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合音乐集团钱实穆:进行音乐全产业链的重磅布局


  2016年底发布的《2016中国音乐产业发展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显示:2015年中国音乐产业总产值首次突破3000亿元大关,超过动漫、游戏等行业总产值,成为文化娱乐行业的增长亮点。由此,是否会诞生新的形态和模式,成为音乐产业发展的新课题。大洗牌之后的在线音乐行业,从群雄乱战的局面逐渐转向“腾讯音乐、太合音乐、阿里音乐”三强鼎立的格局。太合音乐集团作为“隐形的独角兽”,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浮出水面。

  一贯低调的太合音乐集团在2016年动作频频,除了在音乐内容生产上持续发力外,并购百度音乐并主导其优化升级、斥资数亿扶持原创音乐人、独家牵手全球最大的流行音乐曲库The Orchard、构建泛娱乐大数据体系、战略投资国内领先的粉丝服务平台Owhat……不难看出,太合音乐集团正在进行音乐全产业链的重磅布局。

音乐生态圈

  太合音乐集团董事长兼CEO钱实穆在接受记者专访时表示,“在过去30年的公司发展中,我们坚决地认为不能光围绕播放器做布局,而是必须整合音乐的全产业链,这是我们积累的经验与见解,也是我们区别于其他家的地方。”

  音乐版权不是大杀器

  对音乐产业来说,版权可以说是整个产业的命脉。太合音乐集团副总裁刘鑫对音乐版权总结为三个阶段:盗版横行阶段、野蛮生长阶段和精细运营阶段。

  在钱实穆看来:“对于任何一家音乐公司而言,版权肯定是最重要的,版权就是他们的资产。音乐的版权形式不像视频或者电影,相对于后者,音乐产品版权有三个特性:一,多场景;二,多频次;第三,长周期。”

  “以电影或者视频而言,它们的生命周期没那么长,也不是一个多场景、多频次消费的东西。音乐则不同,音乐可以承载的是情绪、情感、事件。当你听起一个熟悉的旋律的时候,那个东西可以给你带来很多情绪和回忆。从这个方面来讲,音乐的生命力要长于电影。电影的某些片段把你勾起来,但是多次看,就得重新改编了。”

  正因如此,音乐版权对于这个产业中任何一个从业者来说,都是最重要的资产。与此相呼应,资产的有效性和分发渠道的有效性就变得非常重要。

  钱实穆告诉记者,“在音乐版权资源上,太合音乐集团肯定是老大,在分发领域,太合也跳出了纯播放器的领域,我们是唯一的多渠道分发商。”

  钱实穆表示,“腾讯音乐的播放器现在的使用用户肯定是最大的,但围绕播放器的平台来做的话,运营模式与发力点与我们肯定不一样。对于大部分友商而言,大量购买音乐版权的使用权即可,而不是以资产的角度去生产。这就像我们在盖一栋大楼,这栋大楼我们本身是业主,也有租户。这些购买音乐版权的友商则是做二房东,我来把楼层包了,二房东的注意力是更多的租金、租给更多的租户,然后去包更多的楼,这是他们的方向。而太合音乐集团除了租户以外,还有开发。所以,在版权分发上,各家在版权‘护城河’的理念下,对版权应用和开发的方向不同。”

  钱实穆所指的“大楼开发”,便是音乐版权的生产开发能力。有音乐行业分析师表示,音乐版权作为永续经营资产,其商业价值将会滚雪球般不断放大、增值。但是,是否具有持续的内容生产能力、专业的音乐理解和运营能力的公司,将决定其在原创音乐IP价值重估和商业化红利爆发后的市场分量。

  国家版权局2015年出台了“最严版权令”之后,作为中国音乐三强的腾讯音乐、太合音乐、阿里音乐,都把音乐版权的积累视为“护城河”,自有生产、购买和代理三种形式也成为各家获取音乐版权的新常态。而太合音乐集团目前是三强中唯一具备内容持续生产能力的公司,也有大量自有版权和签约艺人,这使其能够在购买、生产、代理之间形成一个平衡,以一种财务成本最小的方式进行运作,实现可持续健康发展。

  为此,太合音乐集团启动了“原创音乐”方面的布局,这既包括太合麦田、海蝶音乐、大石版权的内容生产,也包括对原创音乐人的扶持计划。太合音乐集团在传统的音乐版权资源上并未掉以轻心,而且投入巨大的人力、资源、资金,来挖掘原创领域的新鲜血液。

  2016年3月,太合音乐集团旗下合音量推出全新计划全球原创音乐“T制造”,其创始人郑钧在谈到T制造的使命时强调,“T制造是合音量以‘T榜’为基石,大力发掘乐坛新鲜血液,为国内外的优秀唱作人提供全方位打造规划。”截止到2016年年底,T制造计划已累计发放奖金736万元,收录原创歌曲过万首,获得奖金音乐人及听众累计超过6万人。

  郑钧现在是太合音乐集团的CSO(首席架构官),他带着合音量加盟太合音乐集团,看重的也是太合音乐集团的愿景和发展。作为摇滚的殿堂级人物,郑钧不论多忙,每周都会参加集团的工作例会,利用自己的经验和判断,对公司的发展倾力而为,而不是像很多“明星高管”一样仅仅是作秀。

  钱实穆告诉记者,“对于音乐版权的生产和累积,这是作为公司战略层面的要求,包括有效版权的使用,以及积累速度等,公司内部有非常明确的KPI考核。音乐产业的启动期可能会长一些,但从其版权特性来说,它的价值也将是长尾的,而且延续的时间也将更长。”

  太合音乐集团市场总经理司新颖表示,虽然在线音乐业内一直强调版权数量等,但这并不是说音乐版权就成为行业纷争的大杀器,音乐版权的使用权并非一劳永逸,而且版权生产能力也不是单凭钱就能达成。“我们希望打造一种‘花园式’在线音乐生态,内部可以实现养料输送与光合作用,而不是仅仅依靠资本的想象而堆砌。这也是搭积木和构建生态的区别。”司新颖告诉记者。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