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客上市:成互联网行业IPO罕见低估值“良心价”

映客上市:成互联网行业IPO罕见低估值“良心价”

  至诚财经网(www.zhicheng.com)7月12日讯

  北京时间7月12日,映客直播正式登陆港股。昨日映客公布了IPO最新配售结果:公司共获5714份有效申请,认购合计8061.2万股香港发售股份,相当于可供认购香港发售股份总数3024.4万股的约2.67倍,IPO募资额约为10.49亿港元。基石投资者为分众传媒和B站。所募资金将用于丰富产品内容、开展营销活动以及战略投资等方面。

映客上市

  映客过去三年连续盈利并高增长,2015年、2016年及2017年,映客经调整纯利分别为人民币150万元、人民币5.68亿元及人民币7.92亿元。按目前3.85港元的定价,映客总市值约77亿港元,折合人民币不超过65亿元。按2017年净利润计,PE仅为8倍出头。成为互联网行业IPO罕见的低估值“良心价”。

  与低估相对应的是,映客有良好的现金流,融资后手握超30亿人民币的现金,极少负债。对比同行业上市公司估值,映客给了二级市场一个低估值高现金流的大礼包。

  在分众传媒和B站的资源注入之下,映客在广告、娱乐和并购扩张上,也有相当大的想象空间。

  三年净利复合增长22倍手握超30亿现金待扩张

  映客目前在娱乐(秀场)直播领域排名第二,仅次于YY。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的数据,2017年,在中国的移动端直播平台中,映客的:活跃主播为1,300万人,排名第一。营业收入为人民币39.4亿元,市场占有率为15.3%,净利润排名第二。

  截至2017年12月31日,映客已吸引逾1.945亿名注册用户。2017年月活用户达2269万人。2018年第一季度,映客月活用户继续攀升至2525万人,月均付费用户数72.9万人,月均每付费用户充值金额540元人民币,第一季度充值总金额11.81亿元人民币。

  这就是映客简单但有效的盈利模式:提供平台,主播表演,用户充值。反过来又给平台提供了稳定的现金流。

  映客2015年创立当年即盈利。因为平台的成本是基本固定的,主播和用户的增长则不断带来增量现金流。

  2015年、2016年及2017年,映客经调整纯利分别为人民币150万元、人民币5.68亿元及人民币7.92亿元,2015年至2017年的复合年增长率高达2229.1%。

  本次发行完后,映客账面囤了超30亿人民币现金,未来将用于业务扩张及投资并购。

  从2017年以来的趋势看,映客总用户数和月活用户继续增长,但因行业竞争,月活主播和月均付费用户数有所下滑。但头部主播直播时间和月均每付费用户充值金额在上升,也就是经历过高峰期的增长之后,主播和付费用户都在向头部集中。

  从最新数据看,2018年一季度的注册用户从2017年的1.95亿增长到2亿;月活用户从2269万人增长到2525万人;主播日均直播时间从37分钟增长到58分钟;观众日均观看时长从28分钟提升到31分钟;月均每付费用户充值金额从2017年的406元提升到2018年一季度的540元。

  从商业模式上说,直播平台的核心资产就是头部主播和围绕头部主播的付费用户。尽管主播和用户总量下滑,核心资产的活跃度和盈利能力仍在提升。映客被视为业内拥有“土豪”最多的直播平台。包括最高百分比的一二线城市用户、月收入万元以上用户以及最高百分比的女性用户。

  客观情况是,移动直播整体市场爆发式增长的阶段已经过去,经历2012年到2017年的爆发式增长(市场规模从1.06亿元增至257亿元),重点由之前的增量扩张转到深耕存量,提升活跃度和参与质量。

  映客6.0版本发布之后,力推社交化,包括短图文动态和关注互动,在同样用户情况下,流量明显比之前更高频,总用户时长也进一步提升。

  深耕头部和社交化,是映客现有平台模式的资源投入重点。

  分众、B站坐镇基石投资:渠道、内容双扩张

  本次映客IPO的基石投资者为分众和B站(Bilibili)。分众是国内城市楼宇广告的王者,B站则在年轻化二次元内容上建立了绝对霸主地位。

  二者的投资,增加了映客上市后在城市渠道下沉和内容品类扩张上的想象空间。

  分众传媒目前在楼宇视频媒体市场占有率达到95%、楼宇框架媒体市场占有率达70%、影院银幕媒体市场占有率达55%。渠道聚焦在城市核心生活区和商业区,在线下具有高频和垄断的优势。

  映客在移动端直播平台地位稳固之后,积累的头部主播和内容,和线下渠道之间是互取所需的关系。直播内容需要走出移动端,渗透到线下场景;线下场景则可以用优质内容来提升浏览效果。

  这种新场景会让映客在原有移动端直播基础上继续扩张内容品类,并拓展增量商业空间。

  B站在投资映客之前已经连续进行了大量投资并购,基本承包了年轻人的视频和动漫的二次元内容。

  不久前快手收购了另一家二次元站点A站,被认为快手凭借A站打通了多元化的出口。

  B站和映客之间的联手,异曲同工。B站经过这两年的扩张和并购之后,已把对手远远甩在身后。大量二次元内容的年轻受众人群,和映客的直播内容之间,有互补性且并不隔阂,因为都是以娱乐为主线。

  除了内容和渠道上的互补之外,对分众和B站来说,之所以投资映客,还因为直播是目前视频类平台里最有希望打造出社交属性的平台。

  视频化社交,蕴含着更大的平台化商业机会。这也是渠道、内容相互融合的前景所在。

  对比虎牙:映客股价严重低估

  5月11日,另一家直播平台虎牙赴美上市。在两个月的时间里,虎牙股价一路疯涨,最高曾一度超过50美元,尽管后续有所回落,但依旧在30美元左右,较12美元的发行价有约150%的增长,市值在60亿美元以上,约合470亿港元,由此可以看到资本市场对于直播行业的追捧。

  然而对比映客和虎牙的业绩,映客过去三年连续盈利并高增长,2015年、2016年及2017年,映客经调整纯利分别为人民币150万元、人民币5.68亿元及人民币7.92亿元,今年有望超过10亿元,虎牙2017年则净亏损为人民币8100万元,虽然今年一季度利润转正,但盈利能力和现金流仍远低于映客。

  相比之下,按目前3.85港元的定价,映客总市值约77亿港元,不足虎牙市值的1/6。这个盈利能力和市值对比,映客股价已经被严重低估。

  这个直观对比的“水位”差异,给映客在二级市场上留出了充分的投资和成长空间。

  另一家在港股上市的直播平台天鸽互动,目前月活用户与映客相差无几,但付费用户和金额则远低于映客。

  截至2017年底,天鸽互动月活跃用户数约2400万,季度付费用户123.7 万人,季度用户平均收益为172 元。2017年营收10.05 亿元人民币,经调整纯利(净利润)为4.56 亿元。

  映客2017年月活跃用户数约为2269万,季度付费用户约为310万左右(按照招股说明书2017年月平均付费用户103万计算),季度用户平均收益约为1218元(按照招股说明书2017年用户月平均付费406元计算)。2017年全年营收39.4亿元,净利润达到7.92亿元。

  二者对比,从2017年全年营收上来看,映客约为天鸽互动的4倍,净利润也高达近2倍。对比两家公司估值,天鸽互动目前估值约为71亿港币,映客估值77亿港币。

  映客仍然是明显低估。映客IPO的保荐人之一德银在最新报告指出,预计映客2018年的盈利将近10.16亿元,2019年、2020年预计盈利达到12.16亿元及13.94亿元。按此计算,映客77亿港元市值上市,结合注册用户增长空间以及映客的变现能力,其在业绩增长空间上具有更多想象力。

  短、中、长期三大增长点

  从业务结构上看,映客目前高度集中于直播收入,广告和其他收入占比不到1%,这一方面是直播行业前期聚焦于产品的结果,另一方面也给后期留出了运营拓展空间。

  映客在短、中、长期对业务拓展也都有布局,既包括市场运营,也包括纵向深耕和横向拓展。

  1)短期:广告将成盈利增长点

  今年映客成立了广告销售团队,在年度选秀活动《樱花女生》中,映客引入了碧生源品牌作为赞助商,战略合作国内运动品牌乔丹体育。说明广告业务已逐渐开启。

  2017年,映客直播平台促成了33亿分钟的直播时长,浏览总次数达127亿次,逾78亿条互动信息,用户社交媒体分享达2.038亿次。

  映客6.0改版之后,力推平台社交化,如“动态”、“关注”等标签的前置。让内容高频化、互动化。这种高频互动氛围的营造除了带来更高活跃度之外,本身也拓展了多维场景,带动广告承载量和效果的提升。

  实际上去年宣亚国际与映客并购一事之前,映客就与宣亚国际成立了合资公司,着力于开发适合于直播平台的各类广告业务模式,并对接各类潜在广告主。现在并购虽然搁浅、映客独立上市,但双方合作仍然会继续。

  在平台活跃度继续提升和既有模式稳定的前提下,映客凭借亿级用户大力拓展B端广告营销市场,是短期比较确定的事情。也必然会成为直播收入之外的盈利增长点。

  视频社交本身,也是一件具有想象力的事情。

  2)中期:娱乐产业链化

  映客在直播行业内被视为“独狼”,因为背后没有依托流量巨头,是行业里唯一靠自我运营起家和立足的一线龙头。

  从最初映客就确定了娱乐化的定位,在线上地位巩固后,开始整合传统娱乐资源。

  此前,映客已尝试“先声夺人”电台综艺节目,“樱花女生”则脱胎于映客早期的“樱花女主播”大赛,打造出一众明星主播。从去年开始,映客在比赛和盛典基础上给选手量身打造直播综艺,迈出IP化的一步。

  今年“樱花女生”赛事伊始就签约英皇娱乐,主播IP化、平台产业化的意图十分明显。

  娱乐产业链化意味着映客以直播平台、千万主播和上亿用户基础为运营中枢,向娱乐产业链的头部迈进。不光意味着更大的变现能力,而是对娱乐产业链的整合、集成能力。

  在直播平台内部,盈利模式主流是平台内打赏,但没有走到平台之外的开放化空间,没有和头部的影音娱产业链进行链接。

  娱乐产业链化,无论是主播IP化后走入传统影音娱,还是把影音娱资源引入直播平台,都会给直播平台的盈利模式带来深远的变化。

  3)长期:行业多元化

  放在整个可视化连接方兴未艾的大背景下,直播行业的增量空间在于技术进步带来的更多行业性机会。

  映客近两年在娱乐秀场直播之外,也有所尝试。即各种行业和形态的“直播+”,包括游戏直播、直播+电商、直播+体育、直播+在线教育等各种结合形式。

  第一版5G国际标准今年6月已经完成,我国将于2020年正式启动5G商用服务。带宽网速的提升,在信息流方面最利好的就是可视化连接,然后才会慢慢体现在物联网的深度连接上。

  从这个层面可以说,目前的精神消费型直播,是可视化连接的开始。

  互联网行业的管道商华为、基础设施商思科、应用端的淘宝,都明确未来互联网流量的90%会属于视频。直播行业需要考虑的就是怎样在这个流量趋势里找到自己的位置。

  映客目前在直播行业是对技术布局最为重视的。技术研发团队占比过半,甚至在2017年对其他社交平台开始了直播技术输出。

  这种技术基因是未来5G时代进行行业化布局的基础。也就是有很大机会成为行业融合、可视化连接的基础设施入口。

  映客上市,刚走完第一步。经历过去3年的快速成长,整个直播行业刚进入整合深耕期。

  期间经历了千团大战、争抢主播、各种巨头砸钱砸流量抢占山头,映客是直播行业里最独立的一个,不依赖外部流量完成了第一步的创业神话。

  奉佑生从之前在A8内创办多米音乐到独立创办映客,想做的“最纯粹、最简单、没有历史包袱”的直播平台,基本实现。

  “全民直播”的风潮也把民间娱乐业的种子挖了出来,形成了比传统娱乐业和版权内容业更简单、稳固的商业模式。

  然而现在人们看到的娱乐和游戏直播,可能只是可视化连接时代的开胃菜。

  奉佑生眼里的直播是未来移动互联网的基础设施,未来和各行业融合发展,将进一步提升整个社会的信息化水平。也就是映客布局之一的垂直行业化拓展空间。

  奉佑生的期望是:“当直播渗透到各行各业,真正和人们的学习、工作结合起来,将会得到主流社会的认可,也将获得巨大的发展空间。”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