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城GDP为何并非都是NO.1?深圳2.2万亿超过广州

省城GDP为何并非都是NO.1?深圳2.2万亿超过广州

  至诚财经网(www.zhicheng.com)2月8日讯

  在各省、自治区中,省会或首府城市一般是经济实力强劲的区域,但并非一定是经济总量最大的城市。

  梳理发现,广州、南京、济南、福州、沈阳、石家庄、呼和浩特7个省会或首府2017年的GDP总量不及所在省份的其他城市,屈居第二,甚至第三位。专家认为,超越省会GDP总量的城市,多位于东部沿海地区,地理位置优势明显。

  省城并非都是NO.1

  受政治、历史、交通设施、资源禀赋等多种因素影响,在各省、自治区中,省会或首府城市在经济发展中会起到领头羊的作用,经济总量在该省份中的比重也较大。

  如,湖北省省会武汉市2017年的经济总量为13410.34亿元,在湖北各城市GDP总量排名中位列第一,约占全省经济总量的36.72%;四川省省会成都市2017年的经济总量为13889.39亿元,在四川各城市GDP总量排名中位列第一,约占全省经济总量的37.56%。

省城GDP并非都是NO.1

  但是,这种情况也并非绝对。梳理发现,广州、南京、济南、福州、沈阳、石家庄、呼和浩特7个省会或首府2017年的GDP总量不及所在省份的其他城市,经济总量排在所在省份的第二,甚至第三位。

  由于GDP核算中计入了研发支出,经济特区深圳市的经济总量在2016年首次超越了省会广州,在广东省各城市GDP排名中位列第一。2017年,深圳经济增长强劲,全年实现地区生产总值22438.39亿元,依然高于广州的21503.15亿元,保住了广东省第一的宝座。

  在山东省,沿海城市的经济发展情况普遍好于内陆,青岛、烟台的经济总量也高于省会济南。2017年,青岛、烟台的GDP总量分别为11037.28亿元、7550亿元,位列该省第一、二位,济南的经济总量为7000亿元,排在山东省第三位。

  在江苏,更加靠近上海的苏州,经济实力明显高于省会南京。数据显示,2017年苏州市的经济总量为17319.51亿元,南京则为11715.1亿元,两者相差超过5600亿元。

  在福建省,泉州市的经济总量高于省会福州,位居该省第一位,但两者相差不大;辽宁省大连市的经济总量高于沈阳,位列该省第一位;河北省重工业城市唐山市的经济总量高于省会石家庄。

  虽然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市2017年的GDP数据尚未发布,但该市2016年实现地区生产总值4417.9亿元,2017年的经济增速为7%,以此估算,鄂尔多斯的经济总量仍排在内蒙古各城市之首,包头市则排在第二位,首府城市呼和浩特屈居第三。

  靠近海洋占尽优势?

  发现,除内蒙古外,其余6个省份中经济总量排名第一的城市,都处于东部沿海地带,且更加靠近海洋。

  在辽宁、河北、山东三省,大连、唐山、烟台的GDP总量都高于各自的省会城市,且三个城市紧邻渤海,地处环渤海经济带,而三座省会城市均深处内陆。青岛同样也紧邻大海,区位优势明显。

  北京大学经济研究所常务副所长、经济学院教授苏剑对表示,省会城市作为区域政治中心,它的选址受到历史传统等因素的影响较大,且一般会与经济中心重合。但是随着经济形势的变化,也会出现政治中心与经济中心分离的现象。

  苏剑称,改革开放后,中国由计划经济转向市场经济,对外开放呈现出由沿海到内地次第开放的格局,而沿海城市率先受到政策影响,发展出不错的外向型经济。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总经济师徐洪才也认为,部分沿海城市的经济总量超过省会城市,受区位优势的影响较大。他告诉,青岛市属于港口城市,且靠近日本、韩国,而济南则地处内陆,在对外开放中,青岛的区域优势明显好于济南。大连与青岛类似,在对外开放中,实现了迅速崛起。

  苏剑还认为,相较于省会城市,新兴城市没有“历史负担”,发展经济可以轻装上阵。一些有历史底蕴的城市,存在着“制度固化”等现象,对事物形成了思维定式,缺乏对新兴事物的兴趣,创新意识不强。同时,老城市还存在人口结构问题,养老负担过重,企业和职工的社保压力大。

  徐洪才指出,新兴城市更具有包容性,这些城市欢迎外地人,对新兴事物的接受能力也更强,创新氛围浓厚,这都有助于经济的快速发展。

  内陆的省会城市还有机会吗?

  徐洪才认为,作为区域政治中心,省会城市的政治优势十分明显,一些省会在经济上仍存在赶超的机会。苏剑则表示,虽然沿海地区的对外开放优势已经不是很明显,但未来依然是中国的经济重心。

  徐洪才称,国内行政手段对资源的调度、动员能力仍然较强,会对经济运行产生影响。省会城市的政治地位较高,未来还会享受政策、资金等方面的倾斜。同时,在“一带一路”、长江经济带等的影响下,一些节点城市,诸如郑州、西安、重庆、成都等城市,未来的经济潜力会很大,崛起的机会也更多。

  苏剑认为,沿海地区的经济优势依旧明显,目前来看,内地城市超越沿海城市的可能性并不大。在发展第二产业时,水资源是需要着重考虑的因素,而中西部地区恰恰缺乏水资源,这对产业布局产生很大的制约。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