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诚财经网

首页 > 聚焦 > 聚焦新闻 > 正文

人大代表暴力催债 警方已介入调查相关人员已到案

2014-11-28 10:56:41    来源:新京报

近日,河北献县安庄村发生数十名男子手持钢刀棍棒入村讨要信用社贷款,引发村民集体反抗事件。事发地村民称,闲散人员暴力讨债在献县绝非孤案,绑架、殴打、恐吓事件屡屡发生。记者调查,献县农村信用社的很多债务过了诉讼时效期,法律不支持。2年前,该社将4000余万的坏账拍卖给一位河北省商人,该商人亦是省人大代表,目前警方已介入调查,相关人员已到案。  

11月9日午后,身材消瘦的农民刘庆山,在村口被人给“绑”了。四个壮汉把这位农民塞进面包车的那一刻,在村口食杂店遛弯的村民冯树红决定:救人。他吆喝上了四五个村民冲向面包车。  

不过,这一行为并没有达到目的,反而导致他的营救小组的大溃逃。“我们刚到面包车跟前,车上就蹿下来五个握着大砍刀和镐把的人”。另一当事人说,大家只好往村里跑,后面追着拿刀的人。  

“这样的情况在村上发生好多回了。”昨日,一位村民说,还有人被打断了胳膊。  

讨债遇阻持刀合围乡村  

11月9日,当冯树红跑进村委后,对着村里的广播系统喊了起来“地痞流氓进村了!”接下来,上百名村民从村庄的各个角落冲出来。他们手持棍棒,将持刀男子逼回了车旁,推搡中五男子弃车离去,留下了被砸碎玻璃的面包车。  

“大家报警了,想让警察顺藤摸瓜抓住那些人。”一位村民回忆。  

随后,有三四十名手执砍刀棍棒的男子,从村子东北角涌进来。  

“带头的叫祝洪坡,是混混的头儿,我认识。”11月15日躺在医院的村民安金桂说,祝是开着白色宝马车来的,下车就问刚才谁砸了面包车。“我说我砸的,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对方不买账,先抽了我一巴掌,又几棍子把我打倒。”  

医生说,安金桂全身软组织挫伤,眼球充血囊肿。  

安金桂被打,随即引发上百村民和持刀男子们的互殴。“他们用刀砍,我们就用石头、土块扔。”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村民说,没一会儿两名警察赶来,根本管不住,双方打红了眼,村民掀翻了祝洪坡的白色宝马车。祝的手下则砍伤了至少五名村民。  

宝马车被掀翻后,又有十多名男子持刀从南面冲进了村。村民认为这一场南北夹击的行为,充分证明袭击者有备而来。  

“不过我们也有办法。”上述村民说,在村里大喇叭的广播下,潮水一样涌来的村民很快完成了反包围。“人都让我们打跑了,还弄下了他们的砍刀和镐把,给了警察。”  

当晚,率先遭殴的安金桂,被人诓出村,被两辆轿车逼停。这次,安金桂被塞进了车后备厢,拉进了日新集团旗下的易拉罐厂内。  

“他们让我跪下,把我脑袋按在车轮下,腰带也抽走了,轮番打。”安回忆说,他被打晕后,对方用凉水浇自己的脑后勺,弄醒后接着打。  

安金桂清晰地记得绑架他的人是谁,“是我们县里的大人物,叫祝景伦。”他回忆说:在日新集团,祝揪住他的脖子问:“你知不知道,这些都是我的人”。  

记者多次拨打祝景伦电话。祝一直未接。  

收债的知名商人

祝景伦,在献县家喻户晓。  

公开资料显示,46岁的他是民营企业河北日新集团董事长,旗下六个全资子公司涉及制瓶、塑料、运输、房地产、钢构等产业,2010年完成利税5480万元,连续七年成为献县纳税第一大户。  

在当地官方,祝的影响力也非同一般。2003年,祝景伦当选为沧州市第十一届人大代表,2006年入选沧州年度优秀市人大代表。2011年,献县文明委曾推荐其为“沧州能人”候选人。2013年担任河北省第十二届人大代表。  

祝景伦的手下与村民发生冲突是因为,这位人大代表通过拍卖获得当地农村信用合作联社价值4345万的债务。欠账的村民涉及七八个村近百人,上述村民刘庆山便是其中之一。  

对于这些贷款,上述村庄的村民都予以承认。安金桂说,2000年前后,淮镇各村几乎家家户户经商办厂,贷款比较多。在600多户的安庄,贷款户数达到百余户。  

当地一位信贷员说,随着农户和工商户效益亏损,很多村民认账不还钱,使得地方信用社不良资产增加。  

祝景伦接收该信用社的债务后,村里出现暴力催债的现象。村民们频繁遭到催债人员的辱骂、骚扰甚至持刀掠车。村民们反映,为了讨债,祝的手下在欠债村民墙上用红油漆写了大大的死字,还有人的家门口被四台汽车封死了八天,还有村民被劫持到火葬场附近的玉米地被告知“不还钱就埋了”。  

除了威胁、恐吓,最让村民担心的是持刀掠车。10月份,王光伟的儿子在307国道上开车时,被一辆轿车逼停,四五名男子把砍刀架在他的脖子上,把王家的轿车开到了日新集团旗下的易拉罐厂。  

这一遭遇也发生在了西洋村王小林(化名)身上。11月8日,王小林的同事借开他的车时,同样被逼停,刀架在脖子上,车被催贷人员开走。  

对于村民的指责,祝本人没有回复。他公司的一位王姓副总则表示,冲突有,但都是底下人干的。  

农商行的难处  

如今,献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已转制,成为献县农村商业银行。  

对于农户认账不还钱的情况,献县农商行信贷部张树海说,信用社曾多次找村民催要,但都无功而返。四个村的多名村民的说法却是,信用社从来没有找他们还贷,“催贷可以通过法院走正规程序。”  

然而,记者可以查询到的相关法律文书显示,转制前,献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通过司法诉讼途径解决贷款不还,只有从2013年开始的寥寥数起。  

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教授郭田勇认为,“没有催要,与当年农村信用社风险管理能力较弱有关。”  

河南一农村信用社的负责人告诉记者,献县农村信用社与各村民的借款合同,单笔金额只有数万元,但借款笔数上千起,“款项小,笔数大,通过法院诉讼,也比较漫长。”  

记者调查发现,献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在淮镇各村的很多债务,距今已有10年以上,有的甚至是30年前的债务。  

按照《民法通则》相关规定,一般债务的诉讼时效期为2年。献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的很多债务,早过了诉讼时效。  

北京才良律师事务所律师朱孝顶表示,过了诉讼时效,银行仍可以起诉,但如果贷款方以此抗辩,法院一般会驳回银行的诉讼请求。  

献县农商行信贷部张树海说,法院不受理,信用社便没有能力去追讨。  

甩包袱“贱卖”资产?  

改制前,献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在2012年6月,将不良资产进行拍卖,其中931笔债务共计4345万元转让给了河北省人大代表祝景伦。  

祝景伦是信用社转制后献县农商行的股东。他接受这笔债务后,坊间开始质疑,如此低价收购不良资产及程序违规等问题。坊间认为,祝购买这笔资产的价格为400万,而且没有经过公开拍卖。

记者电话联系祝景伦,祝一直未接电话。  

记者去向献县银监办了解,银监办官员说,献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是按照《河北省农村信用社不良贷款债权转让处置暂行办法》的规定,进行了拍卖。  

记者去了转制后的献县农商行信贷部。该部张树海拒绝透露这笔债务的拍卖价格,也没有提供拍卖公告。他说,“我什么都不知道。”  

农村信用社原定的宗旨是,农民自己出资,在资金上互帮互助。但最初的信用社,大部分出资来自国家,农民的出资只占很少部分。2004年左右,央行和地方政府曾拿出大量资金(央行就拿了1650亿)给信用社的亏空买单。  

一名业内人士认为,献县农商行不公布931笔账目明细,就无法知道资产转让中,是否存在着利益输送。  

据记者调查,农村信用社拍卖坏账引发的暴力讨债在全国绝非孤案。  

华北某省级农商行的一名负责人表示,为了避免发生暴力催贷,有的地方银行做了一些规范,“比如河南地区,即便贷款债务拍卖转让给他人,仍需银行人员陪同催贷,而非企业和社会人员催债,最大程度避免暴力催债。”

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