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股市比较 造成中美股市差异的原因有哪些?

中美股市比较 造成中美股市差异的原因有哪些?

  至诚网(www.zhicheng.com)3月11日讯

  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改革完善资本市场基础制度,促进多层次资本市场健康稳定发展,提高直接融资特别是股权融资比重”。2018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资本市场具有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作用”。资本重要性得到明显提升。当前,以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为代表的改革措施正稳步推进,但与美国成熟的资本市场相比,我国的资本市场仍然面临一些制度性、基础性问题,需要进一步加以解决。

  中美股市的比较

  美国股票市场的显著特征是牛长熊短。通常而言,我们将熊市定义为标普500指数下跌至少20%,牛市为标普500指数至少上涨20%。自1929年开始,美国股市一共经历了17次熊市和17次牛市。美国熊市平均持续18个月,牛市持续时间平均约为47个月,牛市持续时间是熊市的2.6倍,呈现明显的牛长熊短特征。

中美股市对比
中美股市对比

  熊市时,标普500的平均跌幅为31.5%,牛市时,标普500的平均涨幅122.5%,呈涨多跌少特征。

  美国股市最近的三次大牛市:2009年3月~2018年9月、2002年10月~2007年10月、1990年10月~2000年4月,持续时间分别为115.7、60.9、115.6个月,涨幅分别为288.4%、80.2%、375.8%,从持续的时间和上涨的幅度来讲都大大超过平均水平。

  A股市场的典型特征与美国市场相反,呈现牛短熊长的特点。以上证综指来看,自1990年12月开市到至今,A股一共经历了9次牛市(剔除1990年12月至1992年5月持续17.5个月,涨幅1387.8%的首次牛市)和9次熊市。A股牛市平均持续12.1个月,熊市平均持续27.8个月,熊市持续时间是牛市的2.3倍,呈典型的牛短熊长。

  牛市时,上证综指的平均涨幅217.2%,熊市时,上证综指平均跌幅为56.4%,跌幅和涨幅均显著超过美国,呈典型的暴涨暴跌。

  A股最近的三次大牛市:2014年7月~2015年6月、2005年6月~2007年10月、1999年5月~2001年6月,持续时间分别为12.0、28.7、25.2个月,涨幅分别为149%、513.6%、114.4%。

  牛市期间,A股的月平均涨速远远超过美国。即使在剔除1990年至1992年间的A股首次牛市后,历史来看,A股牛市期间的月平均涨幅达到17.9%,而标普500指数只有2.6%。今年2月,A股市场情绪明显好转,单月涨幅达13%,进入3月后涨幅进一步放大,3月7日收盘时,上证综指较2月初涨幅一度接近20%,但3月8日市场明显回调,沪指单日跌幅超4%,又一次初步呈现出暴涨暴跌的特征。

  

  五大因素造就中美股票市场差异

  (1)股票发行、退市制度尚未市场化导致A股难以形成良性循环。

  一方面,发行阶段采取核准制过分看重企业过往盈利和规模,上市企业通常处于生命周期的巅峰,持续发展能力不足。同时,一些真正具备潜力的公司因为盈利问题与A股失之交臂,导致价值投资理念难以深入人心或实施。

  另一方面,核准制下,企业上市资格本身极具寻租价值,部分本应被逐渐淘汰的企业想尽各种办法保住上市资格,催生财务造假等问题。加之A股民事赔偿、集体诉讼等机制不成熟,监管部门执行退市制度投鼠忌器,A股退市企业数量长期少于美股,僵尸企业、仅有壳价值的企业大量存在。

  此外,核准制还导致发行企业过度粉饰财务数据,发行定价不合理,滋生权力寻租和腐败等其他问题。美国股票市场采取完全的注册制,对企业价值的判断交由市场完成,同时美国具有严格信息披露和退市制度,因此美股市场能够不断吐故纳新,新老更替。

  (2)A股机构投资者占比偏低,羊群效应明显。

  当前我国A股市场机构投资者持仓占比仅16.1%,较美股明显偏低。个人投资者成交量占比高达82%,沪深两市的平均年化换手率达189.6%,明显高于美股,A股市场定价被个人投资者主导,投机炒作气氛过浓。

  个人投资者成交占比过高引发A股市场波动过大;重政策走向和打探消息,轻基本面分析;机构行为散户化等三大问题。美国股市机构投资者占比达60%,以401K养老计划为代表的机构投资者长期稳定投资于股市,成为了美国股市的稳定器。

  (3)市场法律体现建设不完善。

  当前《证券法》对于许多违法行为的处罚上限为60万元。《刑法》对于泄露内幕信息的最高刑期为10年,但实际量刑一般在3~5年,显示出相关法律对违法犯罪行为的处罚偏轻,难以有效保护投资者。美股对于证券欺诈等违法犯罪惩罚较严,量刑较重,对违法犯罪行为起到了震慑作用。

  (4)部分媒体过度渲染,干扰市场运行,政策市特征明显。

  部分媒体和部门担心市场的急涨急跌带来的社会不稳定或者其他负面效应,常常直接干预股市运行,但这不仅不会抑制市场情绪的发酵,反而会使市场更加清楚的认识到A股政策市的特征,加速市场一致预期的形成,加剧暴涨暴跌。美国的监管机构除危机时刻之外很少直接干预股市的运行,市场预期得以逐渐展开,形成了慢牛长牛的市场特征。

  (5)监管部门过度重视资本市场融资功能忽视投资功能和资产配置功能,使市场发展不健康、不充分。

  中国的资本市场是在改革开放过程中基于特殊历史时期的特殊需要,以自上而下的设计理念建立起来的,发展过程中存在重融资、轻投资的倾向,市场发展不够平衡和充分。而美国市场是从完全无约束状态起发展并逐步建立起监管机制的,因此融资和投资功能发展相对平衡。

  五大方面改造快牛疯牛为慢牛长牛

  与美国的长牛慢牛相比,中国牛短熊长,很难对实体经济形成有效支撑。当前改革进入深水区,资本市场重要性愈发提升,资本市场的繁荣稳定将为发展直接融资、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等一系列重大改革提供良好条件。应借鉴美国资本市场的成功经验,进一步完善体制机制,变快牛疯牛为慢牛长牛。

  (1)推动注册制改革,提高机构投资者占比,传播价值投资理念。

  当前上市制度的非市场化特征导致未来有潜力的公司无法在境内资本市场上市,使得A股市场缺乏良好标的,价值投资理念难以流行。事实上,我们应当承认,在当前A股市场环境下,A股投资者追涨杀跌的行为其实是最优化的选择。A股熊市平均持续27.8个月,牛市平均持续12.1个月。

  熊市时,上证综指平均跌幅为56.4%,牛市时,上证综指的平均涨幅217.2%。如果我们持续性的投资于A股,为了等到12.1个月的牛市蜜月期,我们平均需要挨过27.8个月的严冬。从极端情况看,从2007年10月至2014年7月的严冬期长达82个月。

  美国股市是明显的慢牛长牛特征,以标普500计,美国牛市的平均持续时间大约是32个月,平均涨幅106.9%,而熊市平均持续10个月,平均跌幅35.4%,除了股市下跌83%大萧条时期之外,价值投资绝对是最为经济、有效的手段。

  对于一名理性的投资者来说,在中国和美国的投资环境没有发生大的变化的情况下,其合理的投资行为应该是在美国奉行价值投资、长期投资,而不是频繁的买卖。在中国则需要实行相反的策略,时刻警惕“凛冬将至”以规避漫长的熊市。

  

  改善上市企业资质的有效办法是在发行阶段采用注册制,让市场逐步选择真正具有价值的企业。当前设立科创版并试点注册制的改革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3月2日,科创板相关制度设计的正式稿落地。科创板的制度设计体现了注册制的精髓,即放宽上市条件限制,但加强信息披露、严惩财务造假,并加强对事中事后的监管。

  我们建议在试点的基础上,及时吸收试点的正反两方面经验,稳妥推动A股主板发行制度的注册制改革。

  与此同时,建议适当放宽养老金投资股票市场的净值比例限制,更多引入长期资金,加大投资者教育力度,不断传播长期投资、价值投资的理念,与注册制形成良好循环,让机构投资者敢于践行价值投资理念,让价值投资者在A股的博弈中占优,形成A股长牛慢牛的制度基础。

  (2)加快《证券法》修订,从严监管。

  加强法律体系建设,严厉打击坐庄、不法勾兑等行为,引导市场价值投资。作为我国证券市场的基本法律,《证券法》需要修订以配合当前市场需要已成为各方共识,但本轮《证券法》修订自2013年开始后,由于涉及面广,需要调研事项较多,市场环境快速变化等问题,目前仍在审议过程中。

  我们建议加快《证券法》的修订,降低证券发行等领域的管制,同时加强执法,显著提高对证券违法犯罪的惩罚力度,增强监管震慑力,提升事中、事后监管水平。在刑事责任方面,对于情节严重的证券犯罪行为,应当适当提升量刑标准,有力打击扰乱市场秩序,操纵价格,违规造假等行为,不断改善我国证券市场的法制环境。

  (3)主流媒体和部门不为股市做背书,让市场教育投资者。

  主流媒体和政府部门应当减少对股票市场的直接干预,减缓市场一致预期形成的速度,并致力于构建市场机制充分发挥作用的制度框架。消除政策市特征,使得投资者正视自己的投资行为,理性分析股票价值,合理投资,从而自负盈亏,责任自担,从市场的正常波动获得教训和智慧,避免投资者形成将一切责任推给政府和市场,不愿意为自己的非理性行为担责的心理。

  (4)尊重市场、相信市场,摒弃工具性目的,让市场自身规律起作用。

  政府部门要选择相信市场、尊重市场,让市场自身的规律起作用,不把股票市场作为某种工具。在市场机制的建设上,应当坚持投资和融资功能并重的原则。应当认识到,如果市场得以健康、充分地发展,那么监管部门期待的资本市场支持实体经济的目标便能更好的实现。

  (5)加强对杠杆的监管,规范透明发展,有效降低杠杆。

  上轮股市异常波动期间,以伞形信托、场外配资为代表的高杠杆交易对市场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2015年股票市场接近最高点时,杠杆资金占市场交易额的10%以上,最高时接近20%,远超美欧发达国家。高杠杆资金进一步放大了A股暴涨暴跌的市场特点,造成了极为严重的市场后果。近期,随着市场情绪回暖,杠杆交易有重新加速的苗头,对此,我们提出以下建议:

  第一,将场外配资纳入监管范围,规范透明。美国、中国香港等市场,杠杆交易非常透明,易于管理。在开立账户前,严格审查场外配资客户的资产及信用记录等。

  第二,适当进行逆周期调节。杠杆交易和股市存在内生正相关关系。牛市时,对杠杆的需求是客观存在的。例如,美国融资的最低配额是2.5万美元,但是融资利率非常高,两个条件可以相互制衡。

  第三,发展融券业务。理论上讲,融资融券是相互制衡的,在美国两者余额的比值在3:1左右。但在我国,融资余额长期远高于融券余额,当前融资余额大约为融券余额的90倍。平衡好融资和融券两项业务有利于抑制市场暴涨暴跌。

  第四,由于两融、伞形信托和场外配资涉及跨部门监管,建议发挥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的作用,加强监管协调,共同打击违规杠杆业务。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