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价值链到价值网: 数字经济下创造新机制

从价值链到价值网: 数字经济下创造新机制

  数字经济条件下,商业活动的各个参与方比以往更紧密地参与到价值创造中,过去相对独立的各个环节相互连接,商业活动和商业系统比以往更复杂了。相应地,各参与方之间的商业关系也比以往更加密切、更加复杂,日益繁复的相互交织完全改变了工业时代的简单联系。

  在没有网络的工业时代,产品从研发设计到生产销售,整个流程是线性的,各个环节分工明晰。先是需求调研,通常由市场部门,或者某个专门的部门完成,完整的报告交给研发设计部门。产品样机完成后,交到生产部门试生产,通过试生产后,产品进入量产阶段。后面是销售和流通环节,直到终端用户手中。

  生产商和用户关于产品共同的理念是,市场上负责任的厂商在把产品推出市场之前,会尽其所能把产品做到最完善,终端消费者几乎不参与价值的创造。产品一旦上市,往往会长销很久,更新换代非常缓慢。可口可乐的经典款产品有多久没有更新了,它依然畅销。研发人员和终端用户位于漫长的价值链的两端,可谓共饮一江水,思君不见君。

  网络时代,供应商不再只是原料的提供商,会深入地参与到产品的原型设计和工艺设计中。用户不再是被动地接受完成了的产品,用户的反馈会及时被研发人员关注,反映在新一代产品中。

  互联网降低了交易成本,加强了产业链上各利益相关方的连接,聚合了群体创造的力量,供应商、厂商、用户、合作伙伴都越来越深入地参与到价值创造的活动中。价值不再是单一流向的了,传统的线性结构的价值链将演化成网络结构的价值网。

  由价值链到价值网是商业关系的一次革命,围绕用户需求构建的价值网是网络时代商业关系的基本形态,具备以下新的特征。

  产生回路。价值创造的过程不再是单一流向的了。产业链上下游之间的相互反馈和交流变得越来越普遍。用户在产品设计初期就参与进来,用户的反馈同时到达产品设计、供应商、工厂各个节点,同样地,其他节点之间也存在各式各样的交流回路。大大小小不同的回路同时运转,多点对多点的交流无时不在,价值创造流程迥异于以往。

价值链分析

  汇入支流。互联网使得商业环境越来越丰富。市场上出现很多提供各式各样服务的个人和组织。过去只能由企业完成的功能现在可以外包给企业外部的专业化的组织。比如,企业的电子商务部门可以外包给专业的电子商务运营商,产品的设计方案可以部分甚至全部外包给解决方案提供商,等等。于是,这些个人、组织都接入了企业的价值网,参与价值的创造。这些新加入的节点像支流一样,拓展了价值创造的流域。

价值链分析

  功能拆分与集成。过去由一个节点完成的功能现在可能拆分到不同的节点,过去由不同节点完成的功能,现在可能集成到一个节点。一方面,分工进一步精细化。另一方面,企业也会在合适的时机,通过集成创建自己的专门资产,提高竞争能力。

价值链分析

  多层级。产业链上的企业可以同时拥有不同的角色,在同一行业生产不同的类型的产品。该企业就有不同层级的价值创造活动。三星既是苹果的竞争者,也是苹果的重要的零部件供应商。三星和苹果之间有多层级的价值流动,形成复杂的竞合关系。

价值链分析

  一个网络连着另一个网络。新时代跨界越来越普遍。企业同时处于不同的产业,价值网不是封闭的系统,而是一个连着另一个,无边无际拓展开来。阿里巴巴拥有在线企业所有交易活动的数据,就能够很方便地开展基于企业交易活动的供应链金融。对传统银行来说的小微企业贷款难题,对于阿里巴巴就不是问题。电子商务、金融不同产业的价值创造网络由此相连。

价值链分析

  价值网提供了获取信息、资源、市场和技术的新机制,网络中不同的节点之间的密切交流和碰撞,从根本上改变了过去价值创造的模式,大大拓展了价值创造的空间。

  价值网中的参与者不再进行一次性的简单交易,而是结成密切的合作伙伴关系,形成利益共享的价值共同体,通过整合资源,以开放、共生、共享、互利、协作的方式,共同创造和分享价值。

  随着价值网中参与节点增加,网络产生的价值平方级增长,它符合梅特卡夫定律(Metcalfe's Law),即,网络的价值与网络节点数的平方成正比。随着价值网中参与节点增加,网络产生的价值增长,每个参与者都可以从网络中获取价值,每个参与者获取的价值会增多。

  超大规模的价值网络例子在网络时代并不鲜见。如今苹果公司App Store里面的应用已经超过了200万个,累计下载次数已经超过了1800亿。自2008年以来,苹果公司向开发者累计支付超过860亿美元。这些数字形象地描述了iPhone和围绕iPhone的应用组成的价值网络的规模。这只是这个庞大网络的一部分,还有庞大的用户群和遍布全球的硬件供应商。

  与合作伙伴维持共生、共享、共创的商业关系,不但使价值网更有竞争力,并且具备自我进化的能力。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