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里拉为何崩盘 土耳其里拉暴跌原因

土耳其里拉为何崩盘 土耳其里拉暴跌原因
  至诚财经网(www.zhicheng.com)8月13日讯

  北京时间周一(8月13日),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随着对土耳其里拉稳定性的担忧向其他新兴市场货币蔓延,南非兰特兑美元汇率周一触及两年低点。

  在香港早盘交易中,南非兰特兑美元汇率一度下跌8.93%,至1美元兑15.32兰特,创2016年6月以来新低,随后跌幅收窄至6.6%。

土耳其里拉崩盘

  较早时土耳其里拉兑美元汇率一度跌至7.1514的创纪录低位,此前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在上周里拉暴跌20%后发表强硬言论,指责其他国家企图搞垮土耳其经济,坚称土耳其不会退缩。但他没有表示会按投资者的要求,推出支撑不断下挫的土耳其里拉的紧急计划。

土耳其里拉崩盘



  【各方解读】

  中信建投:土耳其变局背后新兴经济体的宿命与反抗

  土耳其里拉近期的大幅贬值,引发市场对于新兴经济体出现危机的担忧。尽管市场喜欢将新兴经济体当作一类国家来讨论,但实际上,新兴经济体是一个非常宽泛的概念,不同国家的经济特征是千差万别的。我们通过——初级产品出口占总出口的比重、净债权占GDP的比重——两个维度,将新兴经济体分成四类。

  土耳其属于有债务的制造国,容易受到海外利率上升的冲击。但是,某个新兴经济体发生危机,可能导致海外投资者对于新兴市场整体风险偏好的下降,某些与发生危机的国家类型不同、经济与金融联系都不大的经济体,也会受到资本流出的冲击,造成危机的传染。

  从理论上看,新兴市场国家不能以本币获得外部融资,是其经济脆弱性的根源。这种特点使得一旦外部环境出现了变化,就可能导致一国陷入资本外流、国内资产价格下降、货币贬值的恶性循环。而在面临外部冲击时,一国受到多大影响仍取决于国内经济的稳健性。

  长期来看,很多新兴经济体的经济史就是一部汇率贬值史,反映了经济政策的失当。贬值相当于通过降低居民的生活水平、降低居民对海外商品与服务的购买力,来保持一国的国际竞争力,相当于通过掠夺居民的储蓄,为政府前期不当的财政与货币政策买单。

  因此,新兴经济体的危机都是内外部因素共同作用的产物。美联储加息、美元升值,是衡量新兴经济体稳健性的试金石。从历史上看,80年代以来出现的多次新兴经济体系统性的危机,如80年代的拉美债务危机,90年代的龙舌兰危机和亚洲金融危机,都发生在美联储货币政策收紧的背景下,并且呈现出了从一个国家向多个国家蔓延的特征。

  由于美联储在金融危机后实行宽松的货币政策,新兴经济体对于美元融资的依赖度有所增加。而从13年美联储货币政策逐步收紧以来,新兴经济体至少受到了四轮大规模的冲击。而4月以来,以阿根廷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遇到的问题已经是金融危机后的第五轮冲击。但通过正确应对,此前情势已有所缓和。而土耳其的情况有一定的特殊性。

  尽管土耳其实际上在6月以来也进行了多次加息,但是总统埃尔多安似乎仍然执著于非正规的货币政策,并且在6月的大选后有持续干预货币政策的倾向,这使投资者不安,而美土关系交恶,美国制裁土耳其的消息就成为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导致了近期里拉的大幅贬值,对于新兴经济体产生了一轮新的冲击,也使得市场对于欧洲银行业产生了担忧。

  目前,土耳其财长表示未来将确保货币政策独立,将实施紧缩的货币和财政政策。但因该言论也缺乏足够的细节,未能挽回市场信心。我们认为,如果土耳其财长兑现自身承诺,回归正常路径,那么土耳其目前的危局有缓解的可能性。而从2013年以来,新兴经济体整体的稳健性是有所回升的,因此,基准情形下土耳其的困境引发新兴经济体系统性风险的概率不大。

  尽管如此,但是我们也要警惕土耳其与美国关系进一步紧张,继续采取非正常手段应对外部冲击,使得土耳其丧失外部融资能力的可能性。如果外债违约等极端情况发生,可能导致风险向新兴经济体,甚至是欧元区蔓延,需要我们未来进行持续观察。

  兴业证券:警惕土耳其危机对新兴市场的潜在冲击

  兴业证券认为,警惕土耳其危机对新兴市场的潜在冲击。传导路径一:资产负债表效应降低欧洲银行风险偏好。由于土耳其银行资产中约40%为外币贷款,里拉贬值将推升还贷成本,从而可能有潜在债务违约的风险。而向土耳其贷款的主要是以西班牙、法国、意大利为代表的欧洲银行,欧洲银行对土耳其风险敞口抬升,也引发了欧洲银行股的下跌。需要注意的是,在土耳其危机下,银行风险偏好下降,可能会从新兴市场进一步撤资,这将加剧4月中旬美元走强以来新兴市场资金流出的压力。

  传导路径二:强美元背景下新兴市场被迫加息制约经济。另一方面,里拉贬值拖累欧元贬值,可能加剧美元走强压力。美元走强将新兴市场通胀压力,使其可能不得不进行货币紧缩。2018年6月,印度、菲律宾、捷克、阿根廷、土耳其均进行了加息,8月,印度、菲律宾、捷克再次加息。利率上调将增加企业和居民部门债务成本,这将反之给经济造成下行压力,这种强美元下新兴市场基本面所受的潜在冲击,是我们需要关注的。

  商务部研究员梅新育:土耳其货币危机对中国冲击有限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梅新育近日表示,土耳其货币危机已迅速传染全球金融市场,预计该国货币危机还将持续一段时间。在金融市场的非理性羊群行为下,离岸市场人民币汇率、港股、乃至A股等都有可能受到几天传染冲击,但其真实冲击不会大,也不会持久。毕竟,土耳其对我们来说不算大国,与我们的贸易规模也不算很大,我们也没有如同欧洲银行那样持有那样巨额的土耳其债权。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