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信股价最新消息 优信股价暴跌原因是什么?

优信股价最新消息 优信股价暴跌原因是什么?
  至诚财经网(www.zhicheng.com)4月17日讯

  北京时间4月17日消息,周二优信高开低走,遭遇两次“跌停”后股价一度跌超50%至1.44美元,随后大幅反弹再次熔断,最终跌幅收窄至36.07%报1.95美元。

优信股价暴跌

  此前J Capital Research分析师Anne Stevenson-Yang认为,优信将汽车销量夸大了至多40%,而优信近期还深陷套路贷质疑。

  Anne Stevenson-Yang称,在中国二手车销售和融资是一个拥挤的领域,至少有9家资金充足的竞争对手,包括瓜子二手车、58同城(美股WUBA),人人二手车以及易信。

  Anne Stevenson-Yang指出,优信报告称,2018年共售出814498辆汽车,如果数据属实,这将占中国在线二手车销售的59%,或整个中国二手车市场的6%。Anne Stevenson-Yang称,优信将汽车销量夸大了至多40%。

  此外,Anne Stevenson-Yang在一份研究报告中告诉投资者,优信的财务报表“显示出惊人的债务水平,使该公司面临倒闭的风险”。优信3月15日发布了截至2018年12月31日的2018年第四季度未审计财报与截至2018年12月31日的2018年全年财报,这是优信上市后的首份年终业绩单。

  Anne Stevenson-Yang称,由于该公司“非常不诚实”,她不知道如何对该股估值。她建议,投资者应该“争先恐后地退出”。

  同时有媒体近期爆料称优信深陷“套路贷”。近期西安女车主坐在奔驰车盖上进行投诉引爆网络,也揭开了4S店收取所谓“金融服务费”的冰山一角。

  在被曝光的女车主与奔驰4S店高管沟通的录音中,车主认为4S店在其不知情的情况下,收取了超1.5万元的金融服务费。但这笔钱无法提供发票,且流向何处成谜。

  实际上金融服务费不仅存在于4S店,只要购车时贷款,往往都要缴纳一笔额外的费用。这些少则几千、多则几万的金融服务费,在信息更不透明的二手车交易市场,愈发常见。二手车商一窝蜂涌入市场烧钱,商业模式却尚未走通,“套路贷”成为它们转嫁成本最直接的手段。其中,成立8年的优信二手车正深陷“套路贷”质疑。

  此前,男方周末报道称家住青岛的林艳在优信二手车市北区分店看中一台二手“奥迪Q5”2013年款,价格为19.4万元。出于对上市公司的信任,林艳在缴纳了近10%的首付,也就是2.1万元后,配合销售人员办理贷款流程。

  购车前自己曾反复和销售确认,除购车款外是否还有其它费用。销售表示除了购车款,还有GPS安装费1800元、车辆安全保障服务费1500元(名义上要缴纳,实际不用给),以及车辆保险6426元,除此之外,再无其它。

  直到2019年4月1日,林艳收到来自微众银行的信息,显示贷款213686元已放款,林艳才察觉,贷款比购车时约定的要多得多。按照林艳的理解,其贷款应为181206元,计算方式是车辆售价减去首付再加上上述几项费用。看到无端多出的32480元的贷款,林艳立即去优信APP上查找电子合同。查看里面的各项协议后,林艳觉得非常陌生,但是该合同上已有她的签名。

  她这才回想起,购车时只签了纸质合同,合同既没有封面,也没有装订完整,是多张散页。“销售一直在催,她让我签哪,我就签哪。”林艳说,签完后,她想留底或拍照,但遭到销售阻拦,“称网上有电子版,内容都是一样的”。

  在电子合同里的一份支付明细表中,林艳发现,除了此前销售提到的GPS安装费和车辆保险费以外,车辆安全保障服务费从原本无需缴纳的1500元变成了3259元,此外还多了代办服务费600元,及第三方服务费28001元。仅这多出的三项费用加起来,就超过了3万元。

  同时,微众银行提示,林艳从2019年5月1日起,需每月还款5267元,共48期本息合计252816元。如果按照购车时销售承诺的贷款额计算,年利率相当于9.9%,高于双方约定的8.99%。此后,林艳与优信进入漫长的扯皮期,双方各执一词。林艳提供的录音显示,销售人员的说法经常反复,刚开始是说银行根据她的资质调整了贷款利息;随后又改口表示,利息是总部后台系统核算出来的,并无错误。双方至今协调无果。

  另外在2019年1月30日,王阳在优信二手车沈阳塔湾门店进行购车,购买的是大众朗逸三厢2011款二手车,购车价格为39000元,但最终贷款变为38866元,远超销售承诺的30300元。

  王阳的合同显示,他比来自青岛的林艳还要多交一项费用——经销商服务费4000元,这项费用由车商排某收取。王阳认为,这是优信二手车将给车商的“返点”转嫁给了消费者。

  一位二手车市场业内人士向南方周末记者透露,优信是这场战役中打得最狠的之一,返点最高可以达到11%。如王阳的4000元返点费就接近车价的10%。

  头顶“国内二手车电商第一股”,却深陷“套路贷”投诉的优信二手车,如今更像是一家金融公司。优信是从二手车B2B拍卖业务起家的,2017年开始涉足B2C电商,至2018年已逐渐把业务重心转移到B2C的交易上。

  其中,依靠 “2C”(主要指针对个人)贷款为金融机构导流带来的收入,是优信最主要的营收来源。

  根据2018年优信提交纳斯达克的招股说明书,优信二手车2018年车辆成交49.5万台,其中涉金融数量22.8万台,金融渗透率高达46.1%。

  2018年,“2C”贷款收入为优信贡献了17.74亿,占总收入比达53.5%。这一数字在2016年为38.1%,此后逐年攀升。据互联网投研平台“爱分析”此前的调研,国内二手车市场的金融渗透率普遍在20%左右。南方周末记者调查发现,优信的贷款收入并非全部来自二手车交易,其还会承接多种金融贷款服务。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68条规定:一方当事人故意告知对方虚假情况,或者故意隐瞒真实情况,诱使对方当事人作出错误意思表示的,可以认定为欺诈行为。

  2019年3月14日,优信发布2018年财报后股价又是开盘迅速跳水,一度暴跌20%。财报透露的信息显示,优信仍未摆脱亏损困局——2018年经调整后净亏损为16.71亿元,与上年持平。

  亏损的原因则是老套的互联网烧钱战事,代价是高昂的成本支出。2018年优信总成本支出高达58.8亿元,其中,仅销售与市场广告投放等费用就花了26.9亿元。

  因此,选择以汽车“金融服务”创造公司利润,成为不少二手车电商的迫切之选。有的不惜用“套路贷”反哺车商。汽车大数据平台众调科技CEO谢鹏向南方周末记者表示,目前国内二手车电商的收益和服务是倒挂的,平台利润来自汽车金融,获得的资金则大部分投放在广告和区域规模的扩张上,所以入不敷出。

  二手车电商本是一件舶来品,国内各大平台在创立之初多是模仿美国市场。如美国最大的二手车交易平台CarMax是以交易收入第一,金融收入第二,与优信恰好相反。

  二手车交易服务平台“车101”创始人兼CEO栾晓锐向南方周末记者解释,中国之所以走不通这种模式,是因为美国二手车50%的供给来自融资租赁公司、五大租车公司以及企业拍卖等机构,而国内的痛点正在于缺乏集中的车源供应,车辆收购渠道以个人为主,高度分散且收购成本高,很难实现规模化盈利。

  上市后优信融资2.25亿美元,发行可转债1.75亿美元,总共拿到4亿美元。但2018年年报显示,优信现在可利用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仅有约1.167亿美元。上述融资中的1.75亿美元可转债,也即将到期。

  这笔钱是中信银行旗下公司向优信购买的,如果优信的股价不能在2019年6月27日达到9.72—9.855美元(按赎回价格计算),这1.75亿美元将无法转换为股票,而是变成即将偿还的债务。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