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ECD教育主席夸中国学生表现超好 PISA检测结果中国排第一

OECD教育主席夸中国学生表现超好 PISA检测结果中国排第一

  12月3日,世界经合组织发表2018年国际学生评估(PISA)结果,中国在数学、科学、阅读测试中排名第一。OECD教育和技能主席安德烈亚·施莱歇尔称,全球超千万学生难完成基本阅读任务,但中国学生的表现超好。

OECD教育主席

  测试结果显示:

  一、我国四省市学生阅读、数学、科学三项关键能力素养均居参测国家(地区)第一。学生在阅读、数学、科学三项关键能力素养上的平均成绩分别为555分、591分、590分,在参测国家(地区)中均排名第一。我国四省市学生基本素养达标率为参测国家(地区)第一,高水平学生数量总数居于前列。其中:基本素养达标率方面,我国四省市学生在阅读、数学和科学上的能力表现达到基础水平及以上的比例分别为94.8%、97.6%和97.9%,在参测国家(地区)中均排名第一。单项素养高水平学生总数方面,参测国家(地区)数学素养达到高水平的学生,21.7%来自我国四省市,排名第一;参测国家(地区)阅读素养达到高水平的学生,13.4%来自我国四省市,排名第二;参测国家(地区)科学素养达到高水平的学生,22.3%来自我国四省市,排名第二;综合素养高水平学生总数方面,PISA将3个领域素养表现均达到高水平的学生定义为全面发展的学生。我国四省市全面发展学生占参测国家(地区)全面发展学生的比例为25.2%,排名第一。

  二、我国四省市教育公平成效显著,但仍有较大提升空间。城乡在硬件公平上有所改善,但存在乡镇师资力量薄弱、城乡教师教学技能差异大等问题。硬件配置较充分,我国四省市学校硬件短缺指数为-0.27,硬件短缺程度低于63个参测国家(地区)。其中,城市学校为-0.35,乡镇学校为-0.20。乡镇师资短缺问题较为严重,我国四省市师资短缺指数为0.75,高于OECD平均水平,在参测国家(地区)中排第3位。其中,城市学校为0.44,乡镇学校为0.98(指数为1是非常短缺)。城乡教师教学技能差异大。我国四省市城乡教师在“运用基于学生经验的教学策略”与“教学热忱”方面差异较大,部分乡镇学校教师在课程改革背景下存在“不善教”和“不乐教”的情况。校际不均衡发展问题依然存在。我国四省市阅读领域学生素养的校际差异比为42.0%,按照差异比从大到小排列,在参测国家(地区)中排第16位,属教育质量高但校际差异大的区域。

  三、教师教学方法较先进。因材施教方面(适应性教学),我国四省市教师擅长使用适应性教学策略,适应性教学指数为0.38,在参测国家(地区)中排第4位。基于学生经验的教学策略方面(认知激活教学),我国四省市教师的认知激活教学指数为0.56,在参测国家(地区)中排第3位,能够有效利用学生经验较好地调动学生的参与。教师支持学生方面,我国四省市95%以上的学生感受到老师给予支持,教师支持指数为0.36,在阅读素养高分国家(地区)中处于较高的水平。教学材料方面,我国四省市教师为学生提供了多样且充足的教学材料,学生在课堂阅读中接触到各类材料的机会远高于国际平均水平,其中小说类作品比其他类型材料多。

  四、学生爱好阅读。阅读兴趣方面,我国四省市学生是参测国家(地区)中最喜爱阅读的学生,阅读兴趣指数达0.97,排第1位。阅读范围方面,我国四省市学生阅读范围广,学生普遍涉猎不同类型的阅读材料:24.8%的学生每月多次阅读两种类型的读物,19.2%的学生每月多次阅读三种类型的读物。

  五、学生学习时间较长。我国四省市学生平均校内课堂学习时间为31.8小时/周,按照学习时间长短排序,在参测国家(地区)中排第4位。单项学习时间方面,我国四省市学生在阅读、数学和科学上的平均学习时间分别为4.6小时/周、5.0小时/周、5.5小时/周,在参测国家(地区)中分别排第7位、第8位和第3位。三项总学习时间方面,我国四省市学生阅读、数学、科学三项上的学习时间较长,三项课时占总课时数的47.6%,在参测国家(地区)中排第17位。

  六、学生总体学习效率不高,学生幸福感偏低。我国四省市学生的阅读、数学和科学的学习效率分别为119.8分/小时、118.0分/小时、107.7分/小时,在参测国家(地区)中排名靠后,分列第44位、第46位、第54位。我国四省市学生的学校归属感指数为-0.19,满意度平均分为6.64分,在参测国家(地区)中分别排第51位和第61位。

  七、家长高度重视学生教育,学生家庭教育资源有保障,情感支持待提高。家庭教育资源方面,我国四省市家庭教育资源指数为0.15,在参测国家(地区)中排第18位,超过了一些与我国四省市家庭经济水平相当、或更高的国家(地区)。但我国四省市学生平均家庭经济社会文化地位指数(ESCS)仅为-0.67,家庭经济水平整体偏低,表明家长对教育的重视程度非常高。家长情感支持方面,我国四省市家长情感支持指数为-0.02,在参测国家(地区)中处于中等水平。

  专家指出:PISA测试远不止排名

  该测试结果受到专家学者的广泛关注。中国教育学会会长、北京师范大学教授钟秉林指出,由于教育系统内部的复杂性和外部环境的约束性,使得教育发展与学生发展受多方面因素的影响,仅通过成绩和排名很难反映教育系统的“全貌”,更难以揭示和解释成绩背后复杂且相互关联的影响因素。因此,PISA测试远不止排名,我们需要关注PISA测试更深层次的内容。

  首先,PISA具有鲜明的政策导向。PISA是一项以实证为本的政策研究,它以改进教育政策为评价目的。其测评框架强调在教育的背景、投入、过程、产出和结果全过程视域下对学生发展有效性及其环境状况进行全方位评价,并从学生、班级、学校等不同教育系统层面识别影响学生发展的重要因素。其评价目的在于通过测验与问卷调查探明教育系统、学校、家庭与学生因素对学生素养的影响,产出大量证据,为教育决策提供依据。

  其次,PISA重视对影响因素的测查。除了对学生基本素养进行测评外,PISA还对影响学生素养的关键因素进行问卷测查。具体而言,在学生层面,关注学生的家庭背景、阅读活动与学习实践、学习策略、自我效能感、学生幸福感等议题。在教师层面,关注教师的教育背景与教学经历、教师专业发展、教学组织安排与教学策略、课堂教学氛围等议题。在学校层面,关注学校规模、学校硬件资源配备、学校教师队伍建设、学校政策及实施情况、学校氛围等议题。在家庭层面,关注家庭背景、家庭教育资源状况、家庭学习环境、家长情感支持等议题。

  因此,钟秉林教授指出,我国参加PISA测试的目的,不仅是在国际背景下了解我国基础教育的质量状况,明确优势、增强自信,更重要的是找出问题和不足,明确学校、教育系统和政府在哪些方面需要改进,寻找效能更高的教育政策。在对PISA测试结果进行分析和解读时,不能只关注分数和排名,而是要树立科学的教育质量观,以学生发展为教育质量的核心,同时考虑教育的背景性、投入性与过程性要素等关键因素,逐步摆脱单纯以学业成绩为标准的评价导向。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