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诚财经网

首页 > 新闻 > 教务 > 正文

VIPKID告诉我们为何中国企业难以被世界尊敬?

2017-12-06 15:58:03    来源:用户投稿


  几乎与红黄蓝幼儿园舆情同步,中国企业VIPKID在北美也遭遇信任危机。VIPKID自称是全球最大的在线英语教育平台,利用一对一线上软件,让中国4岁到12岁的孩子,享受北美外教的授课。据官方宣传,从2017年8月到11月,VIPKID的外教数量从2万人突破3万人。

  在一次接受采访时,VIPKID创始人兼CEO米雯娟不无骄傲地表示,“一个月有十万老师来应聘,我们从里面选五千个最好的”。海量的应聘者,低于5%的录取率,看上去可以给投资方和学生家长提升不少信心。

  但事实上,部分家长向媒体抱怨,在VIPKID上每次外教都不固定,他们发现试课时很满意的老师,在付费后就再难约到。所谓的“纯北美外教”,也加入了澳大利亚等地的老师,口音都难以统一。甚至有学生遇到了年仅15岁的未成年外教。

  这并不难以理解,如果米雯娟所说一个月有十万老师应聘属实,那么VIPKID每天就要面对3300位应聘者,世界上恐怕没有一家教育机构可以确保这些面试百密而无一疏。在外教数量狂飙猛进的同时,质量似乎只能退居其次。

  在崇尚雪球式发展,快速迭代的中国互联网领域,VIPKID的做法并不会遭到太多质疑。投资机构更愿意看到企业对估值和利润赤裸裸的追求,为了拿到更好的投资,企业都会拼命讲故事凑题材,最常见的,就是在短时间内烧钱,把量冲上去。

  在外教数量“大跃进”之前,VIPKID就已经成为了明星公司。在创新工场、红杉、真格、经纬等知名投资机构的光环加持下,VIPKID在互联网教育领域一时风光无二。然而,VIPKID所依仗的“一对一外教”模式,其实早被业内试错多年,发现基本无法盈利。面对这个核心质疑,VIPKID的解释是用户续费率高达95%,而且有65%的客户都是“老带新”而来,总之获客成本远低于竞品,让VIPKID具备独特的竞争优势。

  这种说法并不能得到业界的认可,因为这超出了英语培训业的常识,VIPKID因此也被质疑存在“刷单”的嫌疑。有业内人士分析VIPKID公布的“双十一”单日营收1.62亿元人民币,以平均客单价1.5万来计算,VIPKID当日成单10800单。VIPKID目前的员工规模为2000人左右,如果其中一半都为电话销售的话,平均每个销售的单日成单量为10.08个,人均销售额16万元,这显然是两个不可能完成的KPI。

  除了销售情况云遮雾罩之外,VIPKID在运营数据披露上也一贯前后不一,自相矛盾。此前,无论是VIPKID官方还是创始人兼CEO米雯娟都多次表示,VIPKID2016年完成营收10亿元,2017年预营收50亿元,单月营收过4亿元。然而,在面向海外投资人的融资计划书上,情况却让相信VIPKID神话的人大跌眼镜。

  据这份今年流传于投资圈的融资计划书披露,VIPKID2016年的其销售额只有9500万美金(约6.3亿元人民币),今年的预营收也只有4.4亿美金(约29.1亿元人民币)。既为融资计划书,就没有压缩营收,自贬发展前景的必要,然而这些数据为何与宣传口径大相径庭,VIPKID一直没有公开回应。或许,中国创业圈已经习惯于夸大数据,人们都见怪不怪,只有欧美投资人才有资格看到更准确的数据。

  然而,这种风气蔓延,那些踏踏实实做业务,老老实实报数据的企业,就得不到应有的估值,以及融资发展的机会。比如在英语教育行业,不乏锐意进取的创新性企业,但就因为不屑于去包装数据,就一直被南郭先生们强压一头。是时候让满嘴跑火车的企业和创始人们付出代价了,否则长此以往,各个领域都会出现劣币驱逐良币的逆淘汰现象,受损的必将是整个行业和用户群体。

vipkid英语怎么样

VIPKID的广告

  在更崇尚诚信和契约精神的西方,有类似做派的企业很难赢得尊重。从聚美优品私有化风波到红黄蓝集体诉讼,再到VIPKID的营收疑云,即使它们没有付出现实的代价,但其品牌价值乃至整个中国企业的形象,无疑将减分不少。尽管VIPKID在4个月前宣布,它从红杉资本和腾讯等投资机构那里获得了2亿美元融资。

  一个在基本数据都谈不上诚实的企业,内部的管理规则和文化也会成为问题。据彭博商业周刊报道,美国田纳西州42岁女子Misty Heitman是VIPKID的一位外教,一天早上她在家中登录系统准备授课时,患有偏头痛的9岁女儿在睡梦中死去,然后她取消了课程并开始哀悼,随后甚至搬家移居。然后,她就因为取消若干课程而被VIPKID开除了,尽管她已经告知平台她刚刚遭遇了什么。

  她的遭遇在网上引起了外教们的愤怒,最后Misty Heitman收到了VIPKID的道歉和鲜花,并被恢复了工作。VIPKID创始人米雯娟曾盛赞外教们的专业精神和责任感,他们每个月只能收入三四千美元,但大部分人都很努力地工作。然而在Misty Heitman事件中,VIPKID并没有做出正确的反应——迫于舆论的纠偏,更多是平台的一次危机公关。

  彭博商业周刊认为,出现Misty Heitman之类的事件,主要是因为VIPKID和UBER之类的“共享经济”企业,与在平台上提供服务的老师和司机之间的关系,被平台定义为“承包商”,绕开了北美完善的劳工保护法规,但在日常运作中,为了确保自身利益,平台更倾向于对待员工的标准要求这些“承包商”,从而导致“共享经济”变味。

  然而,彭博商业周刊的调查显示,即使以对待员工的标准衡量,VIPKID对外教们的要求也显得不近人情。一位VIPKID老师表示,由于害怕失去工作,她在生下孩子的当天就在病床上开始授课。另一位则称,她进行了急诊阑尾炎手术,却在两天后被告知,她的病情还没有严重到被VIPKID认为可以无责任取消课程。第三位女性则说,在她因偏头痛而入院治疗时曾向VIPKID提交相关证明,也被告知这还未严重到可以缺席课程。

  VIPKID的宣传语为“美国小学在家上“,然而上述女老师们的遭遇,显然是美国小学老师们无法想象的。当平台运行规则由不近人情的平台规章和人工智能控制之后,可以想象3万名VIPKID老师们在线授课时,也很难像线下的老师那样温暖和有耐心,他们只是一群在平台上赚生活费的人,是对失业和罚款的恐惧,驱使他们即使身心再疲惫也要打开授课软件,与陌生的中国孩子交流。

  这些情况,那些为孩子支付不菲学费的中国父母并不知晓。当VIPKID还能为外教们提供收入时,它的强势就在所难免。Heitman在接受道歉并恢复工作后,选择原谅VIPKID,“起初我受到了伤害,但我们已经解决好了。我知道它是一家年轻的公司。”可以确信的是,她不会把自己的遭遇告诉自己的中国学生。

  VIPKID还将裹挟着颇为可疑的营收数据继续前行,它以“美国故事”为卖点,吸引了数十万中国家庭注册,其中一部分还成为付费用户。可是它的基因还属于一个“中国故事”,据说将冲着上市而去,那么它的归宿,是趣店,还是阿里巴巴,很多人心中已有答案。

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