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达新兴财富(北京)资管“理财产品到期”钱却不见了

信达新兴财富(北京)资管“理财产品到期”钱却不见了
  至诚财经网(www.zhicheng.com)09月29日讯

  2017年8月14日,北京西城区阜成门外大街22号外经贸大厦5楼,信达新兴财富(北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信达新兴资产)门口。14位投资者聚集在这里,手持“信达欺诈,血本无归”、“信达失责,归还本息”等字样的横幅和告示牌,进行了一场小规模维权行动。

理财产品到期钱不见了
 
  投资者在信达新兴资产门口维权现场,这些投资者都来自同一个投资项目,即信达新兴资产旗下名为“信达新兴资产——深圳美赛达并购重组基金专项资产管理计划”(以下简称“信达新兴资产美赛达项目”)的资管产品。

  该产品成立于2014年11月27日,合同期限2年,已于2016年11月27日到期。不过迄今为止,项目投资者尚未收到任何一笔本金或利息的兑付。
 
  更令人吃惊的是,虽然成立不过4年时间,但信达新兴资产旗下产品却已多次被曝出兑付危机等问题,加上这次已是第5例。为了抽丝剥茧、还原本次事件真相,就以“信达新兴资产美赛达项目”的几个重要时间节点为纲,来复盘整个事件的经过。
 
  时间节点一:2014年11月27日,项目成立
 
  把时间轴往回拨,2014年可以被视为当之无愧的“车联网元年”。无论是2014年初美国的CES(国际消费类电子产品展览会)、4月的北京车展还是11月的广州车展,车企们纷纷推出有联网功能的汽车产品,“互联网汽车”的名号在这一年打响。
 
  乘着这股东风,和车联网相关的投资也骤然火热起来,专业投资机构的身影闪现其中,信达新兴资产就是之一,2014下半年开始,“信达新兴资产美赛达项目”的线上线下营销密集面世,投资者就是在深圳一家第三方财富管理公司看到了该项目的营销材料,仔细斟酌后决定购买。
 
  “这个项目介绍上,说有10%的固定收益,如果成功上市,收益最高可以到20%,而且发行方背景可靠,介绍里的各种风控措施也都很完善。我当时想,这能有什么问题,就很爽快地买了”,根据投资者提供的项目推介资料和资产管理合同,牛妹整理了几个项目要点(详见下图)。
 
  在投资人收益方面,若美赛达重组上市成功,则具体分配顺序为:优先级份额收益(达到年化收益率10%/年)+优先级份额本金→优先级份额收益(包含已分配的收益累计达到年化收益率15%/年)→劣后级份额本金→优先级份额收益(包含已分配的收益累计达到年化收益率20%/年)→剩余收益全部作为劣后级份额收益。
 
  而美赛达如果上市失败,则具体分配顺序为:优先级份额收益(达到年化收益率10%/年)+优先级份额本金→劣后级份额本金→剩余收益全部作为劣后级份额收益。
 
  优先级份额收益拟定每年度分配一次,其他收益在“信达新兴资产美赛达项目”投资目的实现(上市并购完成且将计划财产变现)时分配;劣后级份额收益在项目投资目的实现(上市并购完成且将计划财产变现)时一次性分配。
 
  投资者还出具了一份据称由信达新兴资产提供的美赛达尽调报告,个中数据显示了该公司良好的经营情况和发展前景,并指出2家上市公司都有强烈收购意愿。

  当年11月27日,“信达新兴资产美赛达项目”正式成立,最终规模为2.392亿元,其余情况与上述材料基本一致。一切看上去都很美好,直到2015年一则重大事项临时公告的发布,打破了表面上的平静。
 
  时间节点二:2015年底,第一次付息违约
 
  按照合同约定,融资方美赛达应该在第一期委托贷款发放满1年,即2015年11月26日前(含26日),支付“信达新兴资产美赛达项目”第二笔委贷利息,共计1858.1万元。

  不过到了这一天,投资人没有收到美赛达付息的通知,反而在11月27日等来了信达新兴资产对该项目的重大事项临时公告——截至利息到期日,融资方仍未将该笔委贷存入信达新兴资产的指定账户,已构成违约。
 
  在这则公告中,信达新兴资产表示,在收到美赛达《支付利息通知函》回函并明确表示无法按时支付利息后,立即与其就付息事宜进行了沟通;同时,向项目投资顾问北京和达开元投资发函,要求其采取有效措施解决美赛达短期信用风险。

  不过从后续进展来看,这些“沟通”、“措施”都没有产生实际作用,回顾整个事件,这里似乎是风暴的源头,只是绝大部分投资者都没有回过神来,另一位投资者严先生(化名)表示,多数人一开始并没有引起足够重视,且考虑到信达新兴资产背后母公司的实力也都认为没必要担心,“信达(新兴资产)说他们在想办法解决问题,我们也就接受了”。
 
  在发给“信达新兴资产美赛达项目”投资者的2015年一季度管理报告中,信达新兴资产称,已完成资产抵押、股权质押等风控手续作为放款的前提。

  “截至2014年12月底,美赛达将其位于东莞的研发中心研发楼共五栋,作为债权部分的抵押担保,抵押物全部为第一顺位抵押,抵押率不超过50%;融资方实际控制人庄亮、易润平及深圳市美赛达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承担连带保证担保。

  同时,庄亮、易润平已将其持有的美赛达27.27%的股权质押到我公司名下,质押手续已办理完毕。”彼时,让项目投资者感到放心的原因还有一点。2015年4月17日,永太科技发布公告称,将对美赛达进行增资,还对信达新兴资产的盈利、估值等情况做了公布。

  原文如下:“经友好协商,交易各方同意美赛达本次增资前的整体估值为81000万元,即美赛达2015年度承诺净利润数6500万元的12.46倍市盈率。

  根据上述估值水平,永太科技拟以现金方式对美赛达增资20250万元,占美赛达增资完成后20.00%的股权比例……其中,增加注册资本5440万元,其余14809.96万元进入资本公积。”此后,永太科技先向美赛达增资了1.05亿元。
 
  “势头看起来很好,以至于第一次付息就违约,大家也没有引起重视。”严先生的话或许代表了大部分投资者的真实想法。事实证明,很多看似独立的迹象背后,其实都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亚马逊河流域的蝴蝶振翅,可能正是两星期后德克萨斯那场龙卷风的源头。
 
  时间节点三:2016年底项目到期,一分钱都没看到
 
  事情真正开始急转直下是在进入2016年之后。这一年的大年初一是在公历2月8日,进入猴年还没几天,2月17日,永太科技旋即公布了《关于调整对美赛达增资方案的议案》,将由原方案拟增资金额2.025亿元调整为增资1.05亿元,拟持有美赛达股权比例由20%相应调整为10.5%。
 
  换句话来说,剩下的这1亿元不给了,其余的股份也不打算要了。对于美赛达和信达新兴资产来说,这无异于当头一棒。至于永太科技缘何“反悔”,曾致电永太科技,对方表示一切以公告为准。信达新兴资产也在给我们的回复中表示,“我司未收到永太科技关于美赛达股权的收购意向函件”。

  不过市面上的猜测却没有停止,有业内人士透露,或是因为该公司与信达新兴资产的价格没有谈拢,“相关人等都觉得前面卖的部分太便宜,还想卖更高价,最后没有谈成”。这样的变故似乎成了压垮美赛达的最后一根稻草。
 
  早在信达新兴资产公布的2015年三季度管理报告中,就对美赛达当季的经营状况有这样一段描述:“报告期内由于受到宏观经济环境及汽车相关产业不景气的影响,融资方经营遇到困难,销售额下降,截至2015年8月份,融资方净利润亏损22801285.56元(财务数据未经审计)。”

  2015年底就有美赛达拖欠员工工资的事件曝出,到了2016年这家公司更是被大量拖欠员工工资、供应商货款等负面消息缠身。

  2016年5月24日,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下达终审判决,判定美赛达于判决生效十日之内向其供应商广联赛讯返还货款2300万元并支付违约金,由此拉开了“讨薪”、“讨债”的大幕。
 
  直到这个时候,“信达新兴资产美赛达项目”的大部分投资者才开始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开始从之前的单个与信达新兴资产沟通,逐渐走向抱团。

  在互相通气的过程中,他们发现了一些此前并未注意的细节,例如在据称是信达新兴资产提供的尽调报告中,提供的数据与深圳邦德会计师事务所提供的美赛达审计报告有多处并不符合,甚至大相径庭。

  比如在尽调报告中,2013年度美赛达的净利润和营业利润分别是2731.52万元和728.30万元,而审计报告中相对应的数字却分别是-7848.66万元、-9851.87万元,近亿元的差距令人大跌眼镜;除此之外,在存货等数据上也存在不小偏差。
 
  部分投资者开始频繁向信达新兴资产求问解决办法,得到的回复也是大同小异,那就是等。其实在2015年第一次付息违约发生后,信达新兴资产在给投资者发布的公告中就提出了主要应对措施——与相关方磋商、寻找其他上市公司收购美赛达等,而这一找就是一年。

  直到2016年10月25日,信达新兴资产才有了进一步的动作——申请当地法院执行美赛达实际控制人的质押股份以及位于东莞市松山湖的抵押物。
 
  到了2016年11月,“信达新兴资产美赛达项目”面临到期,信达新兴资产提前发布了可能到期无法兑付的提示公告,进而在到期后宣布项目到期终止并进入清算期,不过迄今为止,投资者称自己“一分钱都没有看到”。
 
  信达新兴资产方面向牛妹表示,“深圳美赛达并购重组基金专项资产管理计划于2014年11月27日成立,并在监管机构备案(备案编码:S92335),存续期24个月,由于本计划的交易对手美赛达的实际控制人内部经营管理不善,未能按预期完成并购重组,形成实质违约,导致本计划投资款项未能按期回收,致使本计划于2016年11月26日到期进入清算程序后,账上无现金资产可供分配。

  鉴于此,我司正竭尽全力采取包括但不限于仲裁、诉讼等合法途径进行资产处置,最大限度的维护资产委托人的合法利益,相关程序正在进行中,我司已及时并将继续向资产委托人详实披露各项仲裁、诉讼的具体进展情况”,不过对于仲裁、诉讼的最新进展,信达新兴资产方面并未透露。
 
  时间节点四:2017年投资者多次维权“死循环”难破
 
  事实上,此次参与维权的多位投资者都不是第一次来到外经贸大厦5楼,上文提到的严先生已经先后三次从外地赶来,找信达新兴资产维权,但几乎都是无功而返。“面对投资人的诉求,信达(新兴资产)一直保持沉默,在投资者看来,他们的策略就是拖。

  他们认为根据合同处置资产,有多少是多少,丝毫不谈自己的责任。其实这个项目的投资者都是相对比较有经验的,投资有风险、失败了我们认,但如果项目存在数据造假、风控失效这些问题,那么肯定应该承担责任。”
 
  雪上加霜的是,2016年底,信达新兴资产公告称,东莞市第一人民法院裁决暂不对抵押权进行执行,其将另行按照《委托贷款借款合同约定》申请仲裁。

  今年3月,最终裁决书驳回了上述申请,具体原因为,“法院认为昆仑银行与我司为委托合同关系,我司与借款人美赛达为借款合同关系,但该案中《他项权证》中抵押人为昆仑银行,在各相关方之间关于借款合同、抵押权的主体并不同一的情况下要求实现担保物权,将不予准许”。
 
  作为第一顺位抵押,竟然因为上述原因无法执行抵押权,显然让投资者内心又凉了一截。在此之后,信达新兴资产才向贸仲委提起了仲裁,截至发稿仍未有仲裁结果。
 
  相比之下,永太科技今年1月就接到了台州仲裁委员会的受理通知书,并于8月拿到了仲裁结果——裁决美赛达在裁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三十日内,以1.22亿元现金的方式向永太科技回购其所持有美赛达的股份。
 
  “抵押的债权是一个亿,优先级本金1.6个亿,要还本金都很困难,后面还有无数人在排队。股权部分的投资也挺大的,现在肯定是分文不值,不用想了。

  如果按信达新兴资产原来描述的企业经营良好,加上这个项目和永太科技2015年投入的3.4亿真金白银,信达新兴资产财务总监又尽职监控每笔资金,不可能到2015年11月就连1000万利息都给不出来,到了2016年彻底崩盘。”严先生表示。
 
  另一位曾经卖出该产品给客户的第三方理财经理则分析,如果项目50%债权的部分第一顺位可以回来,投资者还能拿回一半的本金,“其他的回到公司清算,还不够赔偿员工的,工厂应该也已经被供应商拆完了”。
 
  信达新兴资产在回复中称,“本计划为并购基金,而非保本保收益资产管理产品,相关的投资风险已通过风险揭示书及资产管理合同进行明确告知。我司正在尽全力采取包括但不限于仲裁、诉讼等合法途径进行资产处置,最大限度的保护资产委托人的合法权益。”
 
  说到这里,双方的分歧已经相当明晰——投资者要求信达新兴资产承担责任、实现兑付,而机构因为“豪赌”交易对手并购重组的失败无法满足这一要求,甚至美赛达实际控制人庄亮、易润平都在今年进入了最高人民法院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库,也就是我们俗称的“老赖”。

  整个事情就像陷入了一场死循环,值得注意的是,虽然成立时间不算长,但信达新兴资产近年来出现过问题的项目却不在少数。仅媒体曝光过的便有“北京亚奥果岭假日房地产投资专项管理计划”、“北京世界名园专项资产管理计划”、“西安中登文景时代项目”和“南京银河湾欢乐城项目”,加上此次的“信达新兴资产美赛达项目”,总共出现了5例,堪称业内罕见。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