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周绝杀性传闻泄密(预测版)


  至诚财经网(www.zhicheng.com)08月28日讯

  传闻:三元大本营“告危”:北京市场5年来首次下滑

  上半年,三元很难熬,北京大本营市场遇到空前的竞争压力。

  根据三元股份(600429.SH)最新发布的半年报,2015年上半年,公司营收22.3亿元,同比下降0.85%;净利润为4957.75万元,同比下降72.31%。其中,液态奶营收14.72亿元,同比下滑3.76%;北京市场营收同比降7.96%,至10.42亿元。

  值得关注的是,作为三元的大本营,2015年上半年北京市场出现自2010年以来的首次下滑。

  “宏观消费环境低迷,同时北京对三元来说很重要,对其他奶企而言也是兵家必争之地,现代牧业(01117.HK)、中国圣牧(01432.HK)等其他新入局者也在北京抢市场,进口奶冲击也很大。”多位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的乳业人士分析称,三元压力倍增,目前应该想一想如何做到差异化竞争,自身优势应该是冷链支撑的低温产品。

  吃老本不行,市场竞争日趋激烈,各乳企不进则退。

  大本营“告危”

  正在借助奶粉进行全国布局的三元,半年报显示:大本营“告危”。

  记者查阅了2010年以来的历年财报,三元的液态奶收入都是同比增长的,但2015年上半年却出现了下滑。要知道,这对于液奶收入占七成的三元而言,是动了筋骨的。

  乳业专家宋亮认为:“三元液奶收入略微下滑,是与整体宏观环境低迷有关系的,不仅乳品,酒水、饮料及食品行业上半年都不太景气。”尤其是乳酸菌及植物蛋白饮料对于纯牛奶的代替作用,也不容忽视。

  基于原料奶价格2014年以来持续下降,一些奶企也不遗余力在市场上搞促销战,买一赠一、折扣优惠等手段层出不穷,目的就是把产品、库存换成现金,抢夺消费者和市场份额。

  对于举步维艰的乳企来说,更要命的是大本营市场出现罕见下滑。自2010年北京市场营收出现下滑后,2011~2014年,三元在大本营市场北京的销售收入一直稳步增长,不料,2015年上半年出现滑坡。

  “北京市场涌入了众多新入局者,竞争也是不断加大,原来不直接生产鲜奶的基地型企业如今都开发了自有品牌产品,比如现代牧业、中国圣牧等,大家都在大力推广。”乳业专家陈渝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分析称,如果说之前只是光明、蒙牛、伊利,现在三元在北京市场面临的压力倍增,还包括进口常温奶的冲击。

  都想以北京市场为试点,并图谋最好能分一杯羹,这是市场经济的规律和结果,并不以三元的意志为转移。

  

  竞争中谋出路

  危局中不进则退。

  稍感欣慰的是,上半年,三元固态奶(以奶粉为主)营收同比增长5.26%,这对于以奶粉布局全国的三元来说,算是一个好消息。

  半年报显示,三元2015年上半年在北京市以外的营收同比增长4.29%,婴幼儿奶粉业务在面临激烈竞争的前提下,销售收入和利润均保持两位数增长。

  事实上,这种两位数的增长的前提是基础低,三元发力奶粉业务起步晚,因此在上半年奶粉市场整体低迷的情况下,公司奶粉业绩逆势增长。面对激烈的市场竞争,公司加大产品结构调整力度,努力发挥自身优势,扩大了婴幼儿配方粉及送户业务的发展,进一步优化了产能布局,盈利能力有所提升。

  那么,上半年净利出现下滑的三元是否会导致全年业绩承压?记者留意到,即便市场环境恶劣,三元近两三年总有一笔可观收入及时输血,即2014年4.61亿元的卖地收入。

  按照规划,2014年9月30日前土地受让方会支付土地补偿金1.2亿元;2015年9月30日前支付土地补偿金2.21亿元;2016年12月31日前支付土地补偿金1亿元;待四宗土地全部交付后,将剩余尾款2000万元一次性付清。

  不仅如此,麦当劳的投资收益继续为三元添砖加瓦。2015年上半年,在三元上半年近5000万的净利润中,有800万来自麦当劳的投资收益。

  面对激烈市场竞争,三元要想守住大本营,就要发挥人无我有、人有我优的优势,比如加码北京市场低温产品的开发推广,让远方及进口过来的液奶望尘莫及。对此,三元方面在半年报中也有所提及,“地处北京,拥有完善的全程冷链保鲜系统,对发展高毛利的巴氏奶及酸奶产品有着巨大优势”。

  能否有起色、冲出重围,还需要在公司体制机制、人才引进和团队激励方面下功夫。“业余选手是永远打不赢专业选手的,三元应该学习其他乳企巨头,招揽一些在各个细分领域有独特能力的营销精英人才。”陈渝称,体制内确实有一些特殊的资源,但企业要想在市场经济中立于不败之地,就需要组建一个善于打胜仗的团队。

  2014年3月,复星入股三元,20.45%的持股比例位列三元股份第三大股东。这也让业界对三元的公司治理能力的提升充满期待。

  不过,种种迹象表明,三元目前仍看重业绩规模和盈利能力。公司在半年报中强调了2015年经营目标:营收50亿元,费用控制在16.2亿元以内。上半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2.30亿元,费用6.55亿元。

  

  证监会最新公布的4份行政处罚书中,曝光了恒顺众昇(300208)的多起内幕交易案。该系列案件时间跨度从2011年一直到2013年,但内幕信息主要有两条:一是2012年恒顺众昇投资印度尼西亚相关煤矿事项,二是恒顺众昇收购永福顾问的并购重组事宜。最终,证监会共对该系列案件的5名涉案人处以行政处罚。值得注意的是,上述5人在内幕交易中均未获盈利。

  两机构人员利用 煤矿收购案内幕信息

  2011年10月31日,由恒顺众昇等四家公司组成的联合体中标印度尼西亚电厂项目。2012年5月2日,恒顺众昇收到中标通知书并于2012年5月 3日进行了公告,同日,恒顺众昇董事长贾某某决定收购印度尼西亚的煤矿。10月29日,恒顺众昇与印度尼西亚东加煤矿代表方谈判确定了交易价格,11月 10日,恒顺众昇召开董事会会议,通过了收购东加煤矿项目的决议。11月12日,恒顺众昇公告收购该煤矿项目。贾某某及时任恒顺众昇财务总监兼董事会秘书王艳强等人,为该收购案的知情人。

  2012年3月2日,该起收购案的第一位内幕交易者登场,为时任东兴证券研究所电力财富赢家行业研究员李根。他不仅将从王艳强处了解到的内幕消息发送给了多个机构和个人,还利用此信息在用其所控制的账户从2012年3月9日起,先后买入恒顺众昇股票合计93500股,随后全部卖出。但上述交易均未盈利。

  另一位内幕交易者曾军,于2012年6月5日开始操作。在恒顺众昇收购印度尼西亚煤矿的过程中,时任金中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CEO及投资总监的曾军曾向贾某某提供了投资建议,因此知悉恒顺众昇收购印度尼西亚相关煤矿的信息。

  证监会调查显示,金中和系金中和西鼎信托计划和富锦6号信托计划的投资顾问,自2010年12月22日起,曾军开始担任上述两个信托账户的投资经理,负责账户投资决策及下单交易。2012年6月11日至11月1日期间,金中和西鼎账户、富锦6号账户分别两次买入恒顺众昇股票。

  证监会认为,李根、金中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曾军均构成内幕交易,责令李根依法处理非法持有的股票,并处以45万元罚款;对王艳强处以30万元罚款;没收金中和内幕交易期间违法所得84万元,并处以252万罚款;对曾军给予警告,并处以30万元罚款。

  收购对象关联方负责人 涉内幕交易

  第二起因恒顺众昇收购永福顾问所导致的内幕交易,牵扯的均为个人,且数额均较小。其内幕信息形成过程为,2012年6月17日,恒顺众昇董事长贾某某向永福顾问董事长季某某提出收购永福顾问的意向和动议。7月15日,恒顺众昇、永福顾问正式商谈收购永福顾问事宜。8月1日,恒顺众昇公告正筹划重大资产重组项目并停牌。贾某某、季某某等人为上述事项的知情人。

  此次被证监会处罚3万元的方勇灵,时任福建勘设院的院长。2008年之前,永福顾问为福建勘设院的下属企业,方勇灵与永福顾问董事长季某某系上下级关系。2012年5月29日至7月24日期间,在与贾某某、季某某的通话中,方勇灵知悉了恒顺众昇与永福顾问商谈并购重组的信息。2012年6月28日至7 月23日,方勇灵操作账户共买入恒顺众昇32980股,2012年7月9日、11月12日全部卖出,未盈利。

  此外,利用上述内幕信息交易恒顺众昇股票的还有杨君。在从贾某某处获知恒顺众昇与永福顾问商谈并购重组的事宜后,2012年6月26日至7月9日,杨君利用其本人账户,共买入恒顺众昇股票147983股。2012年11月28日至12月13日,卖出24983股,未盈利。

  证监会认定,方勇灵、杨君的行为构成了内幕交易,处以杨君10万元罚款,方勇灵3万元罚款。

  

  证监会最新公布的4份行政处罚书中,曝光了恒顺众昇(300208)的多起内幕交易案。该系列案件时间跨度从2011年一直到2013年,但内幕信息主要有两条:一是2012年恒顺众昇投资印度尼西亚相关煤矿事项,二是恒顺众昇收购永福顾问的并购重组事宜。最终,证监会共对该系列案件的5名涉案人处以行政处罚。值得注意的是,上述5人在内幕交易中均未获盈利。

  两机构人员利用 煤矿收购案内幕信息

  2011年10月31日,由恒顺众昇等四家公司组成的联合体中标印度尼西亚电厂项目。2012年5月2日,恒顺众昇收到中标通知书并于2012年5月 3日进行了公告,同日,恒顺众昇董事长贾某某决定收购印度尼西亚的煤矿。10月29日,恒顺众昇与印度尼西亚东加煤矿代表方谈判确定了交易价格,11月 10日,恒顺众昇召开董事会会议,通过了收购东加煤矿项目的决议。11月12日,恒顺众昇公告收购该煤矿项目。贾某某及时任恒顺众昇财务总监兼董事会秘书王艳强等人,为该收购案的知情人。

  2012年3月2日,该起收购案的第一位内幕交易者登场,为时任东兴证券研究所电力财富赢家行业研究员李根。他不仅将从王艳强处了解到的内幕消息发送给了多个机构和个人,还利用此信息在用其所控制的账户从2012年3月9日起,先后买入恒顺众昇股票合计93500股,随后全部卖出。但上述交易均未盈利。

  另一位内幕交易者曾军,于2012年6月5日开始操作。在恒顺众昇收购印度尼西亚煤矿的过程中,时任金中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CEO及投资总监的曾军曾向贾某某提供了投资建议,因此知悉恒顺众昇收购印度尼西亚相关煤矿的信息。

  证监会调查显示,金中和系金中和西鼎信托计划和富锦6号信托计划的投资顾问,自2010年12月22日起,曾军开始担任上述两个信托账户的投资经理,负责账户投资决策及下单交易。2012年6月11日至11月1日期间,金中和西鼎账户、富锦6号账户分别两次买入恒顺众昇股票。

  证监会认为,李根、金中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曾军均构成内幕交易,责令李根依法处理非法持有的股票,并处以45万元罚款;对王艳强处以30万元罚款;没收金中和内幕交易期间违法所得84万元,并处以252万罚款;对曾军给予警告,并处以30万元罚款。

  收购对象关联方负责人 涉内幕交易

  第二起因恒顺众昇收购永福顾问所导致的内幕交易,牵扯的均为个人,且数额均较小。其内幕信息形成过程为,2012年6月17日,恒顺众昇董事长贾某某向永福顾问董事长季某某提出收购永福顾问的意向和动议。7月15日,恒顺众昇、永福顾问正式商谈收购永福顾问事宜。8月1日,恒顺众昇公告正筹划重大资产重组项目并停牌。贾某某、季某某等人为上述事项的知情人。

  此次被证监会处罚3万元的方勇灵,时任福建勘设院的院长。2008年之前,永福顾问为福建勘设院的下属企业,方勇灵与永福顾问董事长季某某系上下级关系。2012年5月29日至7月24日期间,在与贾某某、季某某的通话中,方勇灵知悉了恒顺众昇与永福顾问商谈并购重组的信息。2012年6月28日至7 月23日,方勇灵操作账户共买入恒顺众昇32980股,2012年7月9日、11月12日全部卖出,未盈利。

  此外,利用上述内幕信息交易恒顺众昇股票的还有杨君。在从贾某某处获知恒顺众昇与永福顾问商谈并购重组的事宜后,2012年6月26日至7月9日,杨君利用其本人账户,共买入恒顺众昇股票147983股。2012年11月28日至12月13日,卖出24983股,未盈利。

  证监会认定,方勇灵、杨君的行为构成了内幕交易,处以杨君10万元罚款,方勇灵3万元罚款。

  

  山东黄金8月25日晚间披露2015年半年度报告,公司2015年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196.84亿元,同比下降20.2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809.59万元,同比下降84.58%;基本每股收益0.03元。

  报告显示,上半年公司黄金产量13.7吨,完成年计划的51.26%。而上半年经营业绩与年度预期目标差距较大,一是由于黄金价格受市场波动影响,公司主导产品黄金平均售价下降,导致公司盈利能力降低,虽然公司采取各项措施开展降本增效活动,管理费用、财务费用同比下降1亿元,仍无法抵消价格下跌带来的不利影响

  受此刺激,8月26日山东黄金股价开盘低开低走,全日下跌10.01%或1.92元,收盘报17.27元,封于跌停板,刷新三周新低。分析人士表示,该股连续两日收出头阴线,量能持续萎缩,表明空方力量并没有完全释放,未来或一进步下跌。

  盘后数据显示,当日该股净流出金额2.46亿元,主力净流出1.98亿元,中单净流出3262.27万元,散户净流出1539.51万元。

  中国经济网记者查询发现,最近一个月内,山东黄金共计登上龙虎榜0次,表明山东黄金股性不活跃,主力资金关注度不足。

  资料显示,山东黄金主要从事黄金地质探矿、开采、选冶;贵金属、有色金属制品、黄金珠宝饰品提纯、加工、生产、销售;黄金矿山专用设备及物资、建筑材料的生产、销售等。

  有行业人士告诉中国经济网记者,“矿企面临的挑战甚至比一年前都严重得多,它们的最新财报突显出关注该行业时,要注意的问题, 矿业面临着很多负面因素,它们正挤压收益、减少现金流并迫使企业管理团队做出更艰难的选择。”

  “今年到目前为止金价已下跌8%(过去12个月下跌了16%)事实上,持仓报告已指向大规模做空,国际金价一直处于1200美元/盎司下方,为黄金生产商带来了非常严重的利润压缩,这样低迷的市场让未来盈利很财富赢家难得到改善。”该人士说。

  “另外,黄金还面临着一个越来越大的风险,即央行需求降低,央行曾被认为是可靠的核心持有者。这部分是受到新兴经济体所持国际储备下跌的影响,特别是当它们试图应对大宗商品价格走低时。随着历史关联性断裂,投资黄金的理由日益受到挑战。特别是金价没能对一些显著的地缘政治冲击作出积极响应,削弱了黄金在分散投资和风险缓冲方面的吸引力。”该人士解释称。

  山东黄金也并非孤例,评级机构穆迪7月27日发布报告称,这会使得诸如AngloGold Ashanti和Gold Fields等矿企的利润下降。穆迪对AngloGold Ashanti的评级被下调到了负Baa3,而Gold Fields的评级在负Ba1。穆迪表示,这两家矿企都需要时间才能消化目前低迷的金价。

  另一位分析人士称,“由于缺乏切实通胀压力,黄金对投资者的吸引力已经小了很多。部分受到全球经济增长放缓的影响,机构和散户投资者对大宗商品的兴趣普遍下降,黄金也受到波及。”

  美银美林报告也指出矿企面临的压力,报告称,“随着金价跌破1200的水平,矿企们都受到了严重的利润挤压。那些有几座矿的生产商可能会关闭那些高成本的项目,在利润的趋势下重新商谈合约等。回升供应也同样因为金价低迷而减少,这表明市场内部在自我稳定,尽管这可能目前难以真正稳住金价,因市场仍然缺乏投资兴趣。”

  北京股民王先生则表示,“即使黄金是对抗不稳定局面和通胀的较好选择,但不建议投资者购买黄金股,黄金开发有很多限制,都挖掘出来也

  

  在港上市的哈尔滨银行半年报仍然掩盖不了城商行增长乏力。2015年上半年,哈尔滨银行实现归属于权益股东的净利润21.016亿元,同比增加1.192亿元,增幅6.01%,主要由于利息净收入和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双增所致。

  今年上半年,在国内经济增速放缓、金融市场化改革进程加速、互联网金融兴起、同业竞争日趋激烈的情况下,该行实现利息净收入44.517亿元,同比增加3.525亿元,增幅8.6%;实现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9.458亿元,同比增加1.14亿元,增幅13.7%。平均总资产回报率为1.16%,较2014年同期的1.2%有所下降;平均权益回报率为14%,较2014年同期的 16.77%有所下降。

  同时,截至2015年6月30日,该行资产总额3917.867亿元,较上年末增加481.451亿元,增幅14%。

  

  8月10日,停牌半年之久的银润投资发布55亿的融资方案后复牌。其中,银润投资拟以23亿的价格收购中概股学大教育全部股份。

  靠着本次收购,有意私有化的学大教育终于回到A股的怀抱。复牌后,银润投资连续开出9个涨停。不过,其股价在摸高57.85元后开始凶猛下挫。截至昨日收盘。银润投资报收37元。

  对于学大教育,从美国资本市场的轨迹,不难发现其回归A股背后的故事。

  2010年11月2日,学大教育以14.30美元/股亮相美国;当天盘中开出14.73美元的高价,收盘价定格为12.68美元。随后,学大教育股价一路下行。私有化启动之前,即2015年7月24日,其收盘价为3.10美元。换句话说,纽交所上市五年后,学大教育股价仅剩两成。

  另一方面,学大教育的财报数据也是逐步下行。

  今年二季度财报中,学大教育季度总净营收为1.213亿美元,同比微增0.4%;净利润为1070万美元,同比下滑30%;一季度,学大教育总净营收为 8540万美元,同比微增0.2%;净利润为90万美元,同比下滑25%;同样,去年四季度,学大教育总净营收为5970万美元,同比下滑13.6%;净亏损1670万美元,与去年同期的净亏损430万美元相比有所扩大。

  “业绩和净利数据都说明一个问题,学大教育在快速下滑。现在以一个不错的价格私有化进入A股,精心包装后,就可以开始下一轮圈钱之路。”一位不愿具名的市场人士告诉中国经济网记者。

  中国经济网记者联系到银润投资董秘王寅,对方表示,去年学大教育正在尝试转型,加上私有化过程中产生了的费用,才导致净利下滑比较明显。

  银润投资23亿买入学大教育

  今年年初停牌后,银润投资这家以酒店连锁经营以及房地产为主业的公司,一直在寻找新的增长点。直到4月20日,学大教育公布银润投资的收购要约后,其后市方向才逐步为市场所知。

  学大教育披露信息显示,公司董事会收到A股上市公司银润投资一份无附带条件的初步收购要约信,信件标注的日期为2015年4月20日。银润投资指出,有意收购学大全部在外流通股,其中包括在美上市存托股(ADS)所代表的普通股。

  银润投资的报价为每ADS 3.38美元,合每普通股1.19美元。学大教育的1ADS等于2普通股。截至北京时间22点,学大在美上市ADS大涨11.70%,报3.15美元,距3.38美元报价仍有7.3%的距离。

  随后,学大教育股价开始上涨。最为明显的是,短短十五个交易日左右,其股价由私有化之前的3.10美元/股上涨至5美元的区间。

  

  银润投资8月10日的定增收购预案终于揭开了学大教育私有化的面纱。

  公告称,公告显示,银润投资拟以19.13元/股的价格向紫光育才、长城嘉信、银润投资首期1号员工持股计划等10名特定对象定增募资55亿元,其中将耗资23亿元用于收购学大教育,剩余32亿元设立国际教育学校投资服务公司和在线教育平台建设。

  在此次定增中,作为多年前创立学大教育的三驾马车,金鑫、李如彬、姚劲波,通过乐耘投资、谷多投资、科劲投资三家公司分别认购14.30亿元、2.70亿元、2.70亿元。

  定增完成后,清华控股将通过紫光集团下属公司紫光卓远和紫光育才间接合计持有银润投资1.22亿股,持股比例上升至31.70%,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作为教育部直属的清华大学完全持有清华控股的股份,此次定增如果成功,教育部将成为银润投资的最终实际控制人。

  学大教育纽交所遇寒冬

  不久前,中概股回归A股的话题高温不下。再看学大教育私有化的原因,也并非没有任何蛛丝马迹。

  2010年11月2日,学大教育以每股9.50美元,在纽交所挂牌交易。上市首日,其开盘价为14.30美元,比发行价高出4.8美元;收盘价为12.68美元,上涨33.47%。

  财报数据显示,2010年第四季度,其总营收为3730万美元,同比增长89.3%,净利润为90万美元。2010财年全年总营收为1.541亿美元,同比增长99.7%,净利润为1030万美元。

  学大教育在享受快速扩张带来的营业红利外,同样也要面对骤增的人员费用和场地租金。

  2011年的财报数据中,总净收入2.217亿美元,同比增长43.9%;毛利润6550万美元,与同比增长29.4%;净利润为480万美元,同比下滑53.40%。

  2012年,学大教育总净收入2.932亿美元;净利润200万美元,同比下滑58.33%。

  在实施盈利导向型战略的调整后,学大教育2013年全年业绩直线上升。数据显示,年总净营收为3.470亿美元;年净利润为1620万美元,同比增长721.9%。

  不过,2014年学大教育的财报数据立刻“变脸”。全年,学大教育净营收3.383亿美元,同比下滑2.5%;净利润亏损1000万美元。

  截至目前,学大教育已公布的本年度前两季度的季报中,净利润一栏下滑速度均接近三成。

  

  近五年的市场表现,反映到学大教育股价上,其走势可谓更加清晰。

  上市当天的14.30美元,成了学大教育最高光的时刻。其后,其股价一路跌跌撞撞下行。抛出私有化概念前不久,其盘中还开出了2.12美元的历史低位。二者相比,学大教育股价跌去85.17%。

  私有化概念提出后,学大教育股价大涨至5美元左右。即便如此,其股价也仅仅剩了4成左右。

  易地再战能起死回生?

  那么,学大教育这次私有化是战略性撤退还是绝境重生?站上A股平台后,学大教育真的能抓住这个证明自我的机会呢?

  众所周知,区别于其他的教育机构,学大教育主打的是1对1辅导。

  早在2012年,经济参考报记者就曾对学大教育夸张宣传、承诺无法兑现等行为进行了曝光。重庆张小姐,花了4万元报名学大考前培训班,学大方面承诺保证可以上本科。

  张小姐说,“辅导课很多时间都在上自习,环境也不好;承诺的高考专家、心理辅导都没有”。张小姐落榜后,学大方面承诺的赔偿费也迟迟没有下落。

  随后,新华社《新华视点》以《“学大”的学问有多大?民办培训财富赢家机构“学大教育”虚假宣传疯狂扩张调查》为题报道指出,学大教育武汉多个学习中心存在广告宣传含“水分”、师资名不符实、收费太高等问题。

  知名经济学家宋清辉也认为,学大教育被曝光如此之多的问题,对其借壳上市或存在一定障碍。

  其实,这也正是学大教育面对的主要问题。

  一位有多年从业经历的辅导人员告诉中国经济网记者,“辅导机构所说的1对1 ,执行起来难度很大。从辅导机构方面看,这种模式首先需要提供大量的师资和场地;并且这两块的费用一直在快速上升。从被辅导者方面看,缴纳了高额的费用后,一旦达不到预期,机构就会成为发泄的对象。”

  银润投资董秘王寅表示,目前公司定增做线上教育平台,正是为了解决此类问题。

  他说,去年学大教育一直在做从线下到线上的转型;另外,学大教育也正在从1对1到集中培训发展;新的运营模式还处于试验期;加上营销成本的提高、公司私有化产生的一些费用,才导致相关费用上升和净利润快速下滑。

  然而,上海股民苏先生则告诉中国经济网记者,“看看学大教育纽交所的表现,总觉得有点怕怕的。”

  

  虽然被誉为川酒“六朵金花”之一的沱牌舍得此前公告上确认其70%的股份最终被天洋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天洋控股)摘取,但沱牌舍得的这70%的股份最终尘埃落定似乎还有悬念。

  8月25日,接受媒体记者采访的沱牌舍得相关负责人表示,公司70%股份出售还需要国资相关部门的批准,目前公司与天洋控股还没最终签合同,天洋控股的相关人士还没有进入,公司相关高层或有更多的想法。面对业绩持续走低的沱牌舍得,欲接盘的天洋控股能拿下吗?

  溢价88.08%敲定新东家

  徘徊十年,在经历多次混改失败之后的沱牌舍得,在第二次放低“身段”,展示出最后一搏姿态时,没想到,最终还是意外地卖出了令业界咋舌的好价格。

  8月19日,最终敲定参与沱牌舍得报价竞买70%股权的共三家企业,在当天14点,经历20分钟的自由报价和16分钟的限时报价后,来自北京的天洋控股最终胜出,以每股23.51元的最高价格成交。

  记者查阅相关公告资料发现,该成交价几乎是沱牌舍得起始价每股12.50元的近两倍,交易总价约38.22亿元,最终溢价率为88.08%。相比今年年初第一次挂牌时12.19亿元的底价,溢价高达213.54%。

  至此,沱牌舍得长达十多年的混改之路终于破冰。不过,沱牌舍得在公告中强调,鉴于射洪县人民政府尚未与征集到的受让方天洋控股达成最终股权转让及增资扩股协议,并且双方签署的股权转让及增资扩股协议需逐级上报到国务院国资委和中国证监会批准后方能生效,能否获得相关部门的批准存在不确定性。

  8月25日,沱牌舍得的相关负责人也向媒体记者确认了此事,该人士同时向记者证实,目前公司与天洋控股的合同还没签,公司也还没有派人进驻的意向,目前公司的高层对此事或有更多的想法。不过该人士并没有向记者透露更多。

  对此,一位接近沱牌舍得不愿意具名的人士对记者分析说,沱牌舍得的混改之路经历了十余载的困境,能溢价88.08%高价出售也值了。不过,让一个此前从来没有做过白酒的靠零售和靠房地产起家的天洋控股接盘,公司的高层或许有些担心。

  “加上此前有媒体采访天洋控股负责人表示‘暂无规划’的反应,更让沱牌舍得高层眉头紧皱。”上述人士分析说。

  当日,一位不愿具名的沱牌舍得内部人士向记者透露,这次之所以通过公开拍卖股权的形式进行,不是沱牌舍得能够确定的,主要是射洪县人民政府在主导。

  此前,沱牌舍得董事长李家顺曾表示,未来沱牌舍得现有管理层会不会发生变化,现在还不好说,得需要完成交割后,看大股东的意思了。

  当日记者还致电沱牌舍得董事长李家顺、副董事长张树平以及射洪县国资负责人,但截至记者发稿时,电话均无人接听或无法接通。

  

  天洋的压力

  值得探究的是,不惜高溢价,执意要拍得沱牌舍得70%股权的天洋控股到底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

  据公开资料显示,该公司1993年创始于秦皇岛,最初经营音像、电器等销售业务。2005年3月,天洋控股有限公司在北京成立。现旗下有文化产业、科技产业、互联网金融、产业地产四大主营业务以及香港上市公司天洋国际控股(00593.HK).

  从目前天洋控股的旗下唯一上市公司业绩来看,天洋国际控股发展并不理想。以去年一个财务年度计算,天洋国际控股资产净值为14.38亿元,亏损1.43亿港元。

  而天洋国际控股与改革近十年,其间因多种原因没有成功的沱牌舍得几乎同命相连。

  据沱牌舍得发布的2015年上半年度报告称,公司实现营业收入6.27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14.21%,实现营业利润1812.72万元,较上年同期下降14.39%,实现净利润(归属于母公司股东)674.58万元,较上年同期下降35.57%。

  如此一家民营企业,虽拿出巨资高溢价收购沱牌舍得70%的股份,但是否能解决困境呢?

  “一方面来自企业自身的经营压力,另一方面是收购沱牌舍得后,双方整合的压力。”一位接受记者采访的业内人士分析说,天洋控股从没有涉足过酒企,并且没有消费类业务,天洋控股与沱牌舍得的资源很难产生嫁接,更不用说双方如何在短时间内形成合力。

  8月26日,记者还多次联系天洋控股对外公开电话,不过,截至记者发稿时,仍未与天洋控股相关负责人取得联系。

  民营企业天洋控股高溢价收购困局中急于混改的沱牌舍得,舍得能否借机混改翻身,本报将持续关注。

  

  已经开工数年的南宁地铁仍未建成,导致南宁百货营收、净利逐年下滑,不过公司业绩改善的有利因素也在逐渐增加。

  南宁百货8月26日晚间公告,2015年上半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2.11亿元,同比下降7.27%;净利润135.17万元,同比下降82.28%。

  公司表示,受经济放缓、电商冲击、竞争加剧,以及主力门店遭遇地铁围挡施工、金湖店因租约到期处于半停业状态等多重不利因素的影响,公司经营压力进一步增大。

  中国证券网记者获悉,困扰南宁百货多年的地铁围挡施工问题有望在一年左右解决,南宁地铁1号线将于2016年年底开通,届时将有利主力门店客流量的恢复。

  此外,宏源证券在半年报点评中指出,门店改造和精细化管理成为确保同店增速的抓手。公司持续抓好门店改造,积极扶持重点品牌,在保证商品丰富度的情况下,提升门店的差异度,增强了对消费者的吸引力。同时,公司开展针对目标客群的专项促销活动,大力发展会员制顾客群,会员增幅达100%。

  宏源证券表示,电子商务和汽车业务有望成为新的增长点。公司成立家电电商工作部,增强百货、家电实体店与线上营销的良性互动,电子商务销售额同比增长42.47%。同时,公司汽车公司加快新品牌代理和新门店建设,上半年销售同比增长278.92%。

  

  奥特迅(002227)8 月26日晚间公告,近日公司接到实际控制人、董事长兼总经理廖晓霞的家属通知并经核实,日前,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廖晓霞因个人涉及相关案件,正在相关部门协助调查。目前廖晓霞仍能通过书面文件方式对公司日常经营相关事项进行批复,公司目前经营稳定,运作正常。

  北方股份(600262)8月26日晚间发布2015 年半年度报告,公司实现营业收入5.09亿元,同比减少31.78%;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958.61万元,公司去年同期实现净利润4091.43万元。

  北方股份表示,营业收入完成年度计划的 26.79%,主要原因是受矿用车上游行业市场总体需求不足、产能过剩影响,市场对矿车需求大幅下滑,完成全年计划存在不确定性。

  

  东方锆业周三晚间发布半年度报告,公司2015年上半年亏损4288.27万元,每股亏损0.07元。2015年1-6月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74亿元,同比下降54.69%,钛矿砂产品销售减少所致。

  在半年报中,公司预计2015年1-9月亏损5500万元至6500万元,主要系报告期内,由于受到所处的锆行业发展增速放缓的影响,市场恢复情况未达预期,公司进口锆矿销售减少,加上生产、销售和融资各项费用成本的不断上升致使公司发展过程中也面临诸多不利因素,公司整体盈利依然较低。

  三钢闽光周三晚间发布半年度报告,公司2015年上半年亏损2.69亿元,每股亏损0.503元。上年同期公司亏损4324.47万元。2015年1-6月公司实现营业收入65.7亿元,同比下降28.27%。

  在半年报中,公司预计2015年1-9月亏损5亿至5.1亿元,上年同期亏损1894.84万元,主要系2015年1-6月公司经营环境依然困难,市场延续低迷态势,钢材价格持续下滑,公司盈利能力下降。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