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保费2019年起由税务部门征收 到手工资可能下降?

社保费2019年起由税务部门征收 到手工资可能下降?
  至诚财经网(www.zhicheng.com)8月3日讯

  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国税地税征管体制改革方案》,明确从2019年1月1日起,将基本养老保险费、基本医疗保险费、失业保险费、工伤保险费、生育保险费等各项社会保险费交由税务部门统一征收。

  人社部发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全年,5项社会保险基金收入合计67154亿元,比上年增加13592亿元,增长25.4%。

社保费由税务征收

  此次改革力度之大,让不少人感叹“社保最严征管时代”来了。这会对群众和企业产生什么影响?

  社保征收:从分散到统一

  中国法学会财税法学研究会会长、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刘剑文表示,过去社保多部门征收的局面有其历史和政策原因。

  根据国务院1999年出台的《社会保险费征缴暂行条例》规定,社会保险费的征收机构由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规定,可以由税务机关征收,也可以由劳动保障行政部门按照国务院规定设立的社会保险经办机构征收。

  2011年正式实施的《社会保险法》依然没有明确规定社保费的统一征收机构,只笼统提出,“社会保险费实行统一征收,实施步骤和具体办法由国务院规定。”因此,此前各地社保费的征收机构并不一致,有的地方是由税务部门来征收,有的是由社保部门来征收。

  “税务部门统一征收社保费,提高了征缴力度,有利于将社会保险费基向个人所得税的税基靠拢,解决长期存在的费基不实的问题。”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执行研究员张盈华认为,税务部门的强制性还有助于落实《社会保险法》第六十三条对于欠缴社保费的罚则,规范市场主体的社保缴费行为。

  根据我国《职工基本养老保险个人账户管理暂行办法》规定,职工本人以上一年度本人月平均工资为个人缴费工资基数,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缴费基数为每月全部职工工资总额。

  但由于征缴机构的混乱,使得税务部门监管力度不够,而社保经办机构审查能力不足,促使很多企业基于利润最大化原则,少报、瞒报职工总数或工资,使得实际缴费基数远远低于统计缴费基数。根据已公布的数据,大量企业实际缴费基数与统计缴费基数存在的差额普遍处于70%左右,少量地市比例低于50%,甚至低至35%。

  当前企业单位的缴费收入仍然占据了养老保险基金总收入的60%,仍然是社保基金缴费的中坚力量,费基不实则会侵蚀我国本就紧张的社保基金数额,放大社保亏空的风险,不利于社保制度的稳定。根据一些学者的研究发现,社保征收机构的单一性与社保费的征收效率和资金利用率有着显著的正相关关系,所以统一征收从实证角度看是势在必行。

  此前,社保费的征收被划分为税务部门职责之外,他们仅仅起第三方监督的作用,社保经办机构又没有足够的精力与资源去核查,因此出现监管的漏洞,影响了社保征管工作协调和效率,增加了基金管理复杂程度和劳动力跨省转移难度。

  但变为统征时,社保费的征缴变成税务部门份内之事,重视程度必然提升。这样做还能形成税务部门征收、财政部门管理、社保部门支出、审计部门监督的制约网络,有利于保证社保基金安全,会为社保全国统筹打下基础,未来若要将社保费改为社保税也很容易。

  到手工资可能下降:怎么让群众吃“定心丸”?

  根据《职工基本养老保险个人账户管理暂行办法》,本人月平均工资低于当地职工平均工资60%的,按当地职工月平均工资的60%缴费;超过当地职工平均工资300%的,按当地职工月平均工资的300%缴费。一般来说,工资越高、社保的缴费基数也就越高,反之亦然,但缴费基数是存在上限和下限的。

  目前,已有多地调整社保缴费基数标准的上、下限。其中,北京、上海两地社保缴费基数上限均已突破2万元,并位居前两位。天津市社保缴费基数最低标准从去年的3159元提高至3364元,最高标准由去年的15795元提高至16821元。上海市职工社会保险缴费基数上、下限分别调整为21396元和4279元。

  社保费不按时足额缴纳,是当前很多企业尤其是小微企业的“潜规则”。举例来看,员工每月实际工资有1万元,但企业却按照社保缴费下限5000元来申报和缴纳社保费。这样个人到手的工资虽然变多,但从长远来看退休后拿到的养老金会变少。

  而社保费由税务部门统一征收以后,员工和单位得按照实际工资10000元交社保。这样一来,虽然员工和企业当期缴纳的社保费会变多,拿到手的工资会变少,但长远来看对员工是划算的,将大大增加其社保权益。

  不过,虽然在未来养老金方面,能给劳动者一个更有力保障,但也会有人“不理解”,会担心“以后能否受益”。可见,有关部门要多算一算账,加强宣传,让群众吃下“定心丸”。

  高估的“平均工资”:解决中小企业困境

  中国农业大学会计系副教授葛长银近日表示,社保新政如果不对中小企业“网开一面”,近几年为中小企业降税减负的成果或会“抵消”。

  “交不起社保费用的企业应该是大多数,这也是由中小企业微薄的利润空间决定的。因此,目前统一按社会平均工资计缴社保费用的现行制度急需改革。企业交不起社保费用,最主要的原因是社保费用计缴基数社会平均工资远远高于企业员工的工资水平。”葛长银说。

  据北京市统计局资料,2017年全市职工平均工资为101599元,月平均工资为8467元。从企业所有制看,北京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131700元,城镇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70738元,两者相差60962元,非私营单位比私营单位的平均工资高出86.2%。

  如果再细分行业,可以看到,2017年北京市城镇非私营单位年平均工资最高的金融业年薪为253637元,城镇私营单位年平均工资最低的农、林、牧、渔业仅为40210元,前者是后者的6.3倍。此外,这些差别还没有体现个体收入差距,比如金融企业高管300万年薪和农业企业普通员工3万年收入之间的“天壤之别”。还有一点很重要——目前的社会平均工资没有将低收入人群统计进去。

  2015年6月,中国社科院社会政策研究中心秘书长唐钧曾公开表示,社会工资的统计范围是规模以上企业人员的平均工资,低收入人群的工资并没有纳入进去。如果低收入人群的工资没有统计进去,那平均工资就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社会平均工资,有虚高成分。而一个国家政策制定的依据恰恰需要基于企业实际情况,尤其是要保护为我国经济和就业作出巨大贡献的中小企业。

  在《关于统一2018年度各项社会保险缴费工资基数和缴费金额的通知》中,北京市对低收入员工的社保计算做了微调:参加基本养老保险、失业保险的职工缴费基数下限按照北京市2017年职工月平均工资的40%,也即3387元/月来确定;参加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生育保险的职工,缴费基数下限按照北京市2017年职工月平均工资的60%,即5080元/月确定。

  根据《关于调整北京市2017年最低工资标准的通知》规定“我市最低工资标准每月不低于2000元”。那么刚超过最低工资标准的群体,或低于缴费基数下限的群体如何交社保?能否交得起?如果基层税务机关在征收社保费用时依法行事,就会产生新问题。

  葛长银建议,可以在目前计缴社保制度的基础上,进一步降低最低基数。既然高收入群体对上翻三倍,按当地职工月平均工资300%的上限缴费,那么对低收入人群,也可以“打三折”,按当地职工月平均工资30%的下限缴费,以适用广大中小企业的社保计缴。也可以按当地行业的平均工资计缴中小企业员工的社保,下限可以定在当地行业职工月平均工资60%。或者对符合条件的中小企业,按员工个人上年取得的平均工资计缴。

  “无论如何,关键是实事求是地确定各地中小企业社保缴费基数下限,让企业交得起。”葛长银说。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