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日本G20峰会具体时间 日本G20峰会将聚焦八大领域

2019日本G20峰会具体时间 日本G20峰会将聚焦八大领域
  至诚网(www.zhicheng.com)6月22日讯

  6月28日至29日,二十国集团(G20)峰会将在日本大阪举行。这次峰会除了G20成员之外,还有17个国家和国际机构应邀与会。根据G20大阪峰会网站发布的信息,此次峰会将聚焦八大领域,分别是世界经济、贸易与投资、创新、环境与能源、就业、女性权利、可持续发展以及健康。

日本g20峰会时间

  虽然G20通常以经济领域为主要议题,但近些年来政治、地区热点和气候变化等议题也成为峰会的重要内容。特别是在当前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背景下,G20峰会日益成为观察国际政治经济格局演变的窗口,以及主要国家围绕全球重要热点问题进行交锋和博弈的最高级平台。

  大国关系与多边主义

  28日至29日,G20峰会将在日本大阪举行,届时中国、美国、俄罗斯、日本、韩国、德国、法国、英国、意大利、加拿大、墨西哥、澳大利亚、巴西、阿根廷、印度、印尼、沙特、土耳其、南非和欧盟等20个成员的领导人将出席会议。

  同时,根据G20大阪峰会网站发布的信息,参加此次峰会的还有荷兰、新加坡、西班牙和越南,以及东盟轮值主席国泰国、非盟轮值主席国埃及、亚太经合组织(APEC)轮值主席国智利、“非洲发展新伙伴计划”主席国塞内加尔。

  另外,联合国、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世界银行、世界贸易组织(WTO)、国际劳工组织、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世界卫生组织、金融稳定理事会和亚洲开发银行等国际机构的负责人也将与会。

  尽管与会国家和国际机构多达37个,而且G20成员都是经济总量在全球排名前20名的重要经济体,但毫无疑问,大国关系是包括G20在内的当今国际社会各个多边机制都绕不开的话题。特别是特朗普上台后,大国关系出现深度博弈和重大调整。

  竞争与合作,一直是大国关系的AB面。但特朗普主政美国后,这两个方面的动态平衡被打破,大国竞争成为美国处理大国关系的基调。2017年12月,特朗普发布了上台后首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这份68页的报告中,33次提及中国、25次提及俄罗斯。

  进入21世纪以来,从小布什到奥巴马,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都将应对非传统安全放在首位,弱化传统的大国竞争。特朗普上台后,来了个180度大转弯,在报告中将大国之间的战略竞争置于首位,以此作为美国对外政策的指导方向。

  此前,无论是中美关系,还是俄美关系,多数时间是竞争与合作并存,合作大于竞争;欧美之间更是基于同盟关系的紧密合作。但特朗普上台后,美国与中、俄、欧之间的摩擦都显著增加,双边关系出现极大摇摆甚至倒退。

  俄罗斯没有等来特朗普实质性改善美俄关系,对俄制裁非但没有松绑,双方的军事对抗还进一步升级,以暂停履行《中导条约》、续谈《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无望为代表,俄美甚至濒临新一轮军备竞赛。

  中美关系同样因特朗普而大起大落。美国政府频频在南海问题、台湾问题等涉及中国核心利益的问题上指手画脚,在贸易问题上接连挥舞关税大棒、在对话谈判中出尔反尔,甚至动用国家力量非法打压中国企业,为了限制压制中国而无所不用其极。

  就连欧洲这个美国传统盟友,也因涉俄能源合作问题、防务和安全议题以及贸易摩擦等问题,导致跨大西洋同盟关系的裂痕日益加大,法、德、英等欧洲大国对美关系也大不如前,在伊核问题等具体问题上,站到了美国的对立面。甚至西方核心国家俱乐部七国集团(G7)也变成了G6+1。

  大国竞争这一战略定位,是导致美国与其他大国关系出现倒退和对立的政策根源。特朗普政府以“美国优先”为原则的操作模式,则是美国搞僵这些关系的直接原因。

  所谓“美国优先”,说白了就是单边主义。美国推行单边主义并不稀奇,但当特朗普遇到单边主义,结果是现行国际秩序和规则遭遇严重挑战和冲击。

  比如,特朗普上台后,退出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北美自贸协定、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维也纳外交关系公约》涉国际法院管辖问题的议定书、全球移民协议、应对气候变化《巴黎协定》、伊核协议,威胁退出世贸组织和万国邮政联盟等。

  作为当今世界唯一的超级大国,本该继续承担更多国际责任的美国,这些任性之举从政治、经济、贸易、外交、地区热点问题、移民和气候变化等各个领域破坏既有规则,极大削弱国际社会公认的多边主义原则。

  然而,G20本身就是对多边主义最好的诠释,是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下进行全球治理的顶级多边平台。预计,中美、中日、中俄印和巴西南非、美欧、中欧等国领导人都将借G20峰会之机举行双/多边会晤,美俄元首也存在接触的可能。

  贸易摩擦与朝核伊核

  美国,确切来说是特朗普政府,给世界政经和贸易格局带来的是无差别的全面冲击。

  本月18日,中美两国元首通电话,双方将在G20大阪峰会期间举行会晤,而当前备受关注的中美经贸摩擦无疑将成为两国元首会晤的重要议题。经贸关系不但是中美关系的压舱石,而且全球最大两个经济体的贸易关系还事关全球市场。

  中美贸易摩擦的影响已经不只于双边层面,更是影响全球经济增长和贸易稳定的事件。当然,放在全球视野下来看待,中美贸易摩擦是特朗普掀起的贸易战的一部分。其他部分还包括美国向法德等欧盟国家、日韩、印度和土耳其、墨西哥等盟友、邻国以及其他国家挥起的关税大棒。

  几个典型例子是,特朗普将非法移民问题与加征关税捆绑,威胁并迫使墨西哥就范;美国以购买俄制S-400防空导弹系统为由,威胁制裁土耳其,并试图以同样的招数施压印度;先后取消土耳其、印度的贸易普惠制待遇;法德首脑去年5月先后到访白宫,仍无法说服特朗普暂缓对欧盟加征钢铝关税,而且美国还威胁对欧盟汽车加税;美日自贸谈判举步维艰;美国以与俄罗斯开展能源合作,建设“北溪-2”输气管道为由,直接对德国发出制裁威胁……

  商人出身的特朗普似乎特别喜欢玩制裁,而且还无视世贸规则框架,以国内法开展各类调查,并以此作为发动贸易战、加征关税的依据。这种无差别的单边主义和贸易霸凌主义行径,自然招致其他国家一致反对。

  同时,制裁已经被特朗普放大、“武器化”了,而且已经突破了经贸领域的界限。

  朝鲜半岛局势去年迅速转圜,朝美关系也出现历史性松动,特朗普与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在新加坡实现首次会晤并发表联合声明,朝美同步开启了无核化谈判。

  为了推动半岛核问题解决,朝鲜方面做出了诸如中止核导试验、炸毁丰溪里核试验场、拆除西海导弹试验场以及归还朝鲜战争期间美军遗骸等切实行动。然而,特朗普政府依然坚持“极限施压”策略,丝毫不放松对朝制裁,这与无核化路径分歧一道,导致朝美对话陷入僵局。

  与之类似,特朗普在伊核问题上的“极限施压”更为激进。他不仅单方面退出历经十余年谈判才达成的伊核协议,还重启对伊朗能源、金融、航运等敏感领域的制裁,威胁制裁那些继续与伊朗做生意的外国企业和实体,甚至企图封杀伊朗原油出口。

  眼下,日益紧张的美伊关系正将中东地区重新逼到战争边缘,而制裁与不断加码的军事部署一道,成为特朗普以压促谈的武器。

  这两大地区热点问题,自然会成为G20峰会上相关各方领导人双/多边会晤时的重要议题——朝核问题六方中的五方均在G20之列,伊核问题六国(中美俄英法德)也都是G20成员。

  此外,正试图走出“脱欧”僵局的英国也备受关注。一方面,G20峰会是英国重塑“全球化英国”的重要契机。本月初,英国与韩国宣布将在10月底英国“脱欧”前签署自贸协定。而自3年前“脱欧”公投以来,英国已与智利、以色列、挪威和瑞士等多个欧盟贸易协定覆盖的国家签订了新自贸协定,英国与这些国家的贸易额占到欧盟贸易协定覆盖贸易额的63%。

  另一方面,英国也试图在外交上有所突破。比如,预计下月底卸任的首相特雷莎·梅寻求在G20峰会期间与俄罗斯总统普京会晤,以修复因俄前特工中毒案而跌入低谷的英俄关系,为新首相开展外交铺路。

  大国关系在调整,相关国家围绕地区热点在博弈,欧盟内部分歧和矛盾也日益增多并公开化——如法德围绕下届欧委会主席人选僵持不下,中东地区主要国家间明争暗斗——如沙特与土耳其围绕卡塔尔、巴以和伊朗问题较劲,日韩关系仍未走出因“慰安妇”问题和雷达照射事件导致的低谷……

  各种复杂局面进一步反映出当前全球面临的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这更加需要大国和主要经济体之间加强合作、避免恶性竞争,需要G20发挥全球治理角色和作用。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