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股遭遇金融危机来最大跌幅 美股暴跌美联储还加息吗?

美股遭遇金融危机来最大跌幅 美股暴跌美联储还加息吗?
  至诚财经网(www.zhicheng.com)10月29日讯

  截至周五(10月28日)收盘,标普500指数收跌1.73%,报2658.69点,较9月20日收盘历史高位跌超9.28%。道指收跌296.24点,跌幅1.19%,报24688.31点,较10月3日收盘历史高位跌约7.98%。纳指收跌2.07%,报7167.21点,较8月29日收盘历史高位跌超11.62%。

美股行情

  由于科技股的暴跌,尤其是亚马逊、谷歌母公司Alphabet等科技巨头的下挫,纳指本月蒸发市值已超过1万亿美元。根据彭博统计的数据,自从9月末以来,全球股市市值蒸发高达6.7万亿美元,相比之下,今年2月份股市回调时市值损失规模为7.8万亿美元。

  据彭博,标普500指数的估值跌得比金融危机时期还快。在对科技公司业绩达不到预期的担忧情绪下,投资者付给每指数点预期盈利的价格在10月份下降了1.6倍。如果该指数预估市盈率在月末降至15.19倍或更低,估值下降幅度将超过1998年8月以来的所有单个月份。

美股行情

  技术面来看,标普500指数一个需要关注的主要技术支撑和价格目标是今年早些时候闪崩时形成的2550-2600支撑区,如果再次打破,将向市场释放更加强烈的看空信号。美国银行调查显示,投资者认为,标普500指数至少要下跌到2500点才可能企稳(当前为2658.69点),这意味着还要跌去至少6%。

  今年2月、10月,全球股市迎来两次大规模的抛售,笔者认为,总体来看,最近一轮股市下跌的诱因更为广泛、复杂,且市场的总体看法更趋悲观。除了美联储利率的上升,引发本轮下跌的众多负面因素还包括:

  1、部分大型科技公司季报表现或业绩前瞻不及预期,反映税改效果在减弱,这对美股估值构成压力;2、美国总统特朗普与美联储在货币政策上分歧严重;3、美国中期选举逼近,投资者担忧白宫政治不确定性;4、美元的反弹;5、意大利预算问题;6、沙特记者失踪案引发的地缘政治风险;7、英国脱欧的僵局。

  美股暴跌美联储还加息吗?

  在股市暴跌之际,美国总统特朗普屡屡批评美联储主席,尤其10月23日变本加厉抨击鲍威尔,称“可能”后悔任命他出任美联储主席。特朗普还表示,他可以发出他希望降息的讯号。10月27日,彭博撰文称称,特朗普向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开炮,将市场崩溃归咎于加息。人们却发现,这难以反驳。

  文章指出,美国建筑业股票在过去10周中9周暴跌,自1月以来已跌去33%,这是因为借贷成本上升造成房产销售低迷。而本该受益于高利率的银行股,同样跌去15%,因为市场担心不断上升的融资成本抑制了放贷活动。

  市场本以为“强劲的”美国经济基本面能够吸收一些紧缩措施的负面效应,但随着第8次加息,以及后续更多加息预期的到来,投资者动摇了。WallachBeth Capital 高级策略师Ilya Feygin表示,“目前波抛售表明,市场正在消化经济增长放缓和风险增加的预期。美联储未必看到这种情况。”

  在全球投资者血流成河之际,市场中在热烈讨论着一个神奇的数字:所谓的鲍威尔看跌期权的执行价格,换句话说就是,股市还要失血多少才能促使美联储放慢加息速度。目前而言,华尔街的主流观点是,虽然美国股市本月市值损失2万亿美元,但金融状况还没有收紧到需要货币政策向鸽派转变的程度。

  法国巴黎银行估计,标普500指数下跌6%到2500点是刺激货币政策作出反应的水平。Evercore ISI的观点是至少需要跌破2650点。与此同时,贝莱德和River Valley资产管理公司的基金经理表示,相对而言实体经济还没有受到股市暴跌的影响。

  “股市出现的回调显然是美联储关注的事情,”贝莱德驻伦敦的基本固定收益副首席投资官Scott Thiel在接受彭博电视采访时表示,但“要改变美联储货币政策,门槛非常高。”汇丰控股驻香港的新兴市场利率研究全球主管Andre de Silva则对彭博电视台表示,需要有比股市溃败更加严重的事件才能让美联储偏离加息轨道。

  尽管如此,但是根据欧洲美元市场的数据,投资者已将美国下一次衰退的时间提前。2019年12月与2020年12月之间的欧洲美元合约价差已回落至零以下,这表明短期交易商重新燃起了对明年之后可能降息的预期。再加上2018/2019年利差接近20个基点,交易员基本上预期明年美联储最多只会再加息一次,这表明他们现在认为美联储可能在明年某个时候结束本轮加息周期。

美股行情

  River Valley资产管理公司的Anand Ramachandran指出,上个月美联储会议加息后,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关于暂停加息的可能性曾经做出过两次暗示——第一次是指出市场估值位于历史区间的较高端,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回调并不算异常;第二次是他又一次被问到这个问题,他表示美联储关注的是市场回调的性质和继发效应。

  不过也有分析认为,股市下跌尚未对公司债造成太大的影响,而公司债券正是央行官员密切监测的一个金融状况指标。垃圾债券相对于投资级公司债的收益率差今年收窄了大约14个基点。美国货币政策官员对2018年市场不时出现的波动不以为然,理由是由于美国经济健康和并且劳动力市场吃紧。

  达拉斯联储行长卡普兰(Robert Kaplan)26日接受彭博社采访时表示,股市有涨有跌是很正常的。克利夫兰联储主席梅斯特(Loretta Mester)25日则表示,现在距离导致支出回调的大动荡“还很远”。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