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诚财经网

首页 > 公司 > 要闻导读 > 正文

冉盛入主上海证大不足半年便决然转身离开

2017-11-30 10:55:45    来源:用户投稿


  上海证大是一家有潜力的上市公司,它核心主业是物业业务,在房地产爆发期物业遍及国内外,而且物业具有可持续造血功能,让企业有更多外延发展与调整的契机;同时上海证大也是一家有缺陷的公司,因为创办人戴志康的激进扩张,让上海证大遭遇极大挫折,随着创办人的退出,企业经营也变得一蹶不振。

  正是在这种情况下,冉盛置业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冉盛”)选择入主上海证大,希望利用自身资源扶持上海证大重回正轨。从携手中青旅收购上海证大29.99%股份到认购上海证大16.5亿港元可转换债券,冉盛对上海证大热情火热,但怎奈多次股权转让的上海证大如同一潭深水,冉盛携大股东之势也无法安然上岸,不仅难以进入公司决策层,更无法在公司决策上享有话语权,最终导致冉盛萌生退意,不愿意深陷沉沦。

  美好的携手前行梦想

  上海证大今年中报显示,截止2017年6月30日,Smart Success(上海证大原控股股东,中国东方资产管理公司旗下公司)已完成出售本公司已发行股份约29.99%,冉盛正式入主上海证大。

  实际上整个交易要追溯到2015年12月,上海证大披露,持有48.16%股权的东方资产管理与四名独立第三方签署出售股权的谅解备忘录。2016年1月公司透露选定买家是冉盛和中青旅,共收购上海证大29.99%股份。直到2017年6月,冉盛接手中青旅手中持有的上海证大股份,成为上市公司第一大股东,东方资产管理持有上海证大已发行股本约18.17%,退居第二大股东。

  在股份转让进程中,2017年2月冉盛与上海证大订立可换股债券认购协议,该笔可换股债券总价为16.5亿港元,根据初步换股价,可换股债券相等于:上海证大公布日期已发行股本约50.41%,及上海证大经配发及发行兑换股份后扩大的已发行股本约33.51%。如果可换股债券成功发行且全数兑换,冉盛的持股比例则可达到51.46%。

  先前的股份转让是冉盛介入上海证大的第一步,虽历时一年半年之久,终归是顺利完成,而后者认购可换股债券,不仅是冉盛为了稳固第一大股东地位而做出的努力,同时通过相对低的利息(4%计息,每半年一次支付前期利息),冉盛用大笔资金支持上海证大企业发展,可帮助上海证大日后物业项目的稳定供应及交付,并增加在中国区域内的土地储备,尤其是在具有发展潜力的一、二线城市拓展业务。

  然而只有真正牵手后才会发现,那个可以长相厮守的人,实际上早已心有所属。

  残酷的尔虐我诈现实

  2017年7月24日,在冉盛确立大股东身份仅仅一个月“蜜月”期后,上海证大一纸公告就撕开其美丽面纱。上海证大表示,由于可换股债券认购协议之若干先决条件並未于最后截止日期(7月24日)或之前完成或豁免,因此可换股债券认购协议已失效且增加法定股本将不会继续进行行。

  没有更详尽的解释与释疑,冉盛对上海证大的第一个重要资本运作就此终结,与此同时,冉盛被排除在上海证大核心管理层外的消息不断传出,因为冉盛在上海证大高层变动中,逐渐被边缘化了。

  上海证大近期高层变动如下:

  2017年4月,邱海斌任执行董事、董事会主席、张华纲任执行董事职位、江征雁任非执行董事。

  2017年5月,王权任执行董事。

  2017年9月,张华纲任行政总裁、汤健辞任行政总裁,任高级副总裁。

  2017年10月,汤健任执行董事、王峥任非执行董事。

  在上海证大一系列高层变动中,拥有冉盛背景的仅仅王峥一人,并且职位只是非执行董事,这与其第一大股东身份是极其不符的。上海证大企业的控制权,已经悉数把持在其创始人戴志康和前大股东东方资产管理手中,不管二者是同气连枝还是龙虎相争,对于冉盛来讲,接下来面临的不是如何提升企业业绩与实力,而是无休止的权利纷争。

  面对图穷匕见般的残酷现实,冉盛最终选择退出。2017年11月6日,上海证大公布,冉盛于2017年11月2日与凯升订立协议,拟以每股0.37港元向凯升出售44.62亿股公司股份,占公司已发行股本29.99%,总代价约16.6亿港元。

  冉盛入主上海证大不足半年,在获得不错的投资回报后,就决然的转身离开,从战略意义上来讲,这是最明智的选择。

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