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美国中期选举倒计时一周 全美选民表现空前热情

2018美国中期选举倒计时一周 全美选民表现空前热情
  至诚财经网(www.zhicheng.com)10月31日讯

  距离11月6日美国中期选举投票只有一周时间,选战进入白热化阶段。特朗普及两党大佬四处奔忙,为各自候选人站台,而一向对政治“冷淡”的选民也表现出空前热情。显然,特朗普上台后第一次政治大洗牌机会,谁都不想错过。两党目前选情如何?民主党翻盘几率有多大?特朗普一直挂在嘴边的经济优异成绩单能否说服选民?假如成为“跛脚政府”,美国内政外交将受到怎样影响?在最后的倒计时时刻,我们进行一次盘点和展望。

美国中期选举时间

  距11月6日投票日仅剩一周,美国中期选举已进入白热化阶段。

  不仅共和民主两党大佬纷纷奔赴前线,为关键选区候选人站台“拉票”,美国民众对这场“国会争夺战”的热情也相当高涨,民调机构预计,整体投票率有望创下近年来的新高。

  为何此次中期选举“盛况空前”?甚至有美国政坛人士宣称这可能是“有生以来最重要的一次中期选举”?原因在于,这不仅是事关国会议员政治前途的一场换届选举,更是对美国总统特朗普两年执政成绩的一次“全民公投”。支持者与反对者,都迎来了进入“特朗普时代”后一次难得的表达机会。

  10月18日,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刁大明接受记者采访时分析,这是特朗普上台后迎来的第一次政治大洗牌,事关至少未来两年美国内政外交的走向。对部分建制派而言,能否通过此次选举对特朗普政府部分政策议程进行有效遏制或塑造,至关重要。

  10月29日,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经济室主任罗振兴向记者指出,如果中期选举后出现两党各控制一个议院的“分裂国会”,特朗普在推进减税政策长期化、去监管化等国内议题时将面临“跛脚政府”的痛苦,但在中美贸易摩擦等外交议题上,外界不能对事态转变抱有太大期望。

  选情激烈大佬倾巢出动

  中期选举进入倒计时之际,恶性事件接踵而至,美国社会炸开了锅。

  10月23日起,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前国务卿希拉里等多位政坛大佬,收到装有“爆炸装置”的可疑包裹。调查结果显示寄包裹的是特朗普一名铁杆粉丝。人们惊魂未定之际,10月27日匹兹堡一座犹太教堂又发生枪击事件,造成11死6伤,长期困扰美国社会的种族和枪支暴力问题又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

  突如其来的炸弹包裹和枪击事件,让已经因为中期选举高度紧绷的美国社会更为分裂,民主共和两党亦极力造势:是谁在助长社会仇恨和政治暴力?谁该为此负责?

  带着对民主党的抨击,特朗普将在最后一周启动“竞选突袭”,亲自前往八个州,为关键选区的共和党候选人站台。根据安排,从星期三开始,特朗普将在6天内参与11场竞选活动造势,足迹遍布影响参院选情的关键州。

  事实上,过去一个月,特朗普已开启“全面竞选模式”,10月1日以来他出席了多达15次政治集会。除了宣扬自己在经济上的成绩,他还不断抨击民主党人、媒体和批评者,称如果共和党失去国会多数席位,非法移民数量和犯罪率就会上升。

  与此同时,民主党大佬也倾巢出动,包括奥巴马和前副总统拜登在内的核心人物分别前往内华达州、威斯康星州、佛罗里达州和佐治亚州,力图动员选民、提高投票率。

  根据NBC新闻、《华尔街日报》在选举日前两周进行的调查,随着特朗普支持率上升至47%的历史最高点,两党选情差距已缩小至7%, 9月时这个数字还是两位数。

  今年的总体投票率预计也将创下新高。调查显示,65%的登记选民对“国会争夺战”有浓厚兴趣,超过过去三次中期选举参与水平。其中千禧一代、拉美裔和被特朗普疏远的女性选民投票兴趣正不断上升,与4年前相比,年轻女性和拥有大学学位的女性投票兴趣增长超过20%。

  民主党谨慎免蹈覆辙

  今年中期选举中,众议院435个席位将全部改选,参议院100个席位中的35个席位面临改选。共和党人试图维持在两院中占多数的局面,但目前看来,民主党人有望重夺众议院。

  刁大明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从历史经验看,美国中期选举存在“民意回摆”现象,也就是所谓的“中期选举魔咒”,往往对现任总统所在的政党更为不利。个中原因很多,比如选举被视为对总统过去两年执政的满意度调查,公众倾向认为总统没有完全兑现竞选承诺,会在中期选举时选择另外一个政党;另一种解释是,民众更希望出现一个平衡、相互制约的政府,不希望一党独大。

  对中期选举的结果,富国银行研究部门给出三种预测:一是共和党维持当前对控制两院的局面,这种结果出现概率是30%;二是民主党在两院同时“翻盘”,出现概率是20%;最有可能的是第三种情况,即民主党重掌众议院,共和党继续控制参议院,国会“分裂”,概率高达50%。

  综合多家民调数据来看,民主党有大概率重夺众议院,国会很可能出现“一党一院”的局面。比如,FiveThirtyEight民调显示,民主党控制众议院的几率高达83.9%,而控制参议院的可能性只有17.4%。刁大明也向记者表示,目前民主党在众议院存在翻盘可能,但共和党维持参议院多数党地位的可能性较大。

  基于民调预期,不少美国媒体使用“蓝色浪潮”一词展望民主党席卷中期选举、终结共和党把持国会的局面。但不少民主党人保持谨慎,因为2016年希拉里和特朗普的决战中,民调数据已被证明不靠谱,他们记忆犹新。

  民主党全国委员会(DNC)主席汤姆·佩雷斯此前向媒体表示,他认为今年选情将会十分接近。曾与希拉里竞选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参议员伯尼·桑德斯也表达了类似立场。

  有观点认为,民主党大佬慎言“蓝色浪潮”,很可能是为避免重蹈两年前“民调领先,大选失败”的覆辙。美国媒体分析指出,许多民主党人确信,2016年总统大选失败的部分原因是不少民主党选民没有投票——这些选民可能想当然地认为特朗普不可能获胜。

  民主党选战策略师Jon Reinish对这种谨慎十分赞许。“这真的非常非常聪明,”他表示,“与其说这是一个预期管理策略,不如说这是一个关于投票率的策略,永远不要说‘我们已经稳了’。”

  “分裂国会”下内政易受阻

  目前看来,选民最关心的议题包括贸易、政府支出和税改、移民问题、经济政策和监管等,两党在这些议题上的表述和承诺将成为调动选民参与度并决定中期选举走向的关键因素。

  考虑到“中期选举魔咒”不利于特朗普所在的共和党,民调亦普遍预计民主党能夺回众议院。倘若“国会分裂”成真,会对特朗普未来两年的施政及美国的内政外交有什么影响?

  罗振兴向记者指出,国会分裂肯定会对政策推行造成影响,“这就是我们说的‘跛脚政府’。在两党政治极化背景下,跛脚政府更难达成共识,政策推行就会遇到阻力。”

  “比如特朗普政府可能想把一些减税政策长期化,因为现在部分减税政策是有时间限制的,但如果民主党控制众议院,长期化就很难推行。”罗振兴说,“再比如放松监管的政策肯定也会遇到阻力。民主党本身主张搞基础设施建设,但在美国搞基建的监管、流程、规则很复杂,牵涉到联邦、州、地方上种种程序和政治博弈。如果民主党控制众议院,在搞基建问题上与共和党有共识,但在放松监管上又与共和党存在不同主张。”

  此外,医改也是两党博弈的重大议题。罗振兴向记者表示,奥巴马政府任期的后两年就是反对党掌握众议院,“也是跛脚政府,他推行经济政策时没办法,只能通过行政命令。但行政命令的问题是,新上来的总统很轻松就能推翻。”

  刁大明也认为,民主党掌握众议院,可能会让特朗普政府“在很多内政议题上,比如税改、移民、基建,出现步履维艰的局面”。但他指出,相对而言,外交事务方面国会对总统的影响力略小,如果特朗普对2020年总统连任抱有很大期待,那么未来两年,在陷入跛脚状态的情况下,他反而可能会在外交事务上发力更多。

  罗振兴也持类似的看法,他向记者指出,在民主党“攻下”众议院的情况下:“在国际经济政策议程上,特朗普遇到的阻力不会像我们期望的那么大。”

  那么,如果民主党改写国会格局,中美贸易摩擦的走向会不会迎来转变?罗振兴认为,亦不能对此抱有太大期待,因为在对华实施贸易保护主义的问题上,实际上美国两党已基本形成了共识。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