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群驰骋聚焦高质量发展 创新模式寻求共赢

冠群驰骋聚焦高质量发展 创新模式寻求共赢

 

  时间轴上的起跑点如列车的始发站一般迅速向后退去,遁入历史。然而,无论人或物,要想感受成长的变化必须再次穿越时间隧道去发现,去感受。即将迈入18岁的上海合作组织6月将在青岛举办该组织成员国元首理事会第十八次会议峰会,这是上合组织第四次在中国境内举办峰会。

  自成立以来,上合组织在促进欧亚地区安全与繁荣方面的作用越来越大,其影响力和吸引力也在不断向外辐射,但对这个组织及其运作,很多人依然感到神秘。5月24日,《环球时报》记者探访上合组织秘书处,并聆听了该组织副秘书长王开文的讲述。

  走进上合秘书处大楼

  位于北京日坛路使馆区的上合组织秘书处,办公大楼在绿树掩映之中,风格与附近外国大使馆建筑相似,不同之处在于门口飘扬着各成员国国旗,远远一望就知道——没错,就是它!

  上合组织成立于2001年6月15日,是迄今为止唯一在中国境内成立、以中国城市命名并在中国设立常设机构的区域性国际组织。秘书处从2004年开始正式运作,最早办公区设在北京亮马桥附近,后来搬迁到日坛路新址。

  走进办公楼,首先看到的是秘书处标志性建筑宪章厅:墙壁上悬挂着上合组织会徽,中央摆放着用大理石雕刻的上合组织宪章,对开页是创始成员国元首的烫金名字。办公室的内部装修、挂饰体现出浓郁的上合风格,最有特点的是以成员国城市命名的国家厅,比如北京厅、莫斯科厅、塔什干厅等,它们承担会议室、会客厅、宴会厅等各项功能。

  走上二楼,能够看到成员国的国旗,墙壁上挂着用半宝石镶嵌的成员国国徽。每间办公室的门上都用中、俄两种文字标注着办公室的主人名字。王开文接受《环球时报》记者专访时表示,汉语和俄语是组织的官方语言。在实际工作中,除了中国,创始成员国都是俄语国家。虽然工作人员也具备中文能力,但俄语沟通更便利(采访期间电话铃响,拿起话筒,王开文说的就是俄语)。

  2017年上合组织实现自成立以来的首次扩员,决定给予印度、巴基斯坦成员国地位。对于这两个以英语为官方语言之一的国家的加入,王开文表示,汉语和俄语依旧是工作语言,新加入成员国接受和认可上合组织的相关文件。但在工作中会有一些技术性处理,把文件翻译成相应的语种。

  一份峰会文件是这样出炉的

  谈起上合组织的过往和当下,王开文如数家珍。在上合组织成立筹备阶段,王开文担任中国外交部欧亚司副司长,参与了很多工作,2015年他出任上合组织秘书处顾问,2016年担任上合组织副秘书长。

  上合组织有两大常设机构,一个是秘书处,另一个是地区反恐机构,设在乌兹别克斯坦首都塔什干。“秘书处为本组织的活动提供协调、信息分析、法律和组织技术保障”,上合组织官网描述道。

  王开文进一步向《环球时报》记者解释道:上合组织框架内的机制很多,包括元首、总理、外长、安全会议秘书、国防部长等会议机制,这些会议上通过的文件都需要秘书处参与准备。比如为了迎接青岛峰会,要召开外长理事会会议、国家安全会议秘书理事会会议等,这些会议需要秘书处联系各国协调员就会议举行的时间、拟通过的文件等进行协商,最终达成一致。

  “各个国家都设置有对应上合组织的国家协调员,为上半年的元首峰会、下半年的总理理事会会议做准备并协调本组织的日常事务,每年不定期举行若干次国家协调员理事会会议。频率大概是一至两个月一次。”

  王开文表示,上合组织峰会每年在成员国轮流举行,主席国要为峰会文件做准备,提出前期思路及供讨论的基础性东西,然后由国家协调员经过几轮讨论后敲定下来,报外长理事会会议。

  “协商一致”是上合组织讨论过程中的一个原则。“一次会议无法形成统一意见,就举行下次会议,最终达成一致”,王开文说,这也是上合有别于其他组织的重要原则,不论大国小国一视同仁。

  至于外界因此质疑最终达成的文件充满妥协性,王开文表示,这种担忧有其道理,但实践证明,上合组织通过的文件是有效可行的,小国的利益能得到保障。“任何事情都有一个过程,不同群体会有不同声音……在最终完全赞同之前,需要有一个慢慢接受的过程。”

  “秘书处工作压力有点大”

  据王开文讲,秘书处以前的编制是30人,现在增加了4个。与其他国际组织多是招聘制不同,上合由各国派出官员来任职,名额按成员国会费比例定。中俄因会费比例最高,各有7名官员;塔吉克斯坦最少,有两名官员。按规定,新成员国会费比例不能超过创始成员国中最低的国家,因此目前印巴各有两名官员,其中印度官员已经就职。

  这些官员受秘书长领导,秘书长则由成员国国家元首根据外长理事会会议的推荐批准。按照上合组织成员国俄语字母排序,秘书长由各国官员轮流担任,任期三年。现任秘书长阿利莫夫来自塔吉克斯坦,2016年1月1日就任。

  除了秘书长,此前还设有4位副秘书长,由于工作量越来越大,后来增添了一位。王开文说,副秘书长由外长理事会根据国家协调员理事会的推荐任命。现任副秘书长分别来自哈萨克斯坦、中国、吉尔吉斯斯坦、俄罗斯和乌兹别克斯坦。在王开文的书橱里,摆放着秘书长阿利莫夫给他的感谢信。“秘书处工作压力有点大”,王开文笑言,2017年大概有250多场活动,几乎每天都有,一天有两三场。

  为提升上合组织的知名度,秘书处这些年做了很多工作。比如从2016年起,上合组织举办以国际组织冠名的马拉松赛。“组织这些活动是为了聚集人气,让大家更好地了解上合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并了解其成员国不同的文化背景,达到民心相通。”王开文说,上合还积极与联合国系统、东盟组织和独联体国家一些机构等国际组织接触,比如与联合国禁毒署举行高阶层会议。

  如今,上合组织的影响力越来越大,不但一些国际机构积极与之建立联系,一些域外国家也希望同其发展关系。这种影响力也向内延伸,大家庭中的对话伙伴国要求上升到观察员国,观察员国要求上升到成员国。

  那么,上合组织会进一步扩员吗?王开文表示,需要进一步考虑上合朝哪个方向发展。“上合组织有发展的潜力,上海精神、理念与愿景具有吸引力,吸引了其他国家。不同于其他集团性的国际组织,上合不搞零和游戏、集团政治,上海精神是要成员国共同发展,造福各国与各地区。”

  “上海精神”,组织的精髓所在

  从最初的五国机制到上合组织成立,从最初的6个成员国到现在的8个,作为亲历者的王开文认为,上合能拥有现在的影响力,创始成员国都作出了巨大贡献。成员国彼此磨合发展,形成了政治、安全、经贸、人文等28个机制,通过这些平台不断解决问题。

  “尽管有些方面不尽如人意,需要改进,但各国有自己的想法是正常的,而大家都意识到在这个平台上可以做更多的事情,以谋求共同发展。”王开文说。这种在磨合中发展,有点像秘书处这个国际大家庭的模式,工作中大家有些争论,但彼此相处得很不错。

  在王开文看来,上合组织的精髓体现在“上海精神”的20个字里面,即互信、互利、平等、协商、尊重多样文明、谋求共同发展。这种精神和创始成员国中国提出的“人类命运共同体”高度一致。王开文认为,当前国际形势复杂,上合对国际事务最大的贡献就是“上海精神”,如果世界各国都按照这种精神发展,那么将天下太平。

  “上海精神”,是上合组织自诞生以来未曾改变的价值观,可以形容为“不忘初心”。王开文接受《环球时报》记者专访时补充说,“当然,不忘初心不是没有创新”,上合组织一直在致力于寻求更多更好的合作机会,比如解决网络技术兴起带来的安全问题。

  上合组织不仅是高大上的国际组织,它还特别接地气,已走进普通人生活中。王开文说,上合的合作机制致力于为老百姓提供更高质量的生活环境,这主要体现在经贸合作上,比如上合其他国家的农产品、食品可以和中国互通有无,中国的高消费力带给他国发展机会。

  “17年前,谁都无法预测到当今世界的样子,发展是无法想象的。在上合框架内,各成员国交往多了,了解沟通增强,民心相通,关系就会越来越近。”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