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提前决定结束缩表 未来降息周期是否开启?

美联储提前决定结束缩表 未来降息周期是否开启?

  比降息更值得关注的是,美联储提前决定结束缩表。即从8月1日起停止减持所持3.6万亿美元债券,较原计划提前了两个月。如市场预期一般,美联储宣布降息。北京时间8月1日凌晨2点,美联储如期公布7月议息会议公布最新利率决议,宣布下调联邦基准利率25个基点。这是美联储自2008年以来的首次降息。

  降息周期是否就此开启?美联储主席鲍威尔给市场一个模棱两可的回答,他并不认为这是长时间一系列降息行动的开始,又说“外界不应该设想美联储不会再次加息”。降息是基于全球经济发展和通胀压力而做出的决定,未来决定利率走向时将继续关注这方面的信息。

美联储结束缩表

  比降息更值得关注的是,美联储提前决定结束缩表。即从8月1日起停止减持所持3.6万亿美元债券,较原计划提前了两个月。

  此次美联储降息,对长期为降息“摇旗呐喊”的美国总统特朗普来说,并不那么满意,他在推特上写道,“和往常一样,鲍威尔让我们失望了,但至少他结束了量化紧缩政策,这本来就不应该开始——根本就没有通货膨胀。”“无论如何,我们正在赢,但肯定不会从美联储得到多少帮助!”

  面对特朗普的不断施压,市场总会有对美联储独立性产生担心。鲍威尔在新闻记者会上再次重申立场,“美联储从不考虑政治因素,不会采取政策来证明我们的独立性。”

  未雨绸缪——“我们不一样,不一样”

  相比十年前的那次降息,美联储本次降息并不是由于经济出现了明显恶化,更多是一种未雨绸缪的考虑。市场称之为“保险式降息”、“预防式降息”——为了对抗疲软的全球经济风险所带来的下行风险,以及贸易摩擦带来的不确定性。美联储主席鲍威尔称,作为一项防范性举措,不是针对目前的经济问题,而是针对未来可能出现的问题。历史上,美联储在1995年和1998年两次实施预防式降息。

  在上一轮降息周期中,美国次贷危机爆发,并迅速演变为一场全球性金融风暴。美股重挫,失业率飙升,而目前眼见的美国经济都还差强人意。美国二季度GDP2.1%,强于预期的1.8%;失业率仍处于多年来的历史低位;在美国经济活动中占比超过三分之二的消费者支出在二季度增长了4.3%,远高于一季度的1.1%;PMI在荣枯线之上;美股长期上涨趋势犹在。这与上一轮降息周期中的美国经济的表现大相径庭。

  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声明称,“降息的决定是由于全球发展和通胀压力。在考虑未来利率路径时将关注信息。核心和总体通胀仍低于2%。基于调查的通胀预期变化不大。经济以适度的速度增长,就业市场强劲,失业率维持低企。将于8月1日结束缩表计划。在继续评估即将公布的数据之际,将采取适当行动维持经济扩表”。与6月政策声明所称的“不确定性增加”相比,7月声明强调不确定性“依然存在”。

  谁支持,谁反对?

  在这次议息会议上,美联储10名具有投票权的票位中,8位为降息投下了赞同票,2位持反对票的都是美联储内的老牌鹰派人物——波士顿联储主席埃里克·罗森格林,以及堪萨斯联储主席艾斯特·乔治。

  美国总统特朗普一直呼吁降低利率,并通过各种方式施压,外界认为美联储的独立性正受到严重威胁。

  就在本次会议前不久(7月22日),特朗普通过社交媒体表示,由于美联储的错误导向,美国毫无必要地比其他国家付出更多的利息,这使得美国更难与其他国家竞争。在会议开幕的前一天,美联储票委的噤声期中,特朗普再次“发难”,称“美国的通胀水平如此之低,美联储却无动于衷,太令人失望了”。

  据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特朗普通过各种渠道对美联储“喊话”的次数不下20次,“疯了、荒谬、搞砸了”之类的词汇屡屡出现,他多次公开表达对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工作的不满,甚至试图通过人事任命来扩大其在美联储决策层的影响力。在目前的5位美联储理事中,有4位都是特朗普提名的。

  7月2日,2位新的美联储理事获得提名,他们是圣路易斯联储执行副总裁沃勒和欧洲复兴开发银行美国理事、保守派经济学家谢尔顿。这两位均对美联储货币政策持鸽派立场。市场认为,鲍威尔美联储主席的职位“风雨飘摇”。在美联储前副主席费希尔看来,如果特朗普获得连任,鲍威尔将无法获得第二个任期。

  特朗普的种种表现在美国历史上基本不曾出现。回顾历史,美国政府首脑通常会避免公开评论美联储政策,克林顿、小布什和奥巴马执政时期皆是如此,然而特朗普是一个特例。就在本次议息会议结果公布后,特朗普依旧在社交媒体上抱怨,因为他想要的是更大幅度的50个基点的降息。

  不过,鲍威尔在本次会议中强调,FOMC的货币政策从不考虑政治因素的干扰。鲍威尔表示,不会采取政策证明美联储的独立性,提前停止缩表是一致性问题,算是对外界质疑美联储独立性的一种回应。

  降息周期已经开启?

  相比于此次降息,市场更为关注的是,未来降息周期是否就此开启。但鲍威尔让贪得无厌的华尔街失望了。他们认为美联储“鸽”得还不够,所以消息公布后美股大幅下挫,黄金也因此快速杀跌。

  在会后的新闻发布会上,对于降息的问题,鲍威尔只给出了一个模棱两可的答复。他说,这并不是长降息周期的开始,但可能会再次降息。随后又称,“外界不应该设想美联储不会再次加息。”

  鲍威尔在新闻发布会上提到一个新词“Mid-CycleAdjustment”,但这个Cycle究竟是指商业周期还是降息周期?他并没有明确说明。总之,鲍威尔对于下次的降息不置可否,这多少为下次降息留下了想象空间。

  既然鲍威尔称,降息作为一项防范性举措,不是针对目前的经济问题,而是针对未来可能出现的问题。那美国未来可能出现哪些问题呢?

  有分析人士拿出历史走势图指出,每一次的美联储紧缩周期都是以一个“金融事件”为标志而结束。而美林指出,最近的3次衰退都发生在美联储升息周期结束后首次降息的3个月当中。按照美林的预测,2019年年底和2020年年初美国经济将可能发生衰退。

美联储结束缩表

  图:美联储紧缩周期结束后的金融事件

  实际上,美国经济只是看上去“很美”。

  经济增速放缓。美国今年一二季度表现还不错,特别是一季度达到了3.1%。但一季度的经济表现只是得益于贸易收支改善、库存增长,而这又缘于此前企业为应对贸易摩擦而加快进货囤货,因此,这样的增长是不可持续的。站在2018年二季度GDP创造的3.2%高峰,美国经济增速在放缓。当前的数据现在甚至低于2015年二季度加息周期开启之前。

  失业率的水分大。虽然当前美国失业率为近50年来的最低水平,但是劳动参与率也处于同期的历史低位。一季度美国约50万人退出劳动力市场,导致就业率统计的分母缩小。在就业统计中,还存在相当一部分零工,而非原来统计口径中的全职工作,这就相当于扩大了分子。所以就业率上升失业率下降。

  虽然消费者支出依然强劲,但主要是由投资驱动的,而无论是在商业部门还是在住房领域,数据看起来都不太好。

  除了经济增长的表现,美国收入分配情况也不尽乐观。数据显示,美国贫富分化日益严重,前5%、前1%和前0.1%富人占美国整体财富的比重持续升高。特别是前0.1%的美国富豪,占有了美国1/4左右的净财富。而50%的中下层美国人占有的美国财富不到5%。这一半的美国人在美国收入分配中不断被边缘化。

  去年开始,美国长期国债收益率开始频频突破3%,长短期收益率倒挂,加剧了市场对美国经济陷入衰退的担忧。今年5月末,美债3个月和10年期收益率曲线倒挂程度创2007年来最强。而这一指标向来是衰退的良好前瞻指标。

  美联储态度就是美国经济发展的一面“镜子”。在去年多数时间,市场人士还在为今年美联储将加息3次还是4次而争论,但从今年2月份开始,画风突变。美联储刚刚在这次会议上宣布了10年来的首次降息,这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今年以来,避险资产黄金的走强可能已经说明了什么。

  中美贸易摩擦引发不确定性不止令中美双方经济不确定性增强,也令全球经济增长面临下行风险。在美联储的心中,这不是金融稳定出了问题,而是有必要为未来的风险事先做好对冲。鲍威尔称,“必要时FOMC将大胆运用所有工具,维持经济增长和推高通胀水平。”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