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阪g20时间 g20中美贸易谈判能遏制关系下滑势头吗?

大阪g20时间 g20中美贸易谈判能遏制关系下滑势头吗?
  至诚网(www.zhicheng.com)6月25日讯

  6月28、29日召开G20大阪峰会,国际社会普遍关注中美元首会晤能否在关键时刻发挥引领作用,遏制中美关系下滑势头,推动中美经贸谈判峰回路转。

g20日本峰会时间地点

  中美合作与协调原本是G20在国际经济治理中取得进展的强大动力,但是由于特朗普政府奉行“美国优先”,对华挑起贸易战,严重背离G20“同舟共济”、合作共赢的精神,削弱了G20框架下的中美合作,使得G20影响力走低。

  G20峰会在应对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过程中应运而生,因其广泛代表性和影响力,风头很快便超过代表发达国家俱乐部的七国集团(G7),成为首要的国际经济治理平台。为摆脱金融危机,中美与其它G20成员将G20部长级会议升格为元首级别的会议,在这一框架下,中美积极合作,推动世界经济复苏。但是随着经济好转,美国对G20的倚重下降。

  面对新兴经济体在G20地位上升、美国对G20掌控力下降,美国对G20的态度趋于消极,转向重新依靠G7小圈子,通过G7来对G20定调子定方向。国际金融危机后大国合作共同维护世界经济可持续发展、应对全球性挑战的局面不复存在,G20合作后劲不足。

  特朗普政府奉行“美国优先”,美国利益至上,质疑全球治理,推卸国际责任。美国采取“合则用、不合则弃”的实用主义政策,频繁退出国际协定和国际组织,退出了应对气候变化的《巴黎协定》、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全球移民协议、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万国邮政联盟;

  退出“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以及“美欧贸易和投资伙伴关系协定”(TTIP)谈判,重新谈判北美自贸协定、美韩自贸协定,以国家安全为由加强对外国投资审查。美国从全球化的推动者变成反对者,削弱了在全球治理上的国际合作。

  特朗普政府转向利己主义,从维护国际社会的利益转向维护美国自身的利益,对国际义务“甩包袱”,使得G20在内的全球治理平台遭遇“特朗普冲击”。

  美国虽然没有退出G20,但是将“美国优先”的理念和政策塞进G20议程。在美国的阻挠下,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以及峰会公报删去了“反对贸易保护主义”“保护主义和贸易争端对全球经济有害”的表述。2018年12月G20布宜诺斯艾利斯峰会上,特朗普特意搞了一个美墨加协定签字仪式,炫耀其贸易成果。

  特朗普政府除了抵制G20“反对贸易保护主义”条款,还将“国有企业扭曲市场竞争”议题纳入G20讨论,将中美双边贸易冲突延伸到多边场合。

  对华贸易战只是其对华政策“质变”的一部分,从封锁中国高科技企业、炒作中国“锐实力”和“债务陷阱”,在南海、台海发起挑衅,美国发动“全政府”动员,多管齐下围堵中国影响力,美国对华政策大调整使得推进中美在G20框架下的合作困难重重。

  作为世界两个最大的经济体,中美合作是G20发挥作用的重要基础。两国经贸摩擦不仅关系双边关系大局,而且关系世界经济增长与国际和平稳定大局。G20大阪峰会前夕,国际社会普遍期望特朗普政府能够改弦易辙,“习特会”取得进展。

  多边组织和国际会议通常发挥着“多边搭台、双边唱戏”的作用,有助于及时管控国家间矛盾和分歧、预防危机升级。过去亚太经合组织(APEC)、核安全峰会等多边机制曾在中美关系紧张时期,为两国元首面对面沟通提供了重要机会。

  在中美经贸摩擦对立加剧的形势下,G20大阪峰会为中美元首面对面沟通、自上而上解决争端、缓和双边关系提供了一次重要机会。

  G20峰会机制建立以来,中国作为创始成员,积极参与,贡献中国智慧,促进世界经济复苏。中国坚决反对贸易保护主义,高举多边主义旗帜,提出了开放导向、包容导向、规则导向的正确立场。

  对中国来说,G20具有广泛的代表性,容纳了世界主要经济体,特别是将一批新兴经济体包括在内,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兼顾了效率,仍是中国参与全球治理的重要平台。

  面对“美国优先”对国际经济治理的消极影响,中国需要排除干扰,坚定参与G20,坚持多边主义,继续扩大共识,在合作共赢中推动国际秩序向更加公正合理的方向转变。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