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TO改革的中国方案更具体、全面 WTO改革对中国的影响

WTO改革的中国方案更具体、全面 WTO改革对中国的影响

  至诚网(www.zhicheng.com)5月15日讯

  导读

  中国对WTO改革的建议建立在维护多边贸易体制的基础上,相对其他经济体提出的改革意见,中国的建议更具包容性。

  日内瓦当地时间2019年5月13日,中国正式向世贸组织(WTO)提交《中国关于世贸组织改革的建议文件》(以下简称《文件》)。《文件》指出,WTO并非完美无缺,但它是在全球范围内实现贸易和投资自由化和便利化的最理想渠道。

wto改革中国方案

  同时,《文件》称,WTO正面临前所未有的生存危机。中方对WTO改革基于坚持三项基本原则,认为应该从解决危及世贸组织生存的关键和紧迫性问题、增加世贸组织在全球经济治理中的相关性、提高世贸组织的运行效率和增强多边贸易体制的包容性等四个领域行动。

  中国在《文件》中指出,多边进程是推动贸易投资自由化便利化的最佳渠道。

  在分析者看来,中国递交的改革意见更加强调对多边贸易体制的维护,强调包容性。同时,也对美国、欧盟等经济体所关切的竞争问题给出回应——坚持贸易和投资的公平竞争原则。

  中国的改革方案更具体、全面

  “相比此前中国提出的WTO改革应‘坚持三个基本原则和五点主张’,这一次的内容非常具体”,中国世界贸易组织研究会研究部主任、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教授崔凡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称,《文件》内容在文本的细致程度、篇幅长度上与欧盟、加拿大等经济体所递交的提案相匹配,其中也包含了进一步谈判的灵活性。

  此前,中国商务部副部长兼国际贸易谈判副代表王受文曾表示,中方支持对世贸组织进行必要改革,以增强其权威性和有效性,并提出包括:世贸组织改革应维护多边贸易体制关于非歧视和开放两个核心价值;应保障发展中成员的发展利益,解决发展中成员在融入经济全球化方面的困难;应遵循协商一致的决策机制,规则应该由国际社会共同制定,不能由少数成员说了算,也不能搞小圈子等在内的三个基本原则。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所国际贸易研究室主任东艳则指出,《文件》在为WTO面临的问题给出中国解决方案的同时,也体现出中国在目前全球治理过程当中,自己应当承担的责任和在未来全球治理中的作用。

  《文件》针对目前WTO所面临的生存关键和紧迫性问题,例如打破上诉机构成员遴选僵局、加严对滥用国家安全例外措施的纪律、加严对不符合世贸组织规则的单边措施的纪律等问题都给出了具体的解决方案和建议。

  东艳表示,中国给出的改革方案不仅对WTO改革过程中涉及自身利益的问题作出回应,还站在全球发展的整体角度上,用整体的视野给出务实、具体的主张。

  比如,在完善贸易救济领域的相关规则方面,中国便就如何进一步澄清和完善世贸组织补贴、反补贴与反倾销相关规则,防止贸易救济措施滥用和误用,消除歧视性规则和做法,维护发展中成员、中小企业和公共利益,给出具体的操作建议。

  此外,中国还在《文件》中提及,滥用国家安全例外的措施、不符合世贸组织规则的单边措施以及对现有贸易救济措施的误用和滥用,破坏了以规则为基础、自由、开放的国际贸易秩序,影响了世贸组织成员特别是发展中成员的利益。

  在东艳看来,中国的提议把握住了WTO现在所面临的危机和挑战,对多边贸易体系面临的冲击和挑战有着准确的把握,而不是像其他经济体的建议一样,针对特定国家或者与其相关的问题,抓着不放。

  崔凡则认为,中国在《文件》中提到的问题,比如争端解决机构的问题、滥用国家安全例外232措施以及美国301调查单边做法,这是对WTO的“三记重拳”,让WTO陷入如今的危机当中。

  正如前WTO上诉机构首席法官詹姆斯·巴克斯在此前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所言,“当前的中国和美国有一个特别有意思的不同:中国深谙WTO成员身份的价值,但很多美国人却似乎忘记了这一点。我们似乎已经忘记创建WTO的初心。”

  巴克斯指出,我们不能忽略这样一个事实,几乎所有WTO规则和程序都依然有效,整个贸易体系实际上“仅仅需要在边缘上进行改革”。

  强调多边贸易体系和包容性

  《文件》在WTO改革具体行动领域的第四点强调了多边贸易体制的包容性,其中还提及坚持贸易和投资的公平竞争原则。

  对此,崔凡表示,这其实也是中国在国内改革过程中提出的“竞争中性”理念,中国在《文件》中对发展中国家待遇、竞争主体等问题都明确给出了自己的答案,这都是对WTO进一步改革的贡献。

  中国在《文件》中提出,鼓励发展中成员积极承担与其发展水平和经济能力相符的义务。应尊重成员各自的发展模式,增加多边贸易体制的包容性,促进贸易和投资的公平竞争。

  “在竞争当中,用什么方式来实现平等竞争,遵循怎样的规则来实现公平竞争市场才是关键,而不是说根据企业所有制的不同设立不同规则才能解决这个问题”,崔凡指出,现在欧盟、美国和日本等经济体提出的关于市场的一系列标准并不是WTO所管辖的范围,WTO的成员国处于不同的发展阶段,在贸易规则之外再设立标准不切实际。

  巴克斯此前也指出,在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围绕“特殊和差别待遇”的争议上,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要想达成一致是非常困难的,这是一个极其敏感的问题。

  “每个国家发展阶段不一样,在WTO的规则框架下,设立各种贸易之外领域的不同标准,然后根据这些标准判定是否符合规则,如果要这样实施的话,WTO如何能够正常运转?”崔凡说,在新问题出现后,应该一步步达成大家都能够接受的共识,而不是觉得WTO裁决不满意后便要将其打倒,打垮它。

  俄罗斯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也在5月13日表示,不能容忍通过破坏WTO规则来处理商业问题的尝试,和平与发展仍然是现在的主题。

  中国将坚定维护WTO

  《文件》指出,中国是多边贸易体制的积极参与者、坚定维护者和重要贡献者,全面参与世贸组织各项工作,积极推进贸易投资自由化便利化,尊重和全面履行争端解决裁决,深度参与贸易政策审议,全力支持发展中成员融入多边贸易体制。

  在《文件》发布之后,商务部世贸司负责人在对中国正式向WTO提交《文件》发表的谈话中指出,当前世界经济格局深刻调整,单边主义、保护主义抬头,经济全球化遭遇波折,多边贸易体制的权威性和有效性受到严重挑战。

  同时,WTO自身谈判进展缓慢,机构运行效率亟待提高,贸易政策透明度也有待加强,在此背景下,中国支持对WTO进行必要改革,帮助WTO解决当前危机、回应时代发展需要,维护多边贸易体制,推动建设开放型世界经济。

  该负责人表示,中方愿与各方就建议文件进一步交换意见,共同推动WTO改革取得进展,重塑WTO权威性和有效性,使其在全球经济治理中发挥更大作用。

  东艳认为,在目前全球贸易的激烈博弈中,如何在联系紧密的全球价值链中,通过制度协调解决冲突是个重要议题。比方说,在双边合作领域中保持多边合规性,避免对区域合作领域、多边合作领域产生影响。

  “我们其实也希望在多边领域与美国等国家展开更多的合作,通过多边贸易体系来进一步消除中美双方的隔阂,解决在双边领域当中的分歧”,东艳说。

  崔凡则认为,中国提出的对WTO的改革,针对目前贸易中存在的问题给出了自己的方案,这也是中国在这次中美贸易摩擦过程中的一贯立场。

  同时需要注意的是,WTO改革将会是一个长期的过程,而短期内WTO还面临上诉法庭无法正常工作的问题(由于美国一直在阻挠新法官的遴选工作,上诉法庭多名法官将陆续在2019年任期结束)。巴克斯称,这将造成WTO争端解决机制停摆,使整个贸易体系面临巨大危机。

  对此,崔凡表示,中国也曾与欧盟等WTO成员国共同提交过两个提案,但迄今为止尚未发挥太大的实际作用,中国也需要做好多方面的准备。

  “像《文件》的递交便是中国推进谈话、推进WTO改革的一点贡献”,崔凡说,中国目前首先要做的便是遵循包括补贴在内的各类WTO的规则,然后针对WTO规则不健全的部分,进行进一步谈判。

  而在剩下的半年时间当中,崔凡认为,包括G20峰会、WTO在上海举办的小型部长会议,中国都会积极参加,积极提出自己的主张,推进现有的包括电子商务在内的谈判。

  东艳则表示,各成员国对WTO应该起到的作用和发展存在分歧,这不仅仅是操作层面的问题,也是理念的问题,而中国在《文件》中给出的解决方案就包含了中国解决WTO长期发展问题的理念。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