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公司卷入反腐 金融类上市公司有6家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反腐风暴已吹至70家上市公司,其中资源类上市公司,包含有色、煤炭、石油、燃气等约18家,占四分之一左右;房地产上市公司有6家,金融类上市公司有6家;医药类4家;运输业包括航空及海运类共3家。  

记者采访了业内专家、从业人士,以期详细解读以上行业为何容易滋生腐败。  

煤炭行业:每个环节都需要钱铺路  

煤炭、有色的黄金时代催生了这个行业投资潮,浙商、闽商资金以及宏达股份等上市公司纷纷入局。过去的这些年,涉矿必涨也成股市常态。与此同时,对稀缺资源的争夺也催生了各色腐败。

目前,据不完全统计受反腐风暴影响的70家上市公司中,资源类上市公司约有18家,这其中最典型的是中石油。在中石油腐败窝案中,截至目前已经有超过45人被调查。而这些人大多属于中石油的高管,他们接连落马被市场普遍认为与招标中存在的腐败行为息息相关。昆仑能源、惠生工程、明星电缆也深度卷入了中石油腐败案。  

此外,有色金属行业的上市公司如西部矿业、中金黄金,中国铝业、宝钛股份也被卷入反腐风暴。  

能与“塌方式腐败”相匹配的还是煤炭行业。中纪委网站2月5日披露了神华集团这一全球最大煤企内部贪腐“黑洞”。而除了中国神华,山西焦煤(山西焦煤集团目前旗下有3家上市公司,分别是山西焦化、西山煤电和南风化工)、兰花科创、潞安环能、郑州煤电等均被反腐风暴吹到,此外,还有非公众公司晋能集团。  

此轮山西反腐风暴中落马的官员,多与煤炭产业关系密切。而其中的政商旋转门也若隐若现。已落马的山西副省长任润厚是潞安矿业董事长出身,山西省委常委、统战部部长白云与当地煤老板相熟。  

厦门大学能源经济协同创新中心主任林伯强对记者表示,反腐风暴之前当地地方官员会参股煤矿。而很多企业也都希望官员来参股,这样一来,就等于这个企业有了一把“保护伞”。如果有某个部门过来找麻烦,那么这个官员就会给相关部门打招呼,让他们不要来找事。煤炭行业的政商生态扭曲之严重可见一斑。  

另一位做煤炭贸易的商人李浩(化名)向记者详细讲述了煤炭行业的政商关系。  

李浩回忆,大约是上世纪90年代,想开一家煤矿很简单,煤矿并不值钱,因为开矿赚不了钱,甚至可能赔钱,所以有关部门对这个行业并不关注,也没有那么多管辖部门,甚至连煤炭生产许可证和煤炭经营许可证都没有。  

大约2004年开始,随着煤价的上涨,采煤的人越来越多,煤炭行业的利润越来越高,仿佛一夜之间,各个部门都开始设立自己的门槛。李浩说,“部门多了,需要的费用自然就上去了。”  

后来就是开一个煤矿,需要有政府批文、土地证、煤炭生产许可证、安全许可证等诸多证件。这些证件要经过多个部门审批。有一个部门卡住了,原来办下来的就作废了,所以都需要层层打通。  

此后山西煤炭行业经历了煤炭资源整合。在兼并重组过程中,存在诸多腐败,比如决定谁兼并谁,收购的评估值都有可操作空间,再如很多官员入股的煤矿被高价收购,涉嫌利益输送。  

业内经常说卖煤的比挖煤的更赚钱,这成了李浩步入煤炭贸易的初衷。但当他真正进入这个行业后才发现,从煤炭被拉出来的那一刻起,真正的花费才刚刚开始。  

李浩表示,自己是1997年开始做煤炭贸易生意的,那会儿煤炭行业外贸生意比较好做,一般煤炭的运输需要铁路计划。举一个简单的例子,货运列车之间是有一个宏观调配的,比如说一次有10个列计划,符合资质企业很多,需要一个部门、一个部门地去打点,一般的程序是从县里报到市里,再到省里,然后由省里再到交易中心。  

“如果不逐层打点,那么不知道哪个地方就会被卡住。”李浩说,上报计划每一级都是钱。卖到下游需要煤的大多是电厂等,找到电厂的采购,每天又是吃饭喝酒、送礼等。  

房地产:土地出让猫腻多  

高利润的地产项目背后潜伏多少隐形官员股东?也许这很难统计,但据报道,过去一年一些房地产项目因资金紧张而停摆的背后就有这些隐形股东的退出。此行业政商生态可窥一斑。  

据记者统计,地产行业目前已涉及其中的上市公司有,佳兆业、雅居乐、花样年、华润置地、宜华地产、浙江广厦等。  

近期,佳兆业债务违约、破产重组牵动着很多房地产人士的神经,这不只是因为一家二线房企中的后起之秀濒临破产危机,还因其牵出了官员腐败问题。据媒体报道,佳兆业的一系列风波始发于2014年10月深圳政法委书记蒋尊玉被查。  

过去15年间,佳兆业从深圳走向全国布局,从年销售额只有10亿元向300亿进军,佳兆业犹如一匹黑马,其创始人郭英成更是成了地产界的隐性富豪。近日佳兆业深陷反腐风暴,佳兆业大股东也已易主。根据香港交易所的股权披露,融创中国于1月30日以平均价1.8港元/股,购入佳兆业集团(01638.HK)25.29亿股股份,占公司49.25%股权,涉及金额为45.52亿港元。  

中国房地产协会秘书长顾云昌对记者说,房地产行业的特征是存在“两个高”,高风险、高利润。因房地产行业和政府的关系非常密切,我们的土地市场完全是政府把控的,开发商主要的一个任务是拿土地,能不能拿到土地,以及价格的高和低都存在操作空间。  

顾云昌举例,比如佳兆业拿地方式是通过旧城改造,更使得与政府关系非常密切,土地由政府来征收拆迁,但是许多地方尤其是深圳,实际由开发商通过政府的关系面向拆迁户家庭。因此,开发商与政府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这中间就有了很多灰色地带。  

顾云昌总结说,政府是土地市场的供应者,又管理土地市场,所以容易出问题。官员和企业家之间可能有很多利益互相输送,导致了腐败的高发。  

银行在哪些地方有求于政府  

近期,民生银行行长毛晓峰被纪检部门带走协助调查,中国的反腐风暴也席卷了金融行业。据不完全统计,2014年以来,农业银行、民生银行、北京银行、银河证券、海通证券、方正证券等上市公司都被卷入了反腐风暴之中。而此前,很多未上市的城商行已经卷入反腐风暴中。  

随着民生银行原行长毛晓峰被带走协查,令计划和苏荣两个大老虎的名字也出现在此案中。有媒体报道称,民生银行内设“夫人俱乐部”,多位高官夫人只领工资不上班,其中就包括了以上两位的妻子。  

银行通常被比喻为“钱袋子”,也是地方政府做大GDP的“财神爷”。那么为何银行还需要和政府搞好关系呢?  

一位银行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与政府搞好关系对银行来说肯定是有利的,政府手里握有项目,掌握了这些,意味着能拿到大客户,同行竞争也就有了优势,这是很多不具规模优势的中小银行梦寐以求的。不仅如此,银行为了获得政府财政存款争夺很激烈。业内人士介绍,财政存款采取招投标,但里面猫腻很多,所以必须和政府搞好关系。此外,银行如果出现不良贷款,也通常需要政府出面协调。  

东方资产管理公司日前发布的《2014:中国金融不良资产市场调查报告》指出,2014年我国银行不良贷款产生的主要来源:房地产企业、高能耗、高污染企业、煤炭等采掘业、地方融资平台、高速铁路建设。由此银行与地方政府的关系也可见一斑。  

此外牌照资源也是稀缺资源,也是争夺焦点。业内人士介绍,现在社区银行的牌照大多握在民生银行手里。截至2014年6月份,社区银行的牌照发放总量已接近千家,其中,民生银行获得的社区银行牌照最多。  

官员通过上市公司牟利链条:情妇疑成利益通道  

中央反腐对上市公司的影响正在逐步发酵。从宋林案到刘铁男、再到季建业案,这些反腐大案背后,均牵涉到上市公司。从一起又一起的反腐案件中,官员如何通过上市公司牟利,链条逐渐清晰。  

记者梳理发现,官员通过上市公司牟利的方式多种多样,有些央企高管通过情妇作为利益输送的通道,有些官员作为“白手套”,帮助上市公司获得高额财政补贴或利好政策,并且暗地里收受现金等各种回报。  

另一些牟利的方式披着合法的外衣,例如,有些官员的亲属经营PE公司,通过PRE-IPO(在企业IPO之前进行投资)投资的公司赚取公司上市前后股份的差价。  

“情妇”疑成利益输送通道

在大型国企的资本运作中,操盘的投行往往会产生巨额佣金,选择哪家投行代理相关业务,这当中就有了利益输送的可能。  

2014年4月17日,中纪委官网宣布,华润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宋林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在接受组织调查。宋林被查的导火索,是其“情妇”被指在境内外拥有十亿元以上的资产。  

就在中纪委宣布调查的前两天,4月15日,新华社《经济参考报》记者王文志实名举报宋林“包养情妇”,并称宋林将“情妇”杨丽娟安排到华润的合作方瑞银集团在香港和上海的分支机构上班。  

据媒体报道,杨丽娟2009年加入瑞信,随后瑞信获得了华润置地、华润燃气股份配售,华润水泥在港上市等多个项目,而2012年杨丽娟加入瑞银之后,瑞银同样获得了华润旗下公司的合同。  

2013年5月,华润电力曾计划收购华润燃气,在集团内部合并为一家公司,瑞银担任华润燃气的财务顾问,但交易最终受到股东反对而未获通过。  

王文志举报之后,港媒报道称,瑞银已对杨丽娟展开内部调查。杨丽娟在瑞银的职位,正是投资银行部的执行董事,负责企业客户关系,对象为大陆的国有企业。  

此外,宋林还被举报在华润收购山西金业资产的百亿并购案中“故意放水”,致使数十亿元国资流失。山西金业集团的董事长、前“山西首富”张新明曾在2014年6月出面回应称,资产包不存在问题,矿权也已满足审批条件。但张新明在当年8月在太原被警察带走,至今毫无音讯。  

王文志的举报称,杨丽娟已成宋林收受贿赂和洗钱的重要渠道,杨丽娟以其本人或其亲属名义在境内外拥有十亿元以上的资产,在苏州、常州、上海、香港等地拥有大量别墅等高档房产,在境内外银行拥有巨额存款。  

亲属入股PRE-IPO公司获利

在资本市场上,公司IPO前后的股票价格存在巨大的价差,这当中的牟利空间成为一块“大肥肉”。  

在“令案”中,一家名为汇金立方的公司被媒体多次点名,这家公司通过PRE-IPO多家公司,并且通过这些公司的上市,获得了巨额投资收益。其实际控制人令完成化名王诚,是落马高官令计划的弟弟。2008年,王诚与他人合伙成立汇金立方。公开信息显示,汇金立方入股了东方日升、海南瑞泽、神州泰岳、东富龙、光一科技、腾信股份等多家上市公司,汇金立方基本上是在这些公司IPO之前就潜入,在解禁期过后就减持获利。  

例如,2009年,汇金立方以13.2元每股的价格认购神州泰岳270万股,2009年10月,神州泰岳在创业板上市,股价一度飙升至每股240元,随后股价恢复至100元左右。2013年三季度,汇金立方退出神州泰岳前十大股东名单,如果以100元的减持价格计算,汇金立方获利超2亿元。  

再如,汇金立方在2010年入股腾信股份,成本为2500万元,持股300万股,腾信股份上市之后股价一路飙升,目前股价已达121元,以此计算,汇金立方的持股市值已达3.63亿元。  

2014年12月1日,证监会投资者保护局局长李量因涉嫌违法违纪接受组织调查。李量被调查一事,被指或与汇金立方有关。2009年创业板推出后,李量出任创业板副主任,被外界称为是创业板IPO审核的实权人物,而汇金立方投资的这7家上市公司中,除1家在中小板上市之外,有6家都在创业板上市。  

官员为企业审批大开绿灯

在诸多涉嫌贪腐的上市公司中,一种可行的方式就是通过贿赂官员,给与其相应的公司股份或现金;而作为回报,官员则充当“白手套”的角色,为公司获取相应的利好政策或者补贴资金开启“绿灯”。  

2014年9月,刘铁男案在河北廊坊市中院开庭审理,检方指控刘铁男利用该职务便利,单独或与其子刘德成共同非法收受财物价值人民币3500多万元。这3500多万元财物,相当一部分是刘铁男通过帮助项目方获得项目审批后,项目方给予的“回报”。  

根据检方指控,刘铁男受贿金额中,有相当一部分,是缘于他向国有上市公司高管“打招呼”,帮助民营企业获利,之后从民营企业获得的“回报”。这些涉案上市公司,包括中国铝业、广汽集团等。  

2005年下半年,当时,刘铁男利用其担任国家发改委工业司司长职务上的便利,接受南山集团董事长宋作文的请托,以给中国铝业公司党组成员、中国铝业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罗建川打招呼的方式,为南山集团下属的山东南山实业股份有限公司与中国铝业公司下属的山东铝业股份有限公司,签订3万吨氧化铝购销合同提供了帮助。  

作为回报,2006年8月,宋作文将上述氧化铝购销差价中的人民币750万元,汇入刘德成控制的北京金华实科贸有限公司账户。  

根据检方指控,2005年8、9月份,刘铁男通过广州汽车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陆志锋接受北京华通伟业企业销售服务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张爱彬的请托,以给广汽集团董事长张房有打招呼的方式,为张爱彬申请设立广汽丰田4S店提供了帮助。  

作为回报,2005年10月,张爱彬出资注册成立北京金时伟业汽车贸易有限公司,并送给刘德成该公司30%的股份。2007年6月至2009年2月,张爱彬向刘德成支出人民币共计1000万元,回购了刘德成持有的该公司30%股份,刘铁男对此知情。  

这些国企上市公司高管之所以买刘铁男的面子,还是因为一些项目的审批,需要他的帮助。  

调查显示,刘铁男曾利用其担任国家发改委工业司司长、国家发改委副主任等职务上的便利,为广汽集团广汽丰田整车及发动机等项目通过国家发改委核准审批,提供了帮助。  

官员受贿为企业提供政策补贴  

另一个典型案例要数勤上光电。在去年12月发布退市风险警示之后,这家主营LED的广东上市公司,在今年初再次陷入舆论的漩涡中。  

今年1月8日,广东省科技厅原厅长李兴华被控受贿4000万的案件在深圳受审,而勤上光电实际控制人、原董事长李旭亮列行贿名单当中,案件起诉书指控李旭亮向李兴华贿送两家公司干股以及巨额现金。而在李兴华的帮助下,勤上光电共获得科技扶持资金4245万元。  

2013年7月,时任广东省科技厅厅长、党组书记的李兴华涉嫌严重违纪问题接受组织调查;2014年1月,李兴华被开除党籍。  

根据1月8日庭审公开的资料,李兴华共计受贿1991万元人民币、3万美元、110万港元,收受企业干股折合人民币2160万元。  

其中根据媒体披露的起诉书内容,2007年的年中,李兴华到勤上光电考察,两人结识;李旭亮请李兴华多重视和支持其公司的产业经营发展。此后,李兴华利用其科技厅厅长、党组书记身份,通过在科技系统会议和公共场合对勤上光电点名肯定,以提高勤上光电的公开知名度。  

随后,李旭亮向李兴华贿赂了35万股勤上光电的原始股;而该公司于2011年IPO上市,发行价为每股24元,按照当时的价格,李兴华持有的股票价值达到840万元。  

同时,李旭亮还将一家名为广东晶湛节能科技有限公司约33%的股份送给了李兴华,而李兴华则将股份登记在妻姐夫的名下。工商资料显示,广东晶湛节能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07年,注册资本为1050万元,对应李旭亮出资金额达350万元。  

此外,在2011年春节前,李旭亮到李兴华家中拜访时,用旅行袋装好现金70万元人民币贿送给李兴华;以此算来,李兴华共计收受李旭亮贿赂1300万元人民币左右。而作为回报,李兴华通过主持召开党组会议对相关项目资金下拨进行决策和把关,审议和拍板通过勤上光电向科技厅申请的多个科技扶持项目,帮助勤上光电共获得科技扶持资金人民币4245万元。  

2007年10月,李兴华将收下的勤上光电原始股35万股份登记在其侄子张博名下。2012年底,原始股交易解禁后,李兴华交待张博把该部分股票卖出,得款500多万元。  

2012年底,广州市科技系统部分干部违法违纪问题被纪检部门查处,李兴华担心自己问题暴露,于是交待张博用卖掉股票所得的钱款补交由李旭亮垫付的东莞勤上光电股份有限公司股价款105万元,其余部分用于偿还李兴华之子李晟的赌债。  

2013年年中,李兴华“东窗事发”,被带走调查;几乎与之同时,包括李旭亮在内的4名勤上光电高管集体离职,引发外界震动。屋漏偏逢连阴雨,去年12月1日,勤上光电对外公告再度被证监会立案调查。12月12日晚间,12家深交所上市公司集体对外发布退市风险警告,勤上光电又是其中之一。  

前董事长行贿案件曝光后,对于公司获超过4000万元扶持资金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  

“具体资金怎么处理,要看公诉方(检察院)进一步提起诉讼,经过法院最终调查定性而决定。”上海杰赛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智斌对记者表示,如果最终经过调查,认定公司不具备获取转向资金的条件,完全是依靠特殊的行贿关系所得,最终会被收缴;但如果经过认定,公司本身符合申请资金的条件,可能只会收缴部分资金。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