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天河千秋画 碧水流弦万古琴--“红旗河”西部调水狂想曲

高山天河千秋画 碧水流弦万古琴--“红旗河”西部调水狂想曲
红旗河西部调水工程

  香港商报整版刊发

  从世界屋脊的中华水塔,到茫茫塔里木荒漠,沿青藏高原蜿蜒6188公里长的环线上,一幅壮美的西部调水图景足以令人心潮澎湃。这就是近年来国内外媒体热议中的“红旗河西部调水方案。”

  “着眼于新时代大生态、大格局、大战略,‘红旗河’将成为助力实现中国梦的千秋伟业!”7月中旬,在地处北京西城区赵登禹路一处闹中取静的四合院里,“红旗河”课题组负责人高淦接受本报记者采访。高淦,“红旗河”西部调水课题组负责人、“红旗河”构想的提出者,曾是国家高端智库“国家创新与发展战略研究会”的常务理事,2017年离开“国创会”,现为民间人士的高淦全身心致力于“红旗河”西部调水课题组的攻坚克难工作。他历时六年时间,行程十三万公里,在对全国地理信息经过综合分析的基础上提出此方案,完美诠释了中华民族的和合文化。高淦在“红旗河"的宣传片中说到:“古有大禹治水、京杭大运河,现在我们有南水北调,为京津冀等北方缺水地区提供了水的支撑。‘红旗河'也一样,改革开放40年,土地和城市发展的矛盾凸显。怎么解决这个矛盾,还是空间的问题,还是土地和水的问题。”香港商报记者张宇

红旗河西部调水工程

  时代之问——水从哪里来?

  水是生命之源、生产之要、生态之基。关系到国家发展的各个领域。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水利事业取得瞩目成就,发展的每一步都为改革开放注入了磅礴动力。三峡大坝、南水北调工程的相继建成,为沿河城市经济带的崛起做出了历史性的贡献。

  然而,在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中国却是一个严重缺水的国度。仅占世界6%的水资源,人均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28%,按照目前施行的“最严格水资源管理制度”,至2020年、2030年用水总量目标必需控制在人均约500立方米/年,属于国际标准“严重缺水”状态;年降水量不足400毫米,土地便向荒漠化发展。

  此外,水资源的空间分布也极不均匀。总体上由东南沿海向西北内陆逐渐减少。在中国的地理版图上,从黑龙江省黑河,经雅安、盐源到云南省腾冲,胡焕庸线分隔出两个迥然不同的自然和人文地域。东南地区36%的国土居住着96%人口,经济相对发达;西北地区地域广阔,人口稀少,经济发展相对较弱。产生胡焕庸线只有一个因素,就是水资源的空间分布极不均匀。这条线不仅是人口界线,同时也是一条中国生态环境界线。

  水资源空间分布的差异,给人们的生存发展带来了巨大影响,导致地区发展严重不平衡,制约着中国可持续发展能力,不彻底解决,中国的发展空间将面临严峻挑战。如何打破水资源分布不均的制约,获取更大的发展空间,让人民享受更多改革开放成果呢?

  时代之问,犹如一道沉甸甸的考题,考验着每一位水利工作者和相关领域的科技工作者们。

  奋进新时代的绝妙构想 2018年注定是一个不平凡的年份。

  从1978年的春风化雨,到今天新时代、新发展方位的到来,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梦想正一步步迈向现实。中国成就世界侧目、中国发展世界惊羡,“红旗河”方案应韵而生,再次让世界看到东方文明实至名归的冰山一角。

  志合者,不以山海为远。中共十八大以来,伴随着国家相继作出保障水安全、推进重大水利工程建设等一系列决策部署,一个由六位院士参与,十二位教授、十多位年轻博士组成的课题组正式成立,围绕破解西北水资源短缺的问题,开启了一段艰辛的攻关历程。终于探索出一条现实可行、科学合理的西部调水线路——“红旗河”。

  按照构想,“红旗河”从雅鲁藏布江“大拐弯”附近取水,自流509公里后进入怒江;然后,于三江并流处穿越横断山脉:借用怒江河道60公里后经隧洞进入澜沧江,43公里后经隧洞进入金沙江,97公里后,以隧洞、明渠和水库相结合的方式绕过沙鲁里山到达雅砻江,绕过大雪山到达大渡河,绕过邛崃山到达岷江,绕过岷山到达白龙江、渭河;从刘家峡水库经过黄河,以明渠为主绕乌鞘岭进入河西走廊,沿祁连山东侧平原经武威、金昌、张掖、酒泉、嘉峪关到达玉门,接着沿阿尔金山、昆仑山的山前平原,穿过库姆塔格沙漠和塔克拉玛干沙漠南缘到达和田、喀什。全程6188公里,落差1258米,平均坡降万分之2.10。

  红旗河沿“一二级阶梯”过渡带进行设计,降低了工程难度,巧妙避免了对青藏高原生态脆弱区的影响,覆盖胡焕庸线西北方向的大部分地区,对改变中国西北生态格局、水资源分布、产业布局等诸多方面产生积极影响。

  为惠及更多地区,“红旗河”设计了三条主要支线:通向延安方向的“红延河”,通向内蒙古、北京方向的“漠北河”,以及通向吐哈盆地的“春风河”。“红旗河”的三条主要支线均是基于相关区域地理特点的最优选择,使得在保证坡降的前提下,能够全程高水位自流,保持高水位优势,有能力将水源和水能送往更多的干旱区域。

  “红旗河”西部调水课题专家组组长、中国工程院院士王浩把“红旗河”的特点简要的概况为:两足够一自流。即如果这条河在受水区位置足够高便于处处自流,覆盖更广大的区域。所以两足够:取水点高程足够低,受水点高程足够高,全程保持自流。方案预计年总调水量可达600亿立方米,仅占主要河流取水点总量的21%。工程实施后,将形成约1万公里长、20公里宽的绿洲带。随着生态环境的逐步改善并产生累积效应,将为沿河地区带来巨大的生态效益和经济效益。

红旗河西部调水工程

  一举多得的千年工程

  “红旗河”方案一经提出,引起了社会各界的普遍关注。有媒体报道称,“红旗河”工程着眼于大生态、大格局、大战略而提出的全新方案,也是一条经济发展、文化融合的大动脉,更是生态工程、民生工程、战略工程的伟大壮举,是一举多得的千年工程!也有一些生态、水利界人士认为,该方案还需要长期、谨慎论证。早在2006年就有《西藏之水救中国》的方案出版,曾在中央各部委广泛流传。

  提出“大西线”方案设想者郭开还曾成为中央政策研究室的座上宾。

  2018年4月15日,“红旗河”课题组第三次论证会上,中国工程院土木、水利与建筑工程学部院士邓铭江坦言,从水资源循环开发利用的角度和社会经济发展角度来讲,目前,新疆全区社会经济总的耗水量大数600亿,其中有300亿通过产品虚拟水的形式,流通到了内地。全国棉花40%产在新疆,哈密瓜、葡萄,一公斤葡萄耗两方水,也就是说有300亿水通过虚拟水流通到内地去了,就无形当中就把300亿的一条大河,西水东调了。所以无论从维持新疆社会水循环,还是自然水循环的角度看,“红旗河”工程非常需要,非常迫切。

红旗河西部调水工程

  地处新疆的塔里木河流域周围原本是一条绿洲,只要一有水它就充满生机,但现在整个河在萎缩。所以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务院三峡办三峡工程泥沙专家组组长、现任中国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副院长胡春宏院士认为,如果“红旗河”的水量能够补到这个地方,必将改变地区的整体环境,对土地、植被、人民生活等等都会产生巨大而深远的影响。

  “任何一个国家也养不起我们,这是一个事实。”考虑到国家粮食安全,长期从事地球物理学和地球动力学研究、今年已经84岁的中国科学院院士滕吉文在充分了解“红旗河”方案后给予高度评价。他说,从国家今后的长远发展看,红旗河堪称千秋万业。以美国为例,跟我们土地差不多,可是它的平原地区达到60%到65%,人口3亿,而中国的平原地区只有12%。人口却超过13亿。所以对于西部干旱地区来说,解决水的问题,就等于解决了土地问题,解决了粮食问题,解决了战略纵深的后顾之忧,极大地拓展了国家发展空间。

  滕吉文认为,“红旗河”方案意义重大,线路设计非常绝妙,边界条件非常好。线路的走向体现了顺应自然、顺势而为的巧妙构思。

  沿线复杂的地质和构造问题确实是工程的难点,但总的来说都有应对方法。他认为,我们不能畏首畏尾、彷徨懈怠,要扎实研究、勇于创新、突破难点,积极推进“红旗河”方案,为我国的生态建设、粮食安全、经济发展做出贡献。

  诚然,也有网友对“红旗河”产生过质疑,担心工程建设、项目可行性、地震等自然灾害给周边带来影响。对此,中国工程院院士周丰峻认为,“红旗河”一旦落成,首先在抗灾方面作用巨大。这一点,可以让全国人民放心,也可以让南亚的国家,东南亚的国家放心。“红旗河”一旦开工建设,必将聚全国之力,高质量、高水平、高速度建设。

  课题组成员董庆研究员说:“红旗河”工程是一项具备现实可操作性的宏伟方案,避免了超高的大坝,避免了超长的隧道,避免了对脆弱生态区的破坏。“红旗河”在进入河西走廊之前,输水隧道的线路选择充分研究了活动断裂、地震带、热岩、煤系地层、超高埋深等情况,在工程上具有充分的可行性。

  “这是一个极为创新的思路和想法。”中国水利水电研究院水资源研究所副所长、流域水循环模拟与调控国家重点实验室筹建办公室副主任、中国水利学会青年科技工作委员会秘书长赵勇也曾带着疑问来到课题组,通过了解,感慨道:经过与以前的资料对比,一夜都没合眼,认为这是一个不同以往的全新设计方案。他为这个项目感到兴奋、感到震撼,感到以现在的工程技术能力完全可以实现。

  为中华水塔撑起保护伞

  2016年8月,书记在视察青海时指出:“中华水塔是国家的生命之源,保护好三江源,对中华民族的发展至关重要。”

  毋庸置疑,“红旗河”工程实施后,将改善西北生态环境和局部水汽循环,有力保护三江源的生态环境,为“中华水塔”撑起保护伞。

  “三年两决口,百年一改道,十年九旱。”中国可持续发展研究会理事长、中国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水资源研究所名誉所长“红旗河”西部调水课题专家组组长、中国工程院院士王浩以黄河为例点明“红旗河”工程的意义。他说,中华民族的母亲河黄河,2600多年的时间里发生过洪水改道26次,大的堤防决口1500多次洪灾几乎年年都在黄河流域的不同区域发生。“红旗河”方案的提出,不仅对中华水网的形成有决定性的意义,对黄河流域、长江流域、雅砻江、大渡河、岷江、金沙江这些过去有洪水记录的地方均有重大意义。一旦发生洪灾,“红旗河”可以用两千流量的速率进行分洪,减轻了洪水的灾害。另一方面,如果北方河流干旱,“红旗河”又可以以两千个流量的速率补水。

  一位长期从事水利工作的网友发文感慨道:“红旗河”方案的提出,是解决中国新时代水、粮食、人口、生态安全和可持续发展突出问题和矛盾的根本之道,是新千年尺度上,中华民族永续生存和发展的坚强保障,是国之重器,意义重大,功用无穷。

  采访中,“红旗河”课题组负责人高凎反复强调,我们现有的土地、水、生态环境等,越来越无法满足发展的需求,供需矛盾日益严重,急需找到一个新的出口。我们国家发展的需求是刚性的,仅以当前我国可利用的水资源和土地资源的存量来寻求解决方法,供需矛盾几乎无法平衡。必须重视解决增量的问题,也就是增加可利用的水资源和土地资源。

  同时,作为重大基础设施建设项目,工程一旦实施,必将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经济社会发展提供持续动力。带动一系列上下游产业的发展,为东西部稳定经济增长、促进产业发展、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提供更为广阔的发展空间。

  高淦表示:“红旗河”可以担当西部大开发领头羊的重任,是打开我国未来发展空间的“钥匙”,是一场开疆拓土的伟业。“红旗河”将在我国西北平添2亿亩以上绿色良田,可大幅度缓解我国人多地少的矛盾;在保障粮食安全的同时,可以同东部实施基本农田置换,让东部国土得以休整和恢复。我国西北将成为发展绿色农业、设施农业、实现农业现代化的处女地,并可提供1.5亿国民的发展空间,引发近两亿人的经济地理重构。

  水进则人进、人进则文化进。王浩认为,“红旗河”为中华水系的构建提供了绝妙的一笔。串联起了西南诸河、长江流域、黄河流域和西北诸河,形成了统一的大水网格局,它是奠定整个完整中华水系浓墨重彩的一笔,辐射影响全国70%以上国土面积。随着时间的积累,各族人民人心归聚、精神相依、宜居和谐、共享发展成果的局面一定会再次得到升华。

  波涛汹涌,波澜壮阔的母亲河——黄河,以“奔流到海不复回”的气势,孕育出灿烂的华夏文明,孕育出一代又一代公而忘私,锲而不舍的中华儿女。而今,“红旗河”,一个奋进新时代里程中的绝妙构想,同样会成为一条润泽国人,共筑中国梦的新“母亲河”。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