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放开二胎政策是民心所向

全面放开二胎政策是民心所向



  7月10日,国家卫计委在通报我国人口和计生工作情况时,首次透露正在抓紧制定全面放开二胎的相关规定。相对于此前一贯的“全面二胎没有时间表”的表述,这种最新的表态被外界解读为“全面二胎”即将放开的明确信号。
 
  针对外间解读和报道,国家卫计委在7月22日回应称,目前暂无全面放开生育二胎的时间表,对于全面放开的问题,仍以国家卫计委最新一次例行新闻发布会上的说法为准。但是,笔者认为,国家卫计委再次强调“全面二胎”没有时间表,并不意味着“全面二胎”像过去一样仍然遥遥无期,而是已经被正式提上公共政策的日程。
 
  关于中国人口的低生育率,这几年经过社会各界较为充分的讨论,逻辑已经逐渐清晰。我们看到,无论是官方的人口普查数据,还是专家学者的预测,目前中国的总和生育率不仅大大低于很多发展中国家,更是低于英法等欧洲传统的低生育率的发达国家。

  中国社会科学院发布的《经济蓝皮书:2015年中国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认为,中国目前的总和生育率只有1.4,远低于世代更替水平2.1,已经非常接近国际上公认的1.3的“低生育陷阱”。这种超低生育率的水平,无法完成马克思所讲的基本的人口再生产的任务。
 
  低生育率的结果,是中国劳动力人口转折点的提前到来。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字:2012年,中国15到59岁的劳动力年龄人口第一次出现绝对数量的减少,按照这个趋势,在2010年到2020年中国的劳动力人口累计将减少近3000万人。劳动力人口的减少,势必引发人力成本的上升,这对于以低成本的劳动力为主要竞争优势的中国制造业而言,无疑是一个致命的打击。

  考虑到中国目前的劳动力成本相对于欧美等国,仍然处于低水平,这意味着劳动力成本的上升是不可逆转的。笔者一直强调,在2010年中国GDP总规模超过日本之后,中国经济开始进入明显的减速周期,最根本的原因是中国劳动力人口的转折点提前到来,在缺乏创新等其他竞争要素的情况下,导致制造业的比较优势全面丧失。去年四季度,作为“金砖四国”之一的印度经济增速超过了中国,除了印度在经济增长上的“后发优势”,一般认为,主要原因之一是印度的劳动力人口逐渐在超越中国。

  在劳动力人口减少导致产业竞争力丧失的情况下,即使通过财政、货币政策的调控,短期内可以遏制经济下滑的态势,但长期而言,除非尽早改变人口政策,否则,这种趋势难以逆转。在劳动力人口减少的同时,中国的老龄化程度也在加速,按照官方数据,中国60岁人口占全部人口的比重,迅速从1980年的8%提高到1990年的9.7%、2000年的11.2%和2010年的13.5%。65岁以上的人口比重为9.4%,而其他发展中国家这两个比重分别为8.2%和5.7%,未富先老成为中国经济未来30年最严峻的考验。
 
  2013年实施的“单独二胎”政策事实上是对当下这种形势的积极回应,然而,从“单独二胎”政策实施的效果看,这种明显带有过渡性质的政策无法明显改变中国低生育率的状况。在“单独二胎”政策实施前,一些部门和专家担心再次出现生育高峰,然而,实际的情况是,2014年仅仅比2013年多出生了47万人,符合“单独二胎”条件的1100万对夫妻,申请的比例不到10%。这意味着,在经济社会条件完全不同于过去的情况下,国人的生育理念和生育的意愿都在巨变,全面放开二胎之后,再次出现人口爆炸的担心在经历“单独二胎”政策的尴尬之后,已经基本不复存在。
 
  事实上,“全面二胎”政策已经没有任何障碍,越早实施,越有利于中国经济摆脱低生育率陷阱。我们必须清醒意识到,人口的生产需要长周期,成为劳动力人口的周期起码在15年以上。也就是说,即使现在全面放开二胎,最早在15年之后才能成为劳动力人口。

  拖延已经没有任何意义。在这个问题上,中国一定要警惕重蹈日本在人口问题上的覆辙,日本经济“失去二十年”,根子在日本的人口出了问题,日本在2000年劳动力人口开始下降,2005年人口开始下降,从而导致日本加速进入老龄化,经济停滞。而不得不指出的是,人口红利转折点出现后,日本已经成为一个完成城镇化的高收入国家,中国未来面临的人口困境比日本要严峻很多。

  而且,即使全面放开二胎,我们的生育率水平仍然会低于替代水平的生育率,人口再生产仍然不可持续,中国人口政策调整的空间仍然很大。

  至诚财经网提醒:本文内容转载于凤凰财经,内容仅供参考,股市投资有风险,还需深思熟虑,避免不必要的损失。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