票证时代,一代人不可磨灭的记忆

票证时代,一代人不可磨灭的记忆

  至诚财经网(www.zhicheng.com)10月30日讯
 

票证时代

  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在这四十年中,中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工业和农业迅速发展,粮食和其他日用品日益丰富。1992年,中国最后的一种票证——粮票被取消了,这也就意味着长达近40年的票证时代结束。虽然票证消失了,但是那些岁月,依然成为那一代人不可磨灭的记忆。

  今天,我们来看一看一位普通的老上海人潘修睦笔下的上海票证时代。

  粮票、布票、烟票、肥皂票、工业券……这些曾经是我们日常生活中的必备之物,今天大多已经成为藏品,被玩家收入囊中。对于年轻一代而言,若说买个吃的穿的用的,除了钱,还需要五花八门的票证,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但从1955年全国第一套粮票正式流通,到1990年代初期各地陆续取消了各类票证,我国历经了近40年的“票证时代”。作为计划经济、统购统销时代的标志物,票证差不多就是“第二货币”,没有它寸步难行。

  那是一段较长的短缺经济时代,各种物资极度匮乏,市场供应严重不足。为了维持群众基本生活需求,催生出五花八门的票证,全国的、地方的,各具特色。普遍一点的是粮票、布票、烟票,奇葩一点的还有所谓的“大粪票”“板凳票”“觉悟票”等等。当时,居民粮食供应证由当地粮食局核发,用粮票向国营粮店购买;要买布或者日用品,凭证凭票去国营商店购买;即便买个豆制品,也要带副食品购买证,划号、剪角才能买到。逢年过节,家家户户能有点加量,在上海,加量一般依据家庭人口多少,分成大户(五人以上,含五人)、小户,发给可购数量不等的节日补助鱼票、肉票和补助油票等等。被尊为甲级的牡丹、散发着香气的凤凰牌香烟,还有被列为乙级的大前门香烟,节日期间凭票也都能多供应几盒。

  那张上海市印发的“半市两”(25克)粮票,曾经作为上海人精明形象的“标志物”,如今也时不时被各地朋友拿出来调侃一番。半两粮票,可以买一根油条、或者是一块白元蛋糕。家里如果多两口男丁,饭量大了,每月的定量粮票显然是不够用的,所以,就这半两粮票,买一根油条或者一块蛋糕就是很奢侈的举动了。记得有一阵子,粮店里时不时有山芋供应,一斤粮票可以购买七斤山芋,那对于粮食紧张的家庭就是福音了,代价就是得到信息要赶紧奔赴粮店排队去。涉及百姓生活方方面面的大多数商品,都是需要凭票供应的。如果出趟差,就要事先计算好用粮需求,预先换取“全国粮票”,因为要吃饭光有钱还是不行的,地方粮票不能异地使用。

  大概从1980年代开始,生活物资渐渐丰富起来了,城市居民的饮食结构也开始发生了变化,最明显的是一日三餐副食增多,主食就自然减少了。这时,家家户户的粮票大多有所盈余,于是,上海市内的苏州河上,近郊农民划来的小船靠岸后,悄悄出现了用农村捎来的“鸡蛋换粮票”的营生,随后又慢慢滋生出粮票换塑料制品、日用品,人们通过这种“易货贸易”的形式,按需互补。

  改革开放以后,对外交流和对外贸易有了新的发展,外汇兑换券和侨汇券,从侨眷、侨属波及到他们的亲朋好友,就像打开了一扇窗户,让人们看到了外面的世界。只不过那个年代,能走出国门或从事涉外工作的还是凤毛麟角。一般情况下,也只能随同贵宾进入友谊商店,但凡持有外汇兑换券,就可以买到市场上难得一见的优质商品。

  为了落实侨务政策,1978年10月,面向归国华侨、侨眷的上海华侨商店,迁址到南京东路(现七重天宾馆)。曾经避之不及的“海外关系”这时候成了“香馍馍”,来自海外的外汇汇入境内,侨眷、侨属们兑换成人民币后,就能按比例得到侨汇券。上海华侨商店凭“入场证”进入,服务对象就是面对持有侨汇券的侨胞,在商品供应上实行特殊照顾。比如自行车、电视机、冰箱、照相机,这些现在都不足为奇的商品,那时候需要在工作单位抽签排队才能买到,或者得靠“批条子”、走后门的紧俏商品,在华侨商店都能买到,无非就是除了人民币价格外,还标注收取多少张“侨汇券”。记得我的第一台单反照相机和一台美国产的冰箱,就是在华侨商店买的。

  如今,凭票供应的年代早已过去,改革开放释放出来的强大动力,推动了我国经济社会进入一个高速发展的时代,影响到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市场供应也早已从只愁买不到的“卖方市场”转变为只愁卖不出去的“买方市场”。不过因为有了这份记忆,更能增添我们走入新时代的幸福感。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