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崛起 创新驱动产业升级

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崛起 创新驱动产业升级

  粤港澳大湾区创新力场形成乘数效应有五要素:制度红利、移民基因、大学群、强力需求、强势资本。

  改革开放40年后的今天,珠三角又一次走在了全国前列。粤港澳大湾区规划发布在即,可以预见的是,一批湾区城市将快速崛起。

  与此同时,若要比肩纽约、东京等世界级湾区,粤港澳亦面临不少挑战。

  在新的全球和国内产业竞争格局中,如何用创新驱动发展,实现从0到1、1到100的突破,将成为大湾区亟待攻克的难点。

  近日举办的博鳌·21世纪房地产论坛,发布了《《粤港澳大湾区城市发展力报告2018》,并举行了“粤港澳格局下:大湾区城市群崛起的新机遇”的高峰对话。

  机遇与挑战

  住建部住房政策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全国房地产商会联盟主席顾云昌指出,中国经济的动力在湾区和城市群。大湾区是带动中国经济发展、向价值高端迈进、提升国际竞争力最重要的增长极。

  时代中国集团战略发展中心总经理丘平也认为,城市群具备了“聚合效应”和“引领优势”,能够为国家培育新动能提供空间支撑。

  丘平指出,不同于长三角、京津冀两个城市群,粤港澳大湾区具有多种独特优势的叠加:它既拥有地理上的区位特征,也具有“一国两制三关税区”的独一无二的制度优势。

  丘平进一步表示,香港、澳门储存了大量高素质、国际视野的人才,特别是技术、金融、贸易方面,能促进区域全球创新资源的调动与配置,具备打造成为世界级科技创新中心和中国硅谷的潜力和基础。

  2017年,珠三角仅凭借0.6%的国土面积和全国约5%的人口规模,创造了13%的全国GDP总量。“这充分体现了珠三角穿越时间周期的经济活力。”丘平说。

  但粤港澳大湾区也有其自身问题。自2008年来,珠三角的发展速度明显放缓,近年劳动力和土地成本大幅上涨,成本优势逐步丧失。制度红利、要素红利在逐步消退。

  目前,粤港澳大湾区离世界一流湾区还有一定差距。

  公开资料显示,粤港澳大湾区的人均GDP仅为2万多美元,和其他世界级湾区相比存在较大差距:旧金山湾区人均GDP为10万美元,纽约大湾区人均GDP为6万美元,最低的东京大湾区也有4.1万美元。

  财经评论员、学者吴伯凡表示,加州占美国GDP的17%—20%,粤港澳大湾区占中国的GDP接近13%,以0.6%的土地创造了这么高的GDP,确实了不起。但在世界范围内对比一下,粤港澳大湾区还存在相当的发展空间。

  湾区如何创新?

  作为长期深耕珠三角的本土企业,时代中国发现,支撑经济的主要驱动力,已由生产要素大规模高强度投入,转向科技创新、人力资本提升带来的乘数效应。

  吴伯凡提出,如果将一个社会的繁荣理解为一个磁场,当各种要素进入这个场后,就会产生力量的乘数效应,有巨大的放大作用。

  他认为,粤港澳大湾区创新力场形成乘数效应有五要素:制度红利、移民基因、大学群、强力需求、强势资本。

  一个地方的创业氛围的强度,与这个地方移民化的程度成正比。深圳移民的特征呈中心边缘结构而非分布式,与美国湾区城市相比有很大的差异。

  世界一流的城市群都有一流的大学群,目前粤港澳大湾区大学不多,人才供给不足,大学间也没有形成真正的互联互通,缺少聚集效应。

  此外,与美国硅谷的创新相比,粤港澳大湾区还面临需求不足、资本不足的问题。

  中山大学粤港澳研究院副院长陈广汉认为,大湾区可以构建香港、广州为知识创新园区,深圳为知识成果转化基地,珠三角为产品应用的三位一体国际创新体系。

  香港有5所大学都是QS排名前100的;广州学科门类齐全,人才较多;深圳专利国际化程度很高,与东京、硅谷一起排名前三位,有强大的成果转化能力;珠三角制造有强大的配套产业体系。

  体系内的创新要素对接需要跨境的自由流动。大湾区要降低体制差异,减少要素组合的成本。

  形成体系后,大湾区还缺少成果转换平台和载体,陈广汉建议,大湾区可依托香港珠三角9市的科技园,形成环大湾区科技产业带。目前这一举措已经有部分成果,比如广深莞科技走廊、深港科技创新中心。

  最后是建设创新组织和体制生态系统。

  对于建立科研成果转化的体制,美国有成功的案例。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国产生了2.8万项专利,但专利的转化不到2%。后来,相关法案提出将科技转化方案给大学,由大学负责成果转化,政府只提取税收,这激励了大学的成果转化能力,还有科研成果转化的动机。顾云昌表示,要形成创新高地,政府要创造更好的条件,包括营商条件、居住条件,让年轻人安心在这里创新。

  丝路智谷研究院院长梁海明建议,粤港澳大湾区应设立创业容错机制,“如果失败不是因为自己内部造成的,可以给他一次机会,包括员工保障。这样可以吸引创新创造性的企业在这里生根发芽。”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