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东蹊跷投票争夺新黄浦 63岁董事长栽了大跟头

股东蹊跷投票争夺新黄浦 63岁董事长栽了大跟头

  罢免现任董事长或许早在二股东计划之内 。

  见惯了商界血雨腥风的程齐鸣不会料到,已年满63岁的他居然也能栽个大跟头。

  7月22日,上海老牌房地产企业新黄浦发布公告称,董事会以完善公司治理结构、董事长年龄及身体等原因罢免现任董事长程齐鸣。对此议案,程投出唯一反对票,理由是“以身体和年龄原因罢免太儿戏,无法律依据”。但由于同意票数超过半数以上,“关于罢免程齐鸣公司董事长职务的议案”最终获得通过。此事发生后,迅即引起上交所关注,发函要求公司妥善安排董事长更替事项。

  据上海金茂凯德律师事务所出具的备忘录显示,本次会议于7月20日在新黄浦32楼会议室召开。出席会议的董事应到9人,实到董事程齐鸣、陆却非、周旭明、叶桂峰、甘湘南、董安生、李良温共7人,董事刘红霞和仇瑜峰分别授权现场参会的董安生和陆却非代为表决。刘红霞因在国外,以短信形式进行授权,而董事仇瑜峰则出具书面授权委托书,授权陆却非代为行使表决权。

  最终表决结果为:5票同意、1票反对、3票弃权。反对票由程齐鸣投出,理由上文已经交代。3个弃权票分别由周旭明、甘湘南及独立董事李良温投出,其中李的弃权理由颇可玩味——“建议进一步协调”。

  言下之意,关于罢免董事长一事在董事会内部确已发生争执,这也从侧面印证了程齐鸣略显古怪的反对票理由。

  公开资料显示,新黄浦本届(第7届)董事会起始时间为2015年6月10日,终止日期为2018年6月8日,程齐鸣作为董事长任职时间延迟至7月20日。值得一提的是,程自2010年起就担任新黄浦董事,堪称“两朝元老”。除担任董事长外,他还是新黄浦第一大股东上海新华闻投资的副总裁。

  时间财经查阅自今年1月以来新黄浦所有公告,并未发现关于新一届董事会产生的消息。这或许可以解释程齐鸣举止反常的原因,在其董事长任职的最后一天,原董事会就迫不及待地将其“扫地出门”,而罢免理由竟然是“年龄及身体原因”,这让程难以接受。就此问题,时间财经分别致电新黄浦董秘及市场部,截至发稿,均未收到回复。

  谁导演这场戏?

  作为上海老牌房企,由于旗下拥有优质地产项目及金融牌照,新黄浦一直是“野蛮人”竞相争抢的“香饽饽”。

  据公司2018年一季报显示,截至4月25日,前三大股东分别为:上海新华闻投资(17.92%)、上海领资投资(17.77%)及黄浦区国资委(12.64%)。如果加上新华闻通过三个西藏信托计划间接持有的7.14%股权,则大股东的实际持股比例为25.06%。

  上海新华闻成立于2001年1月,自2007年入主新黄浦后,就牢牢占据公司大股东“宝座”。之后虽有中科创、五牛衡尊等“举牌人”发起猛攻,意图夺取控制权,但均被拒之门外。到2017年后,新玩家上海领资进场,通过三次举牌拿下新黄浦15%股权。之后其继续加仓,据新黄浦6月6日发布的公告显示,从3月4日至6月3日,二股东上海领资累计增持4829万股,耗资8.42亿元,累计持股达到17.64%,距大股东宝座已一步之遥。

  祸端亦同时埋下。上海领资在押注这场收购赌局时曾动用数倍杠杆,如果其中一个链条出现问题,融资风险就大大提升。2017年11月,或许是受困于资金压力,上海领资宣布易主。新的“接盘方”为上海盛誉莲花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盛誉莲花”),中崇投资集团(以下简称“中崇投资”)是该基金实控人。公开资料显示,中崇集团主营业务包括跨境贸易、物流及金融等,旗下拥有3家全资控股子公司。

  到2018年5月后,中崇投资及其一致行动人盛誉莲花继续增持新黄浦股份。据7月9日发布的公告显示,中崇投资持有新黄浦股权已上升至20.87%,无限逼近第一大股东上海新华闻25.06%的持股比例。据测算,中崇投资在这场股权争夺中的总耗资已达14亿元,而2017年10月在进入新黄浦之前,其注册资本仅为5000万元。那么,神秘的中崇投资究竟是何方神圣?如此劳师动众意欲何为?

  来者不善

  现在回头来看,罢免现任董事长程齐鸣或许早就在二股东计划之中。

  据7月9日发布的《新黄浦详式权益变动报告书》,未来12个月内,中崇投资“不排除对上市公司董事会、监事会成员、高级管理人员提出改选建议的可能性”。而在7月10日发布的公告中,这一表述已变为中崇投资将向“上市公司推荐合格的董事、监事及高级管理人员候选人”。令程齐鸣恼火的或许是,为何他成为第一个被调整的人?同时,公司大股东上海新华闻似乎对此不闻不问。

  根据公告,中崇投资及盛誉莲花的实控人均为上海商人仇瑜峰。仇于1981年出生,曾先后担任上海盛玄集团董事长,现任中崇集团董事长、中崇投资董事长及上海新黄浦置业董事。除中崇投资、盛誉莲花外,仇瑜峰还直接或间接控制多家企业,如中崇地产、上海鑫瑞商业保理、上海鑫诺融资租赁等。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新黄浦重要股东,中崇投资近三年财务状况堪称巨变。自2015至2017年,其总资产分别为:1793万元、35.3亿元、72.9亿元,净利润分别为:-0.45万元、-3170万元及3.996亿元。如此骄人的业绩怎样实现在报告中并未提及,时间财经就此致电中崇集团,截至发稿,亦未收到回复。

  新黄浦股价月k

  董事长程齐鸣的免职,并未给资本市场带来困扰。7月23日,新黄浦以8.88元开盘,收盘报8.97元,上涨0.56%。第一大股东上海新华闻看似出师不利,与“野蛮人”斗智斗勇方面却拥有丰富经验,仇瑜峰有多大把握实现自己的如意算盘呢?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