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东方乔布斯”却沦落街头 称贾跃亭在步后尘

他是“东方乔布斯”却沦落街头 称贾跃亭在步后尘
  至诚财经网(www.zhicheng.com)8月31日讯

  在苹果手机大举进入中国之时,中国IT市场着实掀起了一股乔布斯热,很多崇敬乔布斯的商业大佬或IT大佬,往往被媒体冠以“中国乔布斯”之类的称呼,同洲电子原董事长袁明就是其中一位。

同洲电子袁明

  他曾豪言“没有苹果,手机只是手机;没有同洲,电视只是电视”,也被媒体称为“东方乔布斯”。

  但辞去公司职务一年后,袁明忽然出现在公众视野,倒不是因为什么新产品新技术,而是被“债主”追债。

  8月19日,他在深圳机场被“债主”推搡的视频在互联网上广为传播,“债主”们包围着体形干瘦的袁明,高喊“你骗了我几百万”,袁明则没有反抗,任人拉扯拖行,就像一个犯了错的小男孩。

  离开机场后,袁明大部分时间在深圳市西丽街道办调解中心度过,还在街道办住了两个晚上。8月25日,记者见到了袁明。袁明表示,贾跃亭“是步了我的后尘,他犯了跟我一样的错”。

  那么,袁明到底做错了什么,导致自己被债主追打?这场风波究竟是怎么回事?

  厂房引发的纠纷

  袁明从同洲电子辞职已经一年有余,但仍为同洲电子第一大股东,名下有同洲电子16.50%股份——不过处于抵押状态。

  8月25日下午,记者在深圳市西丽街道办见到了袁明。他不时从调解室推门出来接电话,面容平静,声音也很轻。

  记者在场听到不只一位“债主”公然称袁明是“骗子”,但袁明没有辩解。在双方调解的间隙,袁明接受了记者采访。

  袁明称,这场经济纠纷债务主体为同洲电子,纠纷起始于同洲电子的龙岗物业租赁项目,

  最早(龙岗物业项目)是通过招投标的方式租,后来很多地方有‘工改工’(即旧工业区拆除重建升级改造为新型产业园)改造,公司也找了合伙伙伴,却由合同产生了纠纷。

  据袁明的说法,2014年同洲电子将公司位于龙岗的物业通过招投标的方式租赁给“盛丰公司”,并收到了“盛丰公司”用作保证金的2000万元租金,“后来又在2015年12月份签了个补充协议,约定这部分租金可以抵作开发费。”

  在签署补充协议时,一位新合作伙伴加入进来,即机场视频中推搡袁明人士背后的灏峰公司。袁明称,同洲电子、盛丰公司和灏峰公司签署了三方协议,约定如有机会,后两者可参与同洲电子龙岗物业“工改工”项目。

  在此,第一个说法分歧出现,灏峰公司相关人士称,他们与袁明约定的是购买同洲电子物业资产。

  袁明称,2015年,灏峰公司通过盛丰公司转给同洲电子1000万元;2016年3月,灏峰公司再度通过盛丰公司转给同洲电子2000万元。

  对于同洲电子为何从未就此进行公告,袁明称“在等批文,做不成就取消了”。据他称,在咨询过政府部门相关意见后,得知“工改工”项目无法继续进行。

  但灏峰公司相关人士的说法出现了第二次分歧,“袁明明知道不能改制他还是和我签(合同),五六年以后才能改。”

  项目无法进行,灏峰公司却已经转给同洲电子3000万元,纠纷由此产生。

  如何赔偿产生分歧,“债主”电话被袁明拉黑

  随后,三方在同洲电子如何赔偿上产生了分歧。

  同洲电子与盛丰公司方面,袁明的说法是:“后来(盛丰公司)说工改不成我也不租了,这个钱要退。按照合约来讲,我们还是要分开处理,租约合同还是成立的。”

  至于同洲电子为何没有及时将钱还给灏峰公司,袁明称

  灏峰3000万元是通过盛丰过来的。钱要通过法律途径走,直接还给灏峰,到时候盛丰又追我们。所以一直僵着一年多没有做成。

  据灏峰公司相关人士描述,公司是为了参与龙岗物业项目而成立的,各位股东出不同比例的钱参与进来,因此才出现了机场视频中的“几百万”之说。

  袁明的情绪非常平静。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他对此次纠纷的回应多次被“债主”打断,后者称其为“骗子”,但袁明往往不语,记者一整个下午都没有在袁明脸上看到愤怒的情绪。

  灏峰公司相关人士则告诉记者,他们曾多次致电同洲电子,但公司以袁明不在的理由进行推诿;亦多次致电袁明,后来电话被袁明拉黑。

  作为此次债务方同洲电子和债权方灏峰公司的中间人,盛丰公司的态度也很关键,但记者得知,这几天盛丰公司没有人在街道办出现。

  为何矛头直指袁明

  名义实控人袁明被“讨债人”困在街道办多天,同洲电子是否出现过?

  记者得知,同洲电子相关方亦来过西丽街道办,而在8月22日,同洲电子也在互动易上回复投资者时表过态:“假定双方有纠纷,对方应该协商或通过法律途径解决,不应采取不当行为。”

  然而,为什么这场公司之间的纠纷导致的矛盾冲突落在了袁明头上?

  灏峰公司相关人士称,当他们联系同洲电子解决时,同洲电子曾称“袁明签字找袁明”。而袁明也提到:“灏峰就直接找到我,因为当时我是法人(指法定代表人),是我签的字。”

  记者曾致电同洲电子公开电话及同洲电子董秘贺磊手机,但都没有取得同洲电子对此事的回应。

  为了还债,曾找多方贷款,减持股票

  2016年3月,袁明与深圳市小牛龙行量化投资企业(以下简称“小牛龙行”)签署借款协议,借入后者资金8.7亿元,条件是:袁明将其所持有的1.23亿股同洲电子股票质押给小牛龙行;袁明控股子公司深圳市同舟共创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同舟共创)为该贷款提供无限连带责任保证担保。

  3月下旬,小牛龙行向深圳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申请,称袁明未履行约定事项,要求袁明提前还贷付息;4月1日,小牛龙行与袁明达成和解协议:袁明将所持同洲电子1.23亿股股份转让给小牛龙行以股抵债。

  2016年4月7日,深圳仲裁委员会作出裁决,袁明将其持有的同洲电子1.23亿股股份抵偿对小牛龙行的8.7亿元借款。但目前,这1.23亿股股份仍然没有完成转让,挂靠在袁明名下。

  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了——袁明共持有同洲电子1.23亿股,系同洲电子第一大股东兼实控人。如果仲裁生效、股权转让完成,同洲电子控制权将易手至小牛手中。

  双方的和解与仲裁也因此被称为资本市场第一起“仲裁式卖壳案”,袁明也因此陷身舆论的旋涡中。

  2016年6月,同洲电子公告称袁明辞去董事长一职,其辞职后不在同洲电子担任任何职务。

  袁明称,与小牛龙行发生后来的仲裁并非有意卖壳,纯属“意外”。至于为何向小牛贷款,袁明称:“是我个人资金的需求,用于还债。”

  不仅多方举债,袁明亦曾多次减持同洲电子股票。伴随着多次减持,袁明手中同洲电子股份亦越来越少。2014年年中,袁明尚持有同洲电子32.05%的股份;到向小牛龙行举债之时,袁明仅持有同洲电子16.50%的股份。

  袁明:贾跃亭犯了跟我一样的错

  什么样的资金需求,使得袁明减持同洲电子股票之余还要多次向外举债,最终几乎丧失掉对同洲电子的控制权呢?

  袁明称:

  我的钱都用在了转型上。我卖股票的钱都贴在了产品研发上了,是我自己垫的。不是投在上市公司,其实很多都是体外的,包括手机、安防、汽车电子等、电视机,很多都是体外的,把这个钱耗掉了。

  在董事长任期内,袁明从来不是一个“安分”的人。以机顶盒为主营业务的同洲电子,在袁明的领导下高调推出电视机、自主研发系统的手机,动作频繁而激进。尽管结果失败,但最初的尝试至少包含了管理层对公司的愿景。

  在向记者讲述举债和减持公司股票的目的时,袁明的语气包含着一点惋惜,但非常平静,似乎同洲电子的股权并不是从他身上,而是从另外一个人身上流失的,“以为赌一下能成,研发就变成了赌,研发啊市场很耗钱,没想明白。商业没想明白的事情不能乱搞。”

  袁明在上市公司体外拥有哪些公司呢?不得不提的是同舟共创——小牛龙行要求的为袁明贷款作担保的子公司。

  工商资料显示,该公司成立于2012年4月,袁明为唯一的股东。8月下旬,记者对其工商资料上的注册地址——深圳市南山区某写字楼的1903室——进行了实地探访,但这里是一家名为“深圳木头资本管理合伙企业(以下简称木头资本)”的公司。而木头资本也是袁明控制的企业。

  袁明投资或间接投资的公司中,有的和任何正常运转的公司无异,工作人员在忙碌地工作之中;有的却只有一两名员工,正生出荒凉之感。

  8月25日下午,在对记者讲出减持股票、质押股票借债的用途之前,袁明突然露出了感性的一面,他说:

  我跟贾跃亭犯了一样的错误。我可以理解贾跃亭,我认为贾跃亭是最穷的创业者……贾跃亭是步了我的后尘,他犯了我跟我一样的错,只不过他的盘子比我大,他一步步我看着过来的。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