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DR新规重磅出炉 对沪指美股有什么影响

CDR新规重磅出炉 对沪指美股有什么影响

  至诚财经网(www.zhicheng.com)4月2日讯

  3月30日,国务院办公厅转发证监会《关于开展创新企业境内发行股票或存托凭证试点若干意见》,意见指出,开展创新企业境内发行股票或存托凭证试点,试点企业应当是符合国家战略、掌握核心技术、市场认可度高,属于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软件和集成电路、高端装备制造、生物医药等高新技术产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且达到相当规模的创新企业。

  意见中明确要求,试点企业应当是已在境外上市的大型红筹企业,市值不低于2000亿元人民币;尚未在境外上市的创新企业(包括红筹企业和境内注册企业),最近一年营业收入不低于30亿元人民币且估值不低于200亿元人民币,或者营业收入快速增长,拥有自主研发、国际领先技术,同行业竞争中处于相对优势地位。

CDR新规出炉

  证监会还将成立科技创新产业化咨询委员会,负责甄选试点企业。

  同日,证监会修改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管理办法,对比新旧规则,符合规定的科技创新企业登陆A股,不再受盈利门槛的限制,但其他企业发行上市条件保持不变。

  消息一出,立刻轰动市场。

  如是金融研究院院长、首席经济学家管清友全方位解读了CDR新规:

  “符合条件的境外上市创新企业仅有7家”

  CDR新规帮助企业拓宽了融资渠道,表现了国家对于创新型企业的支持,不过根据证监会最新发布的CDR试点意见,目前符合条件的市值不低于2000亿元人民币的境外上市创新企业仅有7家,分别是香港上市的腾讯控股(31109亿元),美国上市的阿里巴巴(29121亿元)、中国移动(11778亿元)、百度(4874亿元)、京东(3623亿元)、网易(2309亿元)、中国电信(2239亿元)。

  “短期内CDR新规对沪指和美股均影响不大”

  很多投资者担心中概股回归会对A股流动性造成冲击,管清友表示,企业是否发行CDR、发多少,这要由企业自己根据实际需要来定;其次,这些企业不会“一股脑”地同时回归,因此CDR新规短期内对沪指表现不会有太大影响。

  在谈到新规对美股的影响时,管清友说道,虽然发行CDR的都是巨头公司,但相较于美股股市的总市值来说,这个体量仍然是很微不足道的,因此对于美股的影响也不大。

  “等企业成长为巨无霸以后再让它回归,其实是本末倒置”

  对于CDR新规,管清友也指出了它背后存在的深层次问题:很多创新企业已经走进成熟阶段,股价和市值都很已经很高,多数企业的成长性已经没有发展初期那么强了,等到这个时候再让老百姓投资,股民能享受的创新企业发展红利已经不多了。

  管清友表示,真正的改革应该要提高资本市场的包容性,往前看而非向后看,也就是说要让独角兽们在很小的时候就能有机会被投资者发现,类似于风险投资,让投资者能随着企业的快速发展而获利,而不是等到企业已经变成巨无霸以后再划定标准让其回归,这其实是本末倒置,中国资本市场的症结就在于缺乏发现和培养独角兽的能力。

  “CDR新规没有改变A股根源问题,对于中国创新企业吸引力仍然不大”

  近期很多境外上市创新企业都被问到同一个问题——“是否愿意通过CDR方式回A”,明确表示否认的企业凤毛麟角,很多企业都不约而同地回应道,“如果时机成熟,会考虑回来”。

  问题是,究竟怎样才算“时机成熟”呢?

  管清友非常犀利地指出,“资本市场改革太慢、约束太多,已经到了严重不适应当前经济转型升级要求的程度,中国股市的根本问题在于交易制度,尽管CDR新规已经较之前迈出了一大步,但仍旧没有改变根源问题,因此A股对创新企业的吸引力肯定还是不够的。”

  “发行制度改革光靠证监会是推不动的,必须要放到国家层面去考量”

  管清友表示,在深化金融改革的大背景下,政府高层对大量优质企业纷纷跑到境外上市一事是非常关注的,“中国国内资本市场的改革已经不能谈必要性了,现在要谈紧迫性”。

  在管清友看来,完善发行制度是扭转这一局面的根本路径,而这样大刀阔斧的改革可能会牵涉到各种盘根错节的利益关系,仅靠证监会自己的力量是推不动的,必须要从国家层面或者说中央深改组层面去考量这个问题。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