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票票“孔雀舞”跳得很欢 阿里影业又亏了7亿

淘票票“孔雀舞”跳得很欢 阿里影业又亏了7亿

 

  阿里系的高管们有个共性,都喜欢宣传,都喜欢表演。阿里系公司也特别会包装自己,叫人不由自主会想起一种天然具有表演天赋的动物—孔雀。

  孔雀在求偶的时候,总是喜欢发出剧烈的鸣叫,尾巴开屏,走来走去,博取异性的欢心。这一行为特点,和阿里系的公司比如阿里影业的行为如出一辙。

  近日,阿里影业再次发布盈利警告,预期该集团从2017年1月到2018年3月15个月内亏损16亿元到17亿元,其中2018年前3月的亏损额大约为7亿元左右,而2017年全年亏损则为9.5亿元。主要亏损均来自于淘票票的市场推广费用,包括票补。

  结果随后这则预警被包装成一系列渲染阿里影业不惜代价支持淘票票的新闻,到处发布比如:“阿里影业最新公告:不争一时长短放眼未来布局”、“阿里影业:加大推广投入 巩固淘票票市场地位”,能够将连年亏损描述成“目光长远、胸有成竹、不计较得失”的样子。

  孔雀舞跳成这样,只有阿里影业、淘票票这样阿里系的公司可以明目张胆这么干。

阿里影业股票

  淘票票还是跳入了“票补”泥潭

  自去年6月,阿里将淘票票完全并入阿里影业麾下后,财务报表也完全合并。从阿里影业2017年财报看,去年亏损9.5亿元的主要原因是“因为公司的销售及市场费用高达20.87亿元,这主要是由于淘票票增加其总商品交易额及市场份额而产生市场费用”,毋庸置疑淘票票已经成为阿里影业巨额亏损的主要根源。

  而在此之前,阿里影业已连续巨额亏损多年,根据每年的年报显示,2014年阿里影业亏损4.47亿,2015年亏损6亿,2016年亏损9.59亿,2017年第一季度已经超过7亿,亏损呈逐年递增趋势。这让之前力挺自己的阿里影业执行董事、联席总裁张蔚与阿里影业前主席兼首席执行官俞永福都对其失去了信心。

  今年1月,张蔚以每股平均价1.0763港元抛售391,880股,目前他的股份已减持至0.05%。而根据联交所股益披露显示,俞永福也于今年3月29日尽沽所持公司750万股,每股平均价1.0024港元,套现751.8万港元。根据俞永福去年5月2日购入的价格计算,每股平均价1.28港元,共计960万港元,预估此次出售的投资损失将高达200万港元。

  高层的接连撤离,加上近日的盈利警告,市场和不少股民都对阿里影业失去了信心。

  有网友在相关论坛发出疑问,企业亏损巨大高层为何还天天高福利?并直接指出新的大额股权赠送福利计划的不合理。而对于拿市场费用当亏损的挡箭牌,网友则认为是在靠讲故事割韭菜赚钱,疲弱不堪的而业绩和低迷的股价,与母公司的强大品牌不匹配。

阿里影业股票
阿里影业股票
阿里影业股票

  有股民发牢骚,阿里影业已经在港股市场基本把马云的脸面丢尽了。

  围猎者面前“孔雀舞”救不了淘票票的命

  互联网的竞争已经白热化,真正的围猎者犹如猎豹与狼,他们的目标永远清晰,动作隐蔽,事先都没有一点声响,发起进攻的时候却攻势凌厉、迅猛、势不可挡。就好像美团围猎滴滴、携程,今日头条围猎百度、微博,抖音围猎快手。

  而淘票票似乎选择了另外一个角度,孔雀舞跳的很漂亮,对外各种战略合作发布会不断地开,各种计划不断发布,实际上自身战略却游移不定朝令夕改,自由现金流和利润等企业赖以身存的硬指标无一过硬。

  从阿里影业财报可以看出,在去年11月俞永福辞任阿里影业董事局主席,淡出阿里大文娱业务版图,樊路远接任之后,企业方向一直在上游内容制作业务和下游宣发业务间摇摆不定,而针对淘票票的计划除了继续烧钱票补外并无新法,似乎在俞永福划定的“新基础设施战略”的路线上走得不情不愿、言不由衷。

  持续的巨额亏损让淘票票成了阿里影业最大的负担,也许是羞于面对,他们给市场和股东的解释是将票补包装成了强化淘票票市场领先地位的正确决定。但事实上,2016年淘票票投入10亿票补、2017年投入21亿票补、2018年仅春节档一周投入超5亿都没有带来预期效果,淘票票的市场份额始终只有30%,距离第一名还有20%以上的差距。

  有网友在阿里影业股吧发表质疑,猫眼在专业版上已经公布了出票量数据快1年了,淘票票自己却至今不敢公开这方面的数据,而是不断通过“观影人次占比”、“APP活跃量”等不相干的数据混淆视听。

阿里影业股票
阿里影业股票

  话说的这么好听,没一句实的,为什么,心里有鬼呗!不敢公开实际数据也侧面证明了淘票票的不自信。

  但事实就是事实,在对手凌厉攻势之下,淘票票出票量、合作影片量级、合作影院范围等关键领域,节节溃退,即便花费了巨额成本,票补仍旧没能改变淘票票面临危机的命运。

  想玩“社交”?别逗了!有这个心,却没这个命

  对于电影市场,疯狂的票补也终于惹怒了行业,监管当局出台了票补限制令,著名导演冯小刚也公开表示:票补是具有“中国特色”的市场行为,是一种不正当竞争,电影的核心应该是内容,而不是市场手段。华谊兄弟CEO王中磊、新丽电影总裁李宁都认为票补模式对制片方而言是一种绑架、一种圈套,他们同意行业取消票补,把钱投入电影创作、宣传、发行当中。

  宣发是电影互联网企业需要修炼的内功,但淘票票在宣发领域的业务能力一直受到业内普遍质疑。在对外宣传中淘票票一直强调与《战狼2》、《红海行动》等大片的合作关系,但这样的合作也仅限于票务支持及线上营销配合,并非主控投资和主控宣发。发行能力的缺失,让淘票票的业务最终无法形成闭环,只能依靠资本来强迫影院片方合作,自然没有什么深度可言。

  迄今为止,淘票票一直没有超过10亿级别的主控宣发项目,在艺恩近期发布的2017年国产电影发行市场盘点里,国内民营发行公司TOP10榜单中,阿里影业及淘票票也并未入选。

  面对行业的指责和市场的质疑,淘票票将最后的希望寄托在了社交上,开启了脱单电影院、小剧场等线下实验,并表示电影是阿里社交新战场。众所周知,社交是阿里的短板,淘票票在线下也几乎没有什么战斗力可言。

  结果,淘票票居然想凭借这两项自身最为欠缺的业务能力突围,不是我听错了,就是他们脑子进水了。如果我是马云,绝对不会让他这么干。

  想明白一个道理,孔雀叫得最欢得时候,往往是求偶心态最强得时候,缺啥喊啥,无非是想让自己爽一把。至于阿里的现金流和利润,完全不在淘票票的话下。

  我确认过眼神,嗯,不过是阿里系内部兄弟们鄙视的眼神。

  这事儿往终局想,孔雀舞跳的很漂亮,下场却可能和阿里星球没什么两样。无非是为阿里众多失败产品里的再添一个弃儿。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