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加征关税影响特朗普选举 多家美企表示不再支持其连任

美国加征关税影响特朗普选举 多家美企表示不再支持其连任
  至诚网(www.zhicheng.com)6月26日讯

  随着美国总统特朗普连任竞选的开始,许多美国企业都面临一道难题:要不要给这位共和党籍总统连任捐款助威?

  按传统来说,共和党籍候选人低赋税、自由市场的理念,颇受企业界欢迎,但特朗普的第一个总统任期,让美国企业颇感纠结。

  尽管特朗普在第一个总统任期内对美国的税收体系进行了大范围调整,同时也在金融领域推出放松管制的措施,但研究显示,美国企业并不看好这些措施在未来四年带来的潜在收益。因为,特朗普近来在全球范围内对包括盟友在内的贸易伙伴挥舞关税大棒,对全球范围内的商业体系造成全面且直接的冲击,不少美国企业当然也免不了遭受池鱼之殃。

  此前,美国商会在一份向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提交的报告中,措辞强硬地呼吁撤销近两年来加征的关税,称这些关税“极大加剧”了对美国消费者、工人和公司“已经造成的伤害”。

中美贸易战的影响

  左右为难的美国企业

  报告提到,特朗普政府的贸易策略迫使许多美国公司不得不抬高价格,改变自身供应链,磨损了政府与支持企业减税和放宽管制的商业团体之间的关系。就在上周,沃尔玛、塔吉特等600多家美国公司警告称,加征关税或令美国失去200万个工作岗位,并给每个美国四口之家平添年均2000美元的生活成本。

  美国商会国际关系负责人薄迈伦(Myron Brilliant)就曾批评特朗普,不应该利用关税迫使邻国墨西哥在移民问题上让步。“这只会增加美国农民、美国制造商、美国消费者的负担,最终受损的是美国经济本身。”他说。

  一位匿名的共和党参议员助手表示:“从哈雷到AT&T,特朗普历来喜欢对企业评头论足。与特朗普关系太近,可能对企业不是好事。”不少分析认为,在已经到来的大选季,美国企业这一次可能比以往都低调,不会着急在各候选人中选边站,这也意味着美国企业对特朗普的捐款踊跃程度料将不如上届大选。

  不过,美国企业的犹豫不决也未必就利好民主党。上述共和党参议员助手表示,如果民主党最终提名资深参议员桑德斯或者伊丽莎白·沃伦为候选人,那么对于那些既不喜欢特朗普,又反感这两位民主党候选人的美国企业来说,2020年大选的助选资金真的没处可去了。

  一位专家建议这些尚处于观望中的企业不妨在2020年大选季中充分利用“保密”条款,即那些不愿再支持特朗普的企业,可以通过超级竞选委员会(Super PAC)等渠道资助特朗普的竞争对手,而不用担心名字的曝光;而那些依旧愿意力挺特朗普的美国企业也可以暗中给特朗普阵营捐款,不用担心在媒体上曝光。该专家说:“要知道,有时候压力不仅仅是外部的,一些企业的员工也反感捐款给特朗普,但企业高层出于战略考虑,不一定会完全遵从员工的意愿。”

  “有钱人的游戏”

  众所周知,美国大选历来是“有钱人的游戏”。美国联邦竞选委员会(FEC)的数据显示,2016年美国大选,包括总统选举与国会选举一共花费超过69亿美元。而去年的中期选举花费超过50亿美元,成为至今“最烧钱”的中期选举。

  就在特朗普宣布投身2020年总统大选的一天后,美国共和党全国委员会(RNC)主席罗纳·麦克丹尼尔(Ronna McDaniel)一早在社交媒体推特中宣布:“特朗普在宣布竞选连任不到24小时内创下了筹款2480万美元的纪录。”

  不过,前述共和党参议员助手表示,特朗普的竞选战略是聚焦于选举人票扎堆的大州,并不是很在乎在全美的支持率。也就是说,对于那些并非共和党票仓的地区,比如加利福尼亚州、纽约州等,特朗普并不介意支持率的高低。然而,美国企业却不能不顾及自己在全美各地的支持率。

  追踪美国竞选资金的组织政治响应中心(Center for Responsive Politics)的数据显示,2004年,企业界的超级竞选委员会对时任总统小布什的连任资助了200万美元。尽管时任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罗姆尼未能在2012年胜选,但也得到了企业届的超级竞选委员会94.8万美元的资助。2016年,企业届的超级竞选委员会对特朗普的资助仅为47.7万美元。

  在2016年的大选中,特朗普常常会以其成功的事业和高额的个人资产举例,他称:“我非常有钱,这是我的魅力之一。”FEC数据显示,特朗普本人为2016年的竞选支付了700万美元,另外自掏腰包为竞选活动贷款4800万美元。

  当被问及如何得到企业的支持时,特朗普竞选团队对外联络事务负责人默托(Tim Murtaugh)回应道:“总统已表达得很清楚:美国的就业与员工保障是他关注的焦点。”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