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股票一拆七难以讨好华尔街 应推出好产品

苹果股票一拆七难以讨好华尔街 应推出好产品

长期以来,苹果似乎并不在乎华尔街的想法。  

苹果高管不接受财经频道CNBC的采访。事实上,该公司严格控制所有高管接受媒体采访的事宜,其中少有的例外是乔布斯,他可能会接受卡拉·斯威舍(KaraSwisher)和沃尔特·莫斯伯格(WaltMossberg)的采访。《纽约时报》上没有该公司未经删节的采访报道笔录。他们也没有参加过某家投资银行举办的科技会议专题讨论会。  

效力于一家公司的公关、沟通和投资者关系部门的大多数员工都会设法塑造自己公司在媒体和华尔街眼中的形象,然而苹果似乎通过不去进行塑造来塑造自己在媒体和华尔街眼中的形象。  

这并不是说,苹果从来没有接受过财经媒体的采访。乔布斯在2005年接受的一次采访让我感兴趣的是,他显然想讲清楚一些谈话要点,但没有推销自己和公司。当被问到一些让他有机会夸耀iPod的成功或者关于他开拓新领域的战略计划的问题时,他什么都没说。  

位于库比蒂诺(Cupertino)的苹果公司总部园区似乎总是笼罩在沉默之中。新产品总是处于保密状态。虽然有关苹果不久可能会推出什么新产品的传言会在投资者、卖方分析师和博客作者当中盛传,但该公司高管通常不会予以置评,或者给任何这些传言赋予希望。  

当然,这是当苹果股价似乎只会上涨的时候。  

从2005年那次采访到2007年年底,苹果股价上涨了400%。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苹果股价从2009年3月份的低位到2012年9月份上涨了710%。然而,自从2012年9月份以来,苹果股价已经下跌了24%。  

考虑到自从2009年3月低位以来其股价已经大幅上涨,这样的表现并不算糟糕。想想这个实际情况:自从2009年3月9日以来,目前备受追捧的科技股谷歌上涨了242%。而在同一时期,被华尔街以及大多数科技博客作者描述为“步履维艰”的苹果却上涨了515%。  

现在乔布斯已经去世了,他的继任者蒂姆·库克告诉我们,他执掌苹果得到了乔布斯的祝福,因为他会自己做出决定,而不是试图总是效仿乔布斯的做法,显然库克正在采取不同的方法来应对华尔街。  

4月23日,库克宣布将此前宣布的股票回购计划的规模扩大300亿美元——使得计划回购股票的价值增加到900亿美元。他还表示,该公司会将股票一拆七。按照目前价格计算,苹果每股565美元的股价将会变成每股80美元。令人感兴趣的是,在周三下午股市收盘到与分析师召开财报电话会议间的一小时空档里,库克还接受了主流媒体的几次采访,他在采访中大谈苹果的资本返还计划,以及他为什么选择批准扩大股票回购规模。  

例如,他告诉《华尔街日报》,他们之所以扩大股票回购规模,是因为目前苹果股票估值被严重低估:  

“这应该告诉你们,我们对公司的未来是多么有信心,”库克如是说。  

那么苹果为什么拆分股票呢?库克说,股票拆分会便于更加广泛的投资者购买苹果股票。  

2010年10月份,即在乔布斯去世前一年,乔布斯曾经罕见地在财报电话会议上露面。当时,苹果在其资产负债表上拥有500亿美元现金,而不是如今拥有的1,500亿美元现金。有人问乔布斯,他打算如何使用这些现金:  

桑福德-伯恩斯坦公司(SanfordBernstein)分析师托尼·萨科纳吉(ToniSacconaghi):  

“史蒂夫,如果可以的话,请允许我再提一个问题。你们现在拥有500多亿美元现金。你们现在每年产生200多亿美元现金;这些现金很充裕地呆在你们的资产负债表上,赚取不到1%的利息。你渴望用这笔现金做什么?你为什么不持更加开放的态度,以股票回购或股息派发的形式把其中部分现金返还给股东呢?”  

首席执行官史蒂夫·乔布斯:  

“当然,有人已经向我们提出这样的建议。我们坚信,一个或多个非常具有战略意义的机会可能会出现,而由于我们强劲的现金状况,我们正处于一个可以对之加以利用的独一无二的形势中。我认为,我们已经展示了在使用现金方面严守纪律的良好记录。我们不会让公司花钱如流水,我们不让这些现金激励我们进行愚蠢的收购交易。  

因此,我认为我们会继续时刻保持警惕,因为我们确实觉得未来会有一个或多个战略机遇。这是最重要的原因。还有其他我们可以予以阐述的原因。但是,这是最重要的原因。”  

现在看来,史蒂夫一向自相矛盾。他曾经说过,他不会开发一款尺寸更小的平板电脑,然而他推出了这样一款产品。或许他也会实施一项大规模股票回购计划以及股票拆分。  

然而,在我看来,库克正在浪费自己的时间:他试图通过媒体采访,承诺今年推出重要产品,并且宣布实施大规模股票回购计划以及股票拆分,以此来拉拢华尔街。  

如果你是一家市值低于300亿美元的公司,并且宣布在短期内回购大量股票的话,那么我认为股票回购举措可以显著影响股价。但是,如果你是一家像苹果那样市值达到近5,000亿美元的公司的话,那么就算承诺在数年内回购900亿美元股票也未必会让华尔街的诸多分析师和投资者感到兴奋。  

那么股票拆分如何呢?如果让股价降至每股100美元下方可以实现如下目的——“便于更加广泛的投资者(像父母那样更多的散户)购买苹果股票”,那么为什么14年前互联网泡沫破灭后,股价跌至40美元下方的微软并没有因此而获益呢?按照上述说法,散户投资者原本应该迅速争相大量买入微软股票。  

华尔街对苹果关心的唯一一件事情,就是营收增长。而实现营收增长的唯一途径,就是通过推出一系列热门的新产品。顺便提一下,苹果在推出这些新产品的同时,仍然必须维持甚至增加旗下所有其他产品的销量。  

那么,如果不用于股票回购或者返还给股东,苹果应该如何利用他们拥有的所有现金呢?我认为,他们需要利用这些现金来扩展业务。这意味着他们可以投资新的电池、芯片,并且为他们的供应链锁定组件供应。不过,他们已经这样做了。而且他们目前产生的现金比这些方面的现金使用量要多得多。因此,在他们的银行账户里,现金一直在不断增加。  

他们还可以利用这些现金,通过收购来推动增长,正如乔布斯在2010年做出的上述表态,他们可以抓住一两个“战略机遇”,并且与此同时保持警惕。  

我之前曾经提到这点。这个论点后来遭到约翰·格鲁伯(JohnGruber)和孔特拉(Kontra)的批评,他们认为这个论点似乎在建议,苹果在如何花现金方面应该变得更像一个喝醉酒的水手。格鲁伯在他的HTML地址中称我为“魔鬼暴警”(ActionJackson),呼吁库克“做些事情”……任何事情。  

我的看法是,如果苹果在他们目前并不强大的相邻领域里收购一些大公司,可能会补充自身的知识,可以让苹果从中获益。我认为特斯拉汽车公司(这会是我到目前为止的首选目标)、推特(Twitter,互联网服务)和Dropbox(云服务)尤其令人感兴趣。格鲁伯表示,他赞同特斯拉可以成为苹果的收购目标。马克·安德森日前表示,他认为苹果应该先收购推特和Dropbox(尽管他承认这将有利于他投资组合中的公司Box)。  

格鲁伯及其他批评并购的人会说,为什么苹果要花费数十亿美元收购公司——比如说推特,实际上,苹果可以通过与它们建立合作关系而得到同样的价值。一项收购交易可能会让苹果分散注意力。不同的企业文化可能会发生冲突。然而,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NeXT的企业文化就曾与苹果过去的企业文化发生过冲突。大多数人会说,苹果因此而成为一家更好的公司。  

请明白,我的意思并不是说要苹果在并购交易上花费900亿美元,不要在股票回购方面花费900亿美元。苹果并不需要因为Facebook斥资190亿美元收购移动即时通讯应用WhatsApp而花费400亿美元收购另一家移动即时通讯应用Line,以此让他们能够和竞争对手进行攀比。  

我想说的是,对于库克而言,通过实施一项为期数年、规模达900亿美元的大规模股票回购计划来向华尔街献殷勤无异于浪费时间。在缺乏新产品的情况下,此举对该公司股价影响不大。而股票拆分是一件次要事情。  

你可能会争辩说,对于苹果而言,以企业集团的风格进行收购会分散其注意力,但我会说,库克涉足金融工程之举乃是一件更大的让苹果分散注意力的事情。  

华尔街一直是,而且将永远是一个任性的孩子。他们也像银行家们(他们毕竟来自于华尔街)那样,总是在你不需要的时候借钱给你,而在你需要的时候不会借钱给你。  

苹果没有现金问题或者与市场沟通的问题,后者可以通过同意接受《华尔街日报》或CNBC的一些采访来加以解决。它只需要执行力,一如既往地向市场推出好产品。它应该利用其现金进行一些符合其发展策略的大规模或者小规模的收购交易,而不是用于金融工程方面的尝试。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