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股市场动荡起伏,一大影响因素就是中美贸易摩擦

美股市场动荡起伏,一大影响因素就是中美贸易摩擦
  至诚财经网(www.zhicheng.com)04月08日讯
美股市场换手率

  美国时间周四下午,特朗普发文称已经下令指示美国贸易代表结合“301调查”考虑对中国进口商品加征更多的关税,涉及金额达1000亿美元,美股市场周五大跌,华尔街的投资银行家们表示并不理解特朗普的做法。

  美股大幅回调

  对中国征税商品规模从30亿美元到500亿美元再到1000亿美元,虽然后两个征税商品额度还没有实施,但周五美股市场已经有所反馈。

  在经历了之前的短期回弹之后,周五美股市场再度大幅回调。三大指数跌幅均超过2%。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比前一交易日下跌572.46点,收于23932.76,跌幅为2.34%。标准普尔500种股票指数下跌2.19%。纳斯达克综合指数下跌2.28%。而同时,避险资产收到市场青睐,美债利率小幅下降,黄金价格有所上涨。

  个股方面,与中美贸易问题较为相关的制造企业当日也全线大跌,卡特彼勒下跌1.6%,通用电气下跌0.9%,迪尔公司下跌1.5%,波音下跌1.5%,3M下跌0.6%。

  三月下旬以来,美股市场动荡起伏,一大影响因素就是中美贸易摩擦。

  早在3月22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总统备忘录,宣布将对规模达5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全面征收关税。之后两天时间,美国道琼斯指数大跌3.64%和1.77%。美股总市值两天内缩水1.80万亿美元。

  华尔街摸不着头脑

  特朗普让美股市场命悬一线,但其实华尔街的投资人们仍旧没有搞懂他在玩什么花招。

  美国财政部长也在曾在周五提示中美贸易风险不排除可能扩大至全面贸易战,这一点是华尔街投资者完全不愿意看到的。

  Henry Peabody,一位来自波士顿某基金公司的投资组合经理表示“这次贸易问题让很多人感到筋疲力尽,事情的处理方式非常的奇怪和不合情理。”

  另一位来自Washington Crossing的资深基金经理表示美国政府之前曾给出包括减税和加大政府投资等一连串“棒棒糖”之后来了这样一记耳光,是非常不和谐的政策信息。

  韦德布什证券公司投资部门的负责人Ian Winer评论称:“对于华尔街来说最大的问题是特朗普透露的一系列信息让人非常摸不清头脑,我们已经很久没有碰到这种情况了,即基金经理们也已经不知道接下来几天将会发生什么。”

  有分析认为特朗普这次大动干戈挑起中美贸易摩擦是为了应对中期选举,甚至还有竞选获得连任的目的。因为特朗普在当初竞选时,曾承诺上任后将以强硬立场应对中国。

  美国全球政策研究中心研究员冯·保罗·席拉赫表示,特朗普和他的政治顾问都怕失去他们的选票,他在为中期选举和连任做准备,希望借此巩固自己的强硬形象。

  还握有什么底牌?

  中美贸易已经打了两个回合,未来各自手里还有应对办法?

  经济学家任泽平发文分析中美双方优劣势及各自底牌。

        
美方还有的牌:

  美方统计对华货物贸易逆差3752亿美元,增加围绕《中国制造2025》扩大对中国贸易战范围;

  升级至服务贸易,限制中国专家和技术人员赴美;

  升级至投资,严格审查中国企业赴美直接投资;

  进一步收紧对中国高科技产品出口和知识产权转让;

  联合盟友包围遏制中国,扩大至金融战、汇率战、经济战、资源战等。

  美国日益衰落的经济实力与仍然强大的军事霸权并存,中国日益崛起的经济实力与仍然相对弱小的军事力量并存,将是未来全球治理的重大挑战和不稳定因素。

  我方还有的牌:

  货物贸易尚有对1000亿美元加征关税空间,精准还击美国能源领域(稀土、石油),打击政治摇摆州的产业以分化美国,以打促和;

  扩大至服务贸易,中国对美服务贸易为逆差,其中对美旅游进口307亿美元;

  充分利用14亿人口的全球最大统一市场这张最大的牌;

  联合欧盟、亚洲、非洲等其他国家和地区,扩大“一带一路”;

  汇率贬值;

  抛售美债;

  限制美国企业投资;

  制定新的立国战略等。

  若按照沙盘推演未来中美贸易战形势,任泽平认为有以下两种可能:

  一个是短期边打边谈,以“升级—接触试探—再升级—再接触试探—双方妥协”结束的可能性大,打是为了在谈判桌上要个好价钱,斗而不破。但中长期随着中美经济实力的此消彼长和经贸竞争性的增强,贸易摩擦具有长期性和日益严峻性。

  如果管控失当,另一个可能是中美贸易战全面升级,不排除后续扩大到金融战、经济战、资源战、地缘战等。

  谈和概率较大

  但普遍观点认为双方应选择第一种可能,贸易战的结局只能是两败俱伤,中国正处在伟大复兴的战略机遇期、不愿打也不怕打,当贸易战真正伤及美国利益时也会遇到美国国内阻碍。

  中金海外策略团队认为中美贸易问题的事态进展存在较大不确定性,短期内仍将继续扰动市场波动,但同时他们表示最终的事态进展可能并没有市场当前所担心的那么悲观,仍有通过谈判协商达成一致的可能性。

  一个原因是此次贸易摩擦不排除是美国要求更多“要价”的手段、而非最终目的,故有谈判的空间和可能性。

  另一方面看,当前全球主要经济体的基本面依然非常稳健,贸易摩擦所涉及的体量较中美双方的经济体量而言都是非常有限的(分别占中国的0.41%和美国的0.26%)。另外,考虑到政策上有较大的腾挪空间,因此也不足以对整体增长产生较大的下行风险和影响。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