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巴马访日被批失败 没有贸易协议的共同声明

美国总统奥巴马25日上午带着一份没有达成贸易协议的《美日联合声明》结束了对日本的国事访问行程,这份直到他登上专机前的最后一刻才匆忙公布的文件曾被视为这次访日最关键的目标,但目前看,它更像一枚苦果。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欢呼这份将钓鱼岛问题首次写入首脑声明的文件“是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声明”,然而美国媒体却聚焦于“奥巴马外交在日本遭遇挫折”,在钓鱼岛问题向日本“投桃”并没有换来日本“报李”。韩国《首尔经济》25日称,奥巴马访日并未替美国争取到实际利益,“豪华晚餐和极尽礼遇不能掩盖奥巴马此访的苦涩回味”。甚至有美国媒体嘲讽道,奥巴马此访除了代表美国人民传达“这里的寿司真好吃”之外,还有什么其他意义吗?  

没有贸易协议的共同声明  

“这是对日美两国来说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声明”。奥巴马“空军一号”刚离开,日本首相安倍在官邸接受采访时就迫不及待地这样表态。对于这份几十分钟前才公布的《日美联合声明》,安倍称,这是“向国内外表明日美为了确保亚太地区的和平与安定,将发挥主导作用的声明。”  

《日美共同声明》中有多处内容针对中国。日本共同社援引一些内容称,“《日美安保条约》适用于包括尖阁诸岛(中国的钓鱼岛)在内的所有日本管辖下的领土。”对于不久前中国设定东海防空识别区,声明称,“对于加剧紧张的行动,日美共同表示强烈关切”,并称“美国反对有损日本对尖阁诸岛施政的单方面行动”。  

日本一些高官极力渲染共同声明中针对中国的内容。外相岸田文雄在25日的记者会上强调,日美首脑会谈“向国内外展示出日美同盟的强韧和不可动摇”。防卫相小野寺五典就奥巴马支持日本研究行使集体自卫权称,“在此前必须顾虑周边国家的情况下,奥巴马表示支持是十分重要的。”

西方媒体的看法与日本完全不同。美国《时代》周刊称,“奥巴马失败的外交证明批评者是对的”。文章称,“对于奥巴马的外交政策来说,这是其糟糕的第二任期中一个糟糕年份的糟糕月,周四(美国时间)对他来说尤其是糟糕的一天。他两手空空地离开了日本,没有同日本达成一项新的贸易协议,而这是他此次亚洲之行的一个关键目标。”  

《纽约时报》称,奥巴马当天在他最重视的两个外交政策方面遭遇了失败:中东和平进程正经历无法挽回的重创;在东京,他也未能推动为其转向亚洲战略提供支持的贸易协定。  

“虎头蛇尾的访问”,BBC网站25日这样总结奥巴马访日。报道称,奥巴马这次访日最重要的成果《日美联合声明》经过约12小时“难产”,几乎与奥巴马周五早上10时30分登上专机同时才好不容易公布。BBC称,舆论聚焦的不仅是《日美联合声明》“难产”,而且奥巴马力求此行促成日美达成TPP的目标更“胎死腹中”。  

《洛杉矶时报》称,TPP协定是奥巴马加强“美国伸向亚洲之手”的关键部分,也是美国政府面向亚太地区承诺的再平衡进程的经济核心。亚太地区是一个经济快速增长的地区,同时又是全球贸易的心脏,而中国的商业和军事实力正变得越来越强大。美日是世界上的第一和第三大经济体,占到TPP成员国经济活动的绝大部分,美日未能达成贸易协议使TPP的未来前景变得更不确定。  

清华大学当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院长刘江永25日表示,奥巴马这次访问日本实际上已经失败。过去,美国总统从来没有在中日问题上如此明确地选边站。他这种做法,损害了中国的安全利益,增加了战略风险,在经济上也没有得到日本在TPP问题上的让步,反而让美国成了日本在东亚争端中的“人质”,而且表面上看来日本成了日美同盟的“领导者”。这是奥巴马外交的一大败笔。

日美表面亲密背后较劲  

尽管奥巴马和安倍再次确认美日同盟的重要性,但是不少日本和西方媒体都看到,双方表面和气背后仍然存在巨大分歧。日本共同社称,奥巴马24日曾直言不讳地对安倍说:“如果TPP谈判没有成果,华盛顿会将这次访日视作失败。这样没法发表联合声明”,要求安倍做出让步。报道称,在是否有必要发表联合声明的问题上,日美一开始就存在分歧。美国原本对此持谨慎态度,因为奥巴马在此行的第二站韩国并没有发表声明的打算,美方认为“不能只给日本这样的待遇”。但日本担心,“如果不能发表声明,就会有人说以国宾规格邀请奥巴马到底为了什么”,双方的分歧显而易见。  

BBC称,由于今年11月奥巴马面临美国中期选举,支持率只有四成的奥巴马在寿司店与安倍非正式会谈中戏言“你还有六成支持率”,暗示安倍多做让步。虽然一向推动TPP的安倍可能也想达成协议,但自民党内主张保护农产品、靠农民选票的“农水族”议员势力庞大。  

为求得一纸《共同声明》,安倍本人一直在各种场合拼命显示与奥巴马的“亲密”。然而,两人“亲密互动”时的不和谐被看得清清楚楚。共同社称,安倍24日在记者会上曾称呼奥巴马的名字“巴拉克”以示亲密。安倍称:“我与巴拉克敞开胸襟进行了对话。”报道称,安倍不时转向旁边的奥巴马,微笑着攀谈。但奥巴马则事务性地称安倍为“安倍首相”,直到最后都未称呼“晋三”。过了一会儿,或许是察觉到奥巴马没称呼他“晋三”,安倍又改称“奥巴马总统”。  

在对华方面,美日也存在明显“温差”。虽然美日确认“尖阁诸岛属于《日美安保条约》适用范围”,但在美军是否会出动的问题上,奥巴马公开强调“并未划定红线”。这种说法令日本政府官员不安。美国新闻网站lubbockonline题为“日本能信任奥巴马”的评论称,奥巴马在提到钓鱼岛争端时称,中日应通过对话和外交手段而不是军事行动来解决这一争端,日本对奥巴马这一表态感到非常担忧。文章称,日本“确实应该担心”:日本应该看到,奥巴马给叙利亚巴沙尔政权划的“红线”已经消失;俄罗斯占领了克里米亚,而奥巴马也只不过告诫普京,他的几名高级助手将无法获得赴美签证,去不成迪斯尼乐园了。  

实际上,日本人对奥巴马的态度也是“前恭后倨”。《环球时报》记者发现,从23日至25日上午奥巴马停留在日本的时间内,日本上下对奥巴马这位“国宾”充满了尊敬和爱戴之情,日本媒体几乎都是宣扬日美关系良好的消息。但是在25日奥巴马刚离开日本之后,日本朝日电视台就开始在新闻节目中探讨“为何米歇尔夫人没有同奥巴马一同访日”,最后分析出的原因是“奥巴马夫妇不和”,并且还贴出美国八卦杂志的封面照片:米歇尔表情狰狞地朝奥巴马大吼。更令人吃惊的是,日本副首相兼财务大臣麻生太郎在25日内阁会议后的记者会上,谈到未达成TPP协定的原因时,竟然毫无顾忌地嘲讽称,这是由于“奥巴马根本没有能力摆平国内事务”。他说:“即使达成了协议,也无法保证在美国议会能得到通过”,因此“日美两国政府表示继续进行协商是‘面子上的话’”。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