们来广州工作的目的就是赚钱给儿子结婚用。事故发生时,夫妻二人刚到广州一个月。平日张路生打着给建筑物贴瓷片之类的散工,张萍则在家123持家务。

  但是,高空坠狗事件让一切成了泡影。张萍被大狗砸中右肩后倒地,随后被诊断为颈椎粉碎性骨折,造成高位截瘫。儿子张立清(化名)得知母亲的状况后,辞了工作来到广州,一边帮父亲照顾母亲,一边为官司的事忙里忙外。

  张萍虽然出院了,但由于身体状况一直不好,只能终日躺着,脖子以下的身体无法动弹。

  张萍出院后在广州逗留了一段时间,盼着官司快结束,想着回家乡做康复,这样费用可以便宜些,也能缓解此前借债就医带来的经济压力。可是这场官司旷日持久,至今仍未尘埃落定,她只能先回家。

  去年12月末,张立清带着母亲坐火车回到了湖北的家乡。离开广州前,张萍去了中山大学法医鉴定中心做了司法鉴定。今年春节前一周,鉴定结果出来了:一级伤残、护理依赖程度属完全护理依赖。

  在法庭上,这份司法鉴定是申请赔偿的重要凭据。张萍明确了索赔诉求:医疗费、护理费、精神损害抚慰金等等,总共300多万元,其中后期护理费就占了200多万元。

  在狗主无法确认的情况下,张萍一方将厂房所有者和所有承租方告上法庭,其申诉理由是:根据《侵权责任法》第87条规定,从建筑物中抛掷物品或者从建筑物上坠落的物品造成他人损害,难以确定具体侵权人的,除能够证明自己不是侵权人以外,由可能加害的建筑物使用人给予补偿。

  今年4月11日,白云区人民法院第三次公开开庭审理此案。历经多次庭前会议、庭审和法庭的现场勘察,案件中一些事实被调查得更细致。

  根据法庭的现场勘察,事发厂房无封闭性管理,也无门禁,其中有多个楼梯直通天台。天台坠狗方向下方为一家电子厂,这家电子厂为了隔热,在坠狗的天台种了花卉瓜果,天台上的防护墙高88厘米。

  根据石门派出所给法庭的回复函,显示很多关键事实仍然缺失。

  石门派出所展开现场走访和调查,调取相关监控录像,但未发现涉事狗只进入厂房的录像监控过程,附近居民也不清楚该狗有关情况,因而未能查明该狗是否有饲养人、权属所有人。事发后,该狗只一直去向不明,暂不能判断事件是否具有人为因素。目前没有发现涉嫌需要承担刑事责任的情况,暂时没有发现犯罪事实和犯罪嫌疑人。

  涉案狗到底是谁的?从何而来?

  张萍一方认为,警方未发现涉事狗进入厂房的录像监控,说明狗一直在建筑物内。根据现场勘察,天台上曾发现了一只铁笼,可照常理推断这是狗笼。

  厂房业主认为,并非所有直通楼顶的通道都有监控,不排除流浪狗自行上楼的可能。“狗没有项圈,所以不是新养的。即便厂房所有人都否认,村民也会提供线索。”

  至于天台上的笼子,业主方表示,天台上没有狗只生活过的痕迹,也没有狗粪便,因而并不能推断这个铁笼为狗笼。

  所有被告都表示自己未养狗,且对其他人有无养狗不知情。电子厂表示,所有被告不存在串通的可能。“如果有证据证明养过狗,一定会指认出来,这样就能免除自己的责任。”

  张萍一方认为,据监控视频推断,肇事狗只是小型犬,具有被驱赶和抛掷的可能性。

  厂房业主则认为,“该狗只目测脚到肩有40厘米,身长70到80厘米,绝不是小型犬。”他们表示,狗是直线下降的,不存在抛掷一说。“若有人抛掷,即便没故意伤人,也应该以过失致人重伤罪追究刑事责任,原告就没有提起民事诉讼的基础了。”

  电子厂表示,公安机关已排除了人为因素。他们虽然在楼顶有种菜,但没有妨碍他人,也不能说种了蔬菜就引来了狗,这与张萍受伤没有因果关系。

  其他承租方也对狗从天台坠落很疑惑,“狗一般不会跳过一米高的围墙”。

  狗是否属于侵权责任法中的“物品”?

  《侵权责任法》第87条中规定的“物品”是否包括活物,这是涉及本案是否适用于侵权责任法的关建问题。

  张萍认为,狗属于物品范围,这是基本的常理。侵权责任法中的“物品”并没有将活物排除。

  厂房业主认为,87条的内涵在于确定侵权人范围,目前没有证据证明狗属于厂房,所以该案并不适用于87条。

  电子厂一方则认为,物品是没有生命特征的,没有自由意志,可以由人支配。狗是不能随意支配的。并且在侵权责任法中,“饲养动物损害责任”被单独列出一章来,充分说明法律规定的物品不包括活物。他们认为,张萍若要追究责任,应该找到狗主,而非将矛头指向租户。

  “如果侵权责任法87条适用本案,被告有何抗辩理由?”法庭也给双方设置了的这样的焦点问题。

  业主方认为,厂房已经出租给承租方,业主不是厂房的使用人,不是“可能加害的建筑物使用人”。

  而电子厂和其他承租方则表示,去年的4月15日是个周日,他们那天都没有开工,但拿出不在场的证据。

  在找不出明显过错方时,该案如何做出公正的判决?无论原告还是被告都在期待。

  张萍一方说,高空坠物的侵权案件实行举证责任倒置,如果业主方认为是外来流浪狗进入,需要提供证据。一个健康的人突然遭到人身伤害变成瘫痪,如果苦果只能自己承担,才是可怕的事。

  长年在广州为官司奔走的张立清一直很疲惫,也很无奈。“我们也去找过狗和狗主,警方都没有消息,我们还能怎么办?”

  母亲是为了自己才来到广州。如今卧病在床的母亲需要父亲全程照顾,家里还有一位奶奶需要赡养,所以他必须撑住。有时候他也不愿去想官司的事,想回到武汉继续工作赚钱。“我想给她做干细胞移植,哪怕身体机能能恢复一点也好,她才47岁呢。”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