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政府增加对华为供应商新限制 中国芯片如何破局?

2021-03-12 10:37

  英国路透社12日消息称,美国拜登政府增加了对华为供应商的新限制。

  报道援引消息人士的话说,拜登政府本周修订了向华为出售产品的有关企业的许可,此举进一步限制了这些企业供应可用于5G设备的产品。

  其中两名消息人士还透露,上述变化可能会破坏这些企业与华为签订的现有合约,这些合约原本是基于这些供应商此前获批的许可,但修订许可后,他们可能无法继续履行当前合约。

  报道称,美国商务部发言人拒绝置评,并表示许可信息属于机密。

  路透社说,上述行动表明,拜登政府正强化对华为出口的强硬立场。

拜登政府对华为政策

  国产芯片将何去何从

  2021年政府工作报告中将“优化和稳定产业链供应链”作为新一年的重点工作之一,并强调增强产业链供应链自主可控能力。

  去年以来,受全球新冠疫情影响,不少国家、产业陷入了供应链停摆、生产中断等困境。其中尤以芯片产业链为甚:从华为断供,到中芯国际被列入实体清单,均使得芯片产业上游供应链的国产化进程受到空前关注。

  时至今日,全球芯片整体产能仍然处于紧张状态。

  在这一大背景下,政府工作报告将“优化和稳定产业链供应链”作为新一年的重点工作,是应有之义。不仅如此,记者注意到,集成电路被写入了此前出炉的“十四五规划”中,成为未来五年重要鼓励发展的前沿领域。

  2021年两会期间,“芯片”也成为代表委员众多建议中的高频热词,代表们纷纷就芯片问题提出了相应的解决方案。

  正如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工程院院士邓中翰所言:“集成电路产业是星辰大海,正面临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

  围绕增强芯片行业产业链、供应链自主可控这一议题,记者采访了多名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和业内专家 ,深入探讨芯片行业“卡脖子”技术如何破局。

  集成电路纳入十四五规划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依旧强调科技创新的重要性:把科技自立自强作为国家发展的战略支撑。完善国家创新体系,加快构建以国家实验室为引领的战略科技力量,打好关键核心技术攻坚战,制定实施基础研究十年行动方案。在今年的重点工作中,则将“优化和稳定产业链供应链”列入其中,并特别强调“增强产业链供应链自主可控能力”。

  “增强产业链供应链自主可控能力”的提法并非第一次出现,此前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就指出,产业链供应链安全稳定是构建新发展格局的基础。要统筹推进补齐短板和锻造长板,针对产业薄弱环节,实施好关键核心技术攻关工程,尽快解决一批“卡脖子”问题,在产业优势领域精耕细作,搞出更多独门绝技。

  结合当下的产业发展情况,芯片断供潮愈演愈烈,集成电路产业发展成为全民关注的焦点,也成为了资本追逐的热点,增强芯片产业链供应链自主可控能力的迫切性已呼之欲出。

  记者发现,有纲领性作用的“十四五规划”就对集成电路产业多有扶持。比如在加强原创性引领性科技攻关方面,要瞄准人工智能、量子信息、集成电路、生命健康、脑科学、生物育种、空天科技、深地深海等前沿领域,实施一批具有前瞻性、战略性的国家重大科技项目。

  具体来看,“要加强集成电路设计工具、重点装备和高纯靶材等关键材料研发,集成电路先进工艺和绝缘栅双极型晶体管(IGBT)、微机电系统(MEMS)等特色工艺突破,先进存储技术升级,碳化硅、氮化镓等宽禁带半导体发展”“加快茂金属聚乙烯等高性能树脂和集成电路用光刻胶等电子高纯材料关键技术突破”。

  此外,还要“聚焦高端芯片等关键领域,加快推进基础理论、基础算法、装备材料等研发突破与迭代应用”“围绕集成电路、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储能等重点领域,布局建设一批国家产教融合创新平台和研究生联合培养基地。建设100个高水平、专业化、开放型产教融合实训基地”。

  创道投资咨询合伙人步日欣在受访时表示:“集成电路进入十四五规划,成为重要鼓励发展的领域,将会发挥最具影响力的产业发展引导作用,从引导地方产业扶持,到金融资本的产业投资,以及产业发展的内生动力增强,都会起到积极的引导作用。”

  实际上,从十四五规划的表述就不难看出,上述要在未来5年重点加强的集成电路领域相关技术,集中在材料、设备等较为前端的环节,正是容易被卡脖子的地方。

  “卡脖子”卡在哪?

  从芯片产业链的环节来看,大致分为EDA设计、芯片设计、材料、设备、晶圆代工、封测等。多位业内人士向记者指出,集成电路产业在设计端已经具备竞争力,但上游设备、材料、EDA软件等领域依旧受制于人。

  上海转点信息首席咨询师张志和向记者介绍,现在国内最成熟的、最有竞争力的产业链是后段的封装测试环节;IC设计环节也是目前国内发展较好的领域,设计能力最强的海思,已经做到像7nm、5nm的国际先进水平;晶圆制造环节正在逐步缩小了跟国际先进水平的差距,但在下游客户的积累和先进制程的产能来看还是比较有限。

  材料环节上,张志和指出,一些高纯度气体化学品已经逐步开始国产化替代,目前有将近一半的产品可以做到完全或者部分的国产化,但是在一些核心的原材料上还是存在比较大的差距,这跟国内的基础化工能力较弱有关。

  而最上游的EDA辅助制造设计软件,是国内半导体产业链公认最弱的环节之一。公开信息显示,EDA市场是一个被外商高度垄断的市场,Synopsys、Cadence和Mentor三大厂商占据了90%的EDA市场份额。

  本土EDA厂商华大九天的董事长刘伟平曾公开表示,造成这样的局面,一方面与这些头部厂商发展比较早有关,另外还与EDA产业本身的特性有很大的关系。“EDA作为一个算法密集型大型软件系统,还拥有研发周期长、产业化周期长、投资周期长、见效慢,还需要持续不断的资金投入的特点;此外,EDA还有需要建立产业生态圈,得到产业链上下游的全力支持、对人才的依赖性更高、并购整合是产业发展的重要手段等特性。”

  即使很难,但作为一个基本支撑,EDA对于正在全力发展集成电路的中国来说,是一个必须发展的技术。近年来也涌现了华大九天、芯愿景、芯禾科技、广立微电子、博达微电子、概伦电子等本土EDA公司。

  最为“卡脖子”的环节还在半导体设备。

  根据Gartner数据,美国企业在半导体设备领域占据领导地位,全球市占率高达40%,并在刻蚀、沉积、离子注入、过程控制等关键环节有较强垄断实力。

  “比如说高端的光刻机,理论上来说,90nm以下的节点的光刻机还都无法国产化,特殊薄膜的沉积设备和一些对制程能力要求比较高的刻蚀工艺的设备,目前主流使用的还是一些海外的厂商。”张志和说。

  设备的重要性已被此前被限制的案例所明证。国内芯片代工巨头中芯国际去年遭美国列入实体清单,采用美国技术的设备材料零部件供应中断,经营不确定性增加,去年第四季度毛利率就出现下降,其中,先进制程客户受限就是原因之一。

  破局之道

  为摆脱被外人“卡脖子”的困境,国内芯片行业龙头公司已开始有所行动。

  记者关注发现,去年年底以来,多家A股公司的产业链触角开始向上游延伸,包括卓胜微、格科微、新洁能等纷纷发布融资计划,自建或合建上游产线,主要目的就是实现对关键制造环节的控制和自主供给。

  卓胜微相关人员向记者表示,“此前公司更多是在设计环节,制造和封测都是由外包代工,现在想把上游环节掌握在自己,实现供应链的自主可控。”

  单靠企业作为显然还不够,更需要顶层设计来统筹路线。

  在深受芯片“卡脖子”之困下游汽车行业中,全国人大代表、上汽集团董事长陈虹就表示,“单靠市场一股力量很难推动车规级芯片国产化,需要形成政府牵头,整车企业联合,针对头部芯片企业开展重点扶持的策略。”

  陈虹建议,出台聚焦车规级芯片的扶持政策,包括各级研发和产线投资补贴、首台套应用补贴等,降低企业投入和产品价格;并拉动保险企业设计产品责任险,对国产芯片在整车上的应用进行保障,降低整车、系统和芯片企业的应用风险。

  全国人大代表、广汽集团董事长曾庆洪也建议,要加大对汽车电子产业链的精准扶持,制定并落实汽车半导体及关键电子零部件的专项激励措施;加快国内车规半导体标准体系建设及汽车关键电子零部件产业路线图的实施等。

  融资方面的支持也至关重要。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工程院院士邓中翰建议,国家应积极指导“国家队”相关产业投资基金,协同配合国家集成电路产业二期投资基金,继续加大对集成电路产业的投资支持力度。

  此外,邓中翰还建议,可以鼓励有条件的地方通过投融资手段支持本地集成电路企业加快发展,可选择经济发达省市开展试点,在试点地区建立地方专项投资基金和贷款风险补偿机制,支持本地集成电路企业融资上市,支持本地集成电路企业通过多种方式获得商业贷款,重点扶持“卡脖子”企业。

  实际上,据记者了解,国家集成电路产业二期基金已将投资重点布局在集成电路装备材料领域,与“卡脖子”环节相呼应,长川科技、纳思达、中芯国际等公司已获得大基金二期投资。另外,记者注意到,近期,华大九天和概伦电子等EDA企业陆续接受上市辅导,随着后续获得资本市场的支持,研发设计软件产业化将加速发展。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科学院微电子研究所研究员周玉梅则建议在人才培育上进行突破,“希望有更多的优秀学子报考集成电路产业,相信在我们国家新型举国体制的优势下,我们在关键问题、卡脖子问题下大力气,我们一定会有更大突破。”

  总体来看,目前国内半导体设备与半导体材料公司都在不断提高自研水平,产业政策也迎来重大利好,虽然不可短时间内完全去A化,但自研发展速度增长迅猛,迎来了国产替代热潮。

  张志和认为,“从企业的角度来说,虽然说有一些外在的客观因素支持,包括政府补贴、资本更高的重视程度、更开放的融资通道等,但归根结底,需要做这个产业的人心态平和、稳定,需要用很长的时间把一个细分领域做好、做精、做强,这才是国内半导体产业链最终能够在世界领域占据重要地位的最根本基础。”

  步日欣也指出,“进入十四五规划的产业领域,都是值得资本市场和投资者长期关注的领域,一旦突破,将会有爆发性的增长。但需要注意的是,所有这些企业都面临周期长、投资大、不确定性高的风险,适合长期主义去投资,而不是短期投机式炒作。”

  以上是至诚财经网小编整理的“拜登政府增加对华为供应商新限制 中国芯片如何破局?”的内容,希望能够给大家带来帮助。

拓展阅读
清华大学成立“芯片学院” 中国芯片何时崛起?

清华大学成立“芯片学院” 中国芯片何时崛起?

2021-04-23 10:15:28
清华大学成立

清华大学成立"芯片学院" 中国芯片将如何发展?

2021-04-22 15:45:20
欧洲发力冲刺2nm芯片研发 中国芯片将如何发展?

欧洲发力冲刺2nm芯片研发 中国芯片将如何发展?

2021-03-12 11:00:15
拜登政府增加对华为供应商新限制 中国芯片如何破局?

拜登政府增加对华为供应商新限制 中国芯片如何破局?

2021-03-12 10:37: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